-

“殿下,你怎麼不說話?你還冇回答奴家呢。”

楚嬴有些蒙,他原本以為秋蘭隻是在開玩笑,冇想到,少女竟抓著這個問題不依不饒。

不會吧,這妞竟然來真的?

萬惡的老方啊,看你濃眉大眼的,竟然想用美人計來腐蝕我高尚的靈魂!

秋蘭是方孝純送來的婢女,楚嬴思來想去,覺得此事很可能是出自方孝純的授意。

儘管想到了這層,卻還是想不明白這一老一少的意圖。

瞅了眼秋蘭頗為壯觀的胸口,直覺告訴他,這東西太大……不,這裡麵水太深,他極有可能把握不住。

於是明智地選擇了避而不答。

“殿下……”秋蘭又開始催促。

“呃,秋蘭姑娘,並非本宮說話不算話,隻是覺得……”

就在楚嬴思考著該如何委婉拒絕之時,門外忽然傳來郝富貴的稟報:

“殿下,丁禦史派人傳話,說那邊已經準備就緒,請殿下現在過去。”

“是嗎?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

楚嬴一臉驚喜地站起來,抬腳就往外走,秋蘭的聲音忽然變得急切起來:“殿下?”

“秋蘭姑娘,本宮有事要忙,此事下回再說,下回,嗬嗬……”

楚嬴加快腳步,逃也似的出了門,無視身後少女惱怒的嬌哼。

……

離開驛站之後,楚嬴一行跟著丁禦史派來的人,來到城內的一處院落。

比起之前那個偏僻的山坳,這裡環境明顯要好上太多。

院子裡擺著幾口大鍋,下麵堆著木柴,應該是為熬藥準備的,四周的房間裡,也能看到不少病患的身影。

楚嬴看過之後,心裡暗自鬆了口氣。

他之前還擔心丁禦史和劉院判二人,會對此事陽奉陰違,此刻看來,自己似乎有些想多了。

“大殿下。”

這時,得知他到來的方孝純帶人從房間出來,丁禦史和劉院判緊隨而至,二人表現得異乎尋常的熱情。

“幾位大人有禮,都準備好了嗎?”楚嬴開門見山道。

“嗬嗬,今日一切都已準備妥當,就等著殿下妙手回春,讓我等開開眼界了。”

劉院判嗬嗬笑著,偷偷和丁禦史交換一個眼色,眼底閃過詭異的光芒。

“那就好,已經拖了兩天,事不宜遲,我們即刻開始吧。”

楚嬴並未察覺到兩人的異樣,點了點頭,開始就地佈置起任務來。

畢竟光是這第一批病人就有好幾百人,憑他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需要其他人一起幫忙。

“方大人,這一批是重疾患者,本宮需要對症下藥,你安排一些人手,將本宮配好的藥材分開熬製,以便事後作對比……”

眼看楚嬴有條不紊地下達著指令,刻意站在角落的丁禦史和劉院判說起了悄悄話。

“丁禦史,不枉我們一番佈置,這白癡皇子終於上套了,這下你我總算可以安心了。”

“還不算,等他出手之後,纔是大禍臨頭之時……哼,區區一個皇家棄子,也敢插手太子殿下的事,不自量力,這便是他的下場!”

二人對視一眼,露出狼狽為奸的笑容。

一個時辰之後,方孝純找到楚嬴稟報,似乎有些忐忑:“殿下,藥已經熬好了,真要分下去嗎?”

“怎麼,方大人怕了?”

楚嬴一眼就看出他的擔憂,嘴角泛起一抹戲謔:“行,若你實在信不過本宮,這治病救人之事可以終止。”

“殿下,並非臣不願意相信你,隻是人命關天,臣覺得還是問清楚的好……”方孝純略帶慚愧地道。

兩人的對話被劉院判他們聽到,急忙上前勸道:“還問什麼,事情已經夠清楚了,方大人,之前最支援殿下的就是你,怎麼事到臨頭,反而變卦了?”

“冇錯,方大人莫非在質疑殿下的能力?還是說,就算我等兩日的辛苦準備付之東流,方大人也覺得無所謂?”

丁禦史跟著施壓。

他們的計劃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絕不允許任何人半路終止。

“我……兩位所言極是,是本官太過患得患失,以至缺乏一些魄力。”

方孝純咬了咬牙,總算下定決心,隨後親自領著一幫衙役,按照楚嬴給出的劑量,分頭給那些病患喂藥。

誰知,這些病患喝下藥不過幾分鐘,異變突生。

“哇……”

“噗……”

隻見那些喝過藥的患者,彷彿受到強烈刺激一般,一個個掙紮起起,對著身前事先準備的木盆一陣狂吐。

濃烈的血腥氣和嘔吐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瞬間充滿整個房間,幾乎令人無法呼吸。

然而,負責喂藥的衙役們卻似忘記堵住口鼻,一臉驚恐地看著木盆裡麵。

“血!好多血!我的天啊,居然吐了這麼多血!”

“不是說這藥能治好嗎,完了,這下子得死多少人啊?”

“早說了瘟疫治不好,非要治,我們……我們不會被判殺人罪吧?”

正在忙活的方孝純聽到這些話,再一看盆中,頓時一顆心沉到穀底。

“啪。”

手中的藥碗掉在地上,應聲而碎。

“這……這是怎麼回事,殿下?”

方孝純左手死死扼住右手腕,纔不至於發抖,然後僵硬地轉過脖子,慘然看著楚嬴。

完了,他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

這些人一旦被治死,幾乎等同於過失殺人。

即便他這個支援者有心推脫,怕是丁禦史二人也不會善罷甘休。

“方大人無須擔心,隻是吐了點東西,不會有事……”

這一幕早就在楚嬴的預料之中,剛要解釋,一道厲喝陡然從門外傳來。

“好個不會有事,你等胡亂用藥,導致這麼多病人大吐血,與草菅人命何異!還不都給本官住手,認罪伏法!”

一群陌生人忽然闖進來。

為首是兩名麵容冷峻的中年官員,氣勢強大,和身旁其他人迥然不同。

“孫大人!胡大人!你們……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方孝純吃驚地看著兩人,似乎不敢相信他們竟會突然出現。

“方大人,你認識他們?”

楚嬴見他如此失態,忍不住小聲問道。

方孝純一臉苦笑地歎道:“何止認識,殿下,我們今天怕是麻煩大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子成皇楚嬴小說,棄子成皇楚嬴小說最新章節,棄子成皇楚嬴小說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