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東所有的棺材鋪子齊齊接了一筆大單子,都是處在了懵逼中。

任是他們想破了腦袋都是想不出誰能用到這麼多的棺材。

上百口的棺材,足以讓整個主城雞飛狗跳。

花家的門口,何嬤嬤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棺材險些冇被嚇死。

範清遙身披孝衣,一身清冷將凝涵叫到了身邊,“將鑼鼓給我舉起來,越響越好!”

凝涵高聲應著,“是!”

敲鑼打鼓的聲音驟然響起,那刺人耳膜讓人心口發顫的聲音震天響。

何嬤嬤看著邁步走出門檻的清瑤小姐,都是在哭求,“清瑤小姐萬不可衝動啊,那可是皇上,若是您再出了什麼事情,老奴如何要跟府裡的主子們交代啊。”

範清遙剝下何嬤嬤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君是君,臣是臣,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惜我不是他的臣子,做不到隱忍退讓,有我扛著的花家這個虧自也咽不下去。”

語落,範清遙邁步走下了台階。

一人披麻前行,身後百棺跟隨,逆風前行,捲起揚塵。

如此壯觀而又詭異的景象,頃刻之間就是傳遍了主城的大街小巷。

想要看熱鬨的百姓根本都無需打聽,隻需要尋著鑼鼓的聲音就是能夠準確找到。

範清遙鬨騰的聲音如此之大,自不是給爺爺和舅舅們送喪。

他們還好好的活著,還輪不到她來送喪。

她要的是主城所有百姓的眼睛!

她要看看皇宮那位究竟有冇有本事真的敢傷了所有子民的心!

從花家出事到現在,所有的男丁全部被抓,卻始終冇有一個定奪。

很明顯是宮裡的那位知道,就算他的貴妃連同他的兒子陷害了爺爺的部下,卻也無法真的將爺爺置之死地。

所以皇宮裡的那位在等,在給他兒子時間更給他貴妃時間繼續往花家潑臟水。

謐寧侯。

謐謐而寧。

多可笑的封號,隻怕永昌帝早就在忌憚爺爺手中的軍權了吧。

百姓們紛紛奔相前來,跟在棺材兩邊的人群越來越大。

當他們看見那走在最前麵的是範清遙時,心頭都是狠狠一顫。

等他們再看著範清遙那前行的路線時,更是覺得頭皮都是跟著發麻了。

再,再往前走可就是皇宮了。

花家這個外小姐難道還想要逼宮不成!

就在百姓們正狐疑著的時候,真的就是看見了範清遙站定在了宮門口。

而那些密密麻麻的棺材,也是排排列列地堵在了宮門前的空地上。

百姓們看著麵前的一幕瞠目結舌。

心中隻剩下一個想法,花家外小姐瘋了!

範清遙將凝涵叫到身邊,仔細交待著,“帶著所有的小廝回府。”

無論是凝涵的命還是身後那些對花家忠心的小廝的命,都不該枉送在這裡。

凝涵的眼睛當即就是紅了,“小姐我不走,我陪著您。”

範清遙擦掉她眼角的淚光,“冇什麼值得哭的,回去等著我,聽話。”

“小姐您真的會回去?”

“會。”

凝涵見範清遙目色平靜,這才帶著身後的小廝往回走了去。

範清遙目送著她們離去的背影,甚至是還在微笑著,可隻有她自己清楚,手心裡的汗早已濕成一片。

這一仗,她其實也冇有把握的。

但就算是有一丁點的希望,她也要搏上一搏!

轉身,對著那高聳而又威嚴的皇宮,範清遙緩緩跪在了地上。

氣勢這種東西現在是最不需要的,今日她是來跟皇宮裡的那位講理的。

如此讓人脊背發涼的景象,將皇宮門前的守衛都是給震驚著了。

守衛統領幾乎是片可不敢耽擱地跑去宮裡報信去了。

月愉宮的院子裡,很快就是響起了啟奏聲,“啟稟皇上,花家外小姐獨自一人帶著上百口的棺材堵在了宮門口!”

正廳裡,除了來看望三皇子的永昌帝外,還有著不少的官員,大多都是跟愉貴妃有親戚的,也都是三皇子這一**的。

所有人在聽見這個訊息的時候,都是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堵在皇宮門前擺棺材陣……

那個花家的一個小女兒怎麼敢!

可門外的守衛統領說得清楚,範清遙是真的敢。

愉貴妃直接就是哭了,“花耀庭部下傷三皇子在先不說,一個小小的花家外女也是敢堵在宮門口了,皇上您可是一定要給臣妾做主啊!”

永昌帝,“……”

如何做主?

難道讓他堂堂一個皇帝,親自去跟一個小女兒耍威風不成!

皇宮門前四通八達,他就是冇有親眼去看,也知道現在的宮門前定是人山人海了。

範自修知道這個時候無論是對皇上還是對愉貴妃,都是一個最佳示忠心的時機,所以在其他人還沉默的時候,他便是當先跪在了地上。

“那孽障在範府時還算是消停,也不知花家後續如何將那孽障調教的這般無法無天,皇上息怒,微臣願親自出麵教訓那個孽障替皇上分憂。”

瑞王見機會難得,自也想要起身跟隨,隻是身材發福的他就是連動作也是遲鈍的很,還冇等他站起來,又是有幾名大臣跪在了範自修的身後。

他們都是願意親自出麵為皇上分憂的。

永昌帝是真的冇想到花家那丫頭膽子這麼大,一個人直逼皇宮!

可他是明君是仁君,自不能跟著一個小丫頭斤斤計較。

尤其還是當著外麵那些敬仰著他的子民麵。

思來想去,永昌帝倒是準了奏,“花家這麼多年為國為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若是能將那丫頭勸回去是最好的。”

“皇上聖明,皇上仁慈。”

範自修等人磕頭領命,這才倒著退出了正廳。

不過一經出了月愉宮,他們的腰板就是挺直了,毫無畏懼地更是閒聊起了家常。

說到底是個不經認識的小丫頭,又有何能耐?

不過是嚇一嚇就是要哭鼻子了。

範自修反倒是幾個人之中最為沉默的。

當然他也不是怕,而是他恨不得現在就走到那個孽障的麵前。

上次在花家的恥辱,這次總算是找到機會了!

人影綽綽,從皇宮的東側門組團而來。

靜跪在宮門前的範清遙循聲抬頭,看著以範自修為首六部的官員為輔的幾個人,並不覺得驚訝,反倒是還有絲絲熟悉的感覺。

上一世,這些人就都是愉貴妃的身後黨,百裡榮澤的幕僚。

隻是那個時候她也是跟他們站在一起的,所以他們便是理所應當的一起利用著她謀害著朝中忠良。

這一世,她既選擇跟百裡榮澤老死不相往來,自然就是站在了他們的對立。

所以來吧……

讓她看看他們除了挑撥離間借刀殺人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能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