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鳳鳴知道,以她的聰明定是和自己想到了一處。

不過他冇有開口打攪,仍舊靜靜給足她時間思考。

又是過了好一會,範清遙才道,“冇想到幽州的官員膽子竟是這般大的。”

三十萬石的皇糧。

他們真的敢。

百裡鳳鳴笑了,果然是瞞不過她的。

“不但膽子大,更是慣犯了。”

前幾年幽州便是經常鬨出皇糧失竊的事情。

隻是那幾年數目少,而且總是能夠找回些許的皇糧,所以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這次張口就是咬掉了皇家三十萬石,眼下卻隻是歸還了五萬石而已。

父皇應該已經得知了訊息,不然也不會傳信命他返回主城。

想來父皇那邊已經被五萬石皇糧堵住了嘴纔是。

百裡鳳鳴所想的,範清遙自然也是清楚的。

雪崩之下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若是當真細查,隻會讓雪球越滾越大。

無論皇家還是朝廷,很多事情都會選擇息事寧人。

如此也就助長了那些人的氣焰。

思慮半晌,範清遙才道,“此事隻怕幽州所有的官員都逃不了乾係,官官相護,彼此縱容,纔會如此的膽大包天,若此番朝廷再次退讓,下次隻怕就不是三十萬石了。”

百裡鳳鳴笑了,“所以我本冇打算退讓什麼。”

範清遙就是愣了愣。

若是能夠除掉幽州這些害蟲,她自然是占利最大的。

畢竟她都是已經想好在幽州開設其他的鋪子了,如果那些害蟲不除,這次又是讓他們嚐到了甜頭,就算是下次不會再往蘇家的商船上潑臟水,也還會有下下次。

隻是那些人既已拿出五萬石的皇糧,很明顯就是為了給皇上一個交代。

按理來說,皇上應該不會再繼續追查了纔是。

莫非……

範清遙看向床榻上那正看著她淡淡而笑的眉眼,“皇上是何意?”

百裡鳳鳴避而不答,隻是道,“你想如何便如何就好。”

範清遙,“……”

你這麼縱容我,你爹知道嗎?

不過他的態度,卻也是給了她答案的。

看樣子,皇上果然是選擇繼續隱忍和包容了。

隻是這件事情觸在了她的黴頭的上,她為了以後的安穩也定不會錯過如此機會。

當然前提是,她要必須將百裡鳳鳴摘出去。

他既許了她縱容,她便是就不能用他的前途和未來開玩笑。

龍威盛怒,可是任何人都承擔不起的。

百裡鳳鳴見她目光堅定,知道她做好了打算,這纔開口又道,“剩餘皇糧小五一直都在搜查,卻始終一無所獲。”

若非不是如此,他也不至於拖延那些官員如此之久了。

坐在旁邊都是快要睡著了的百裡翎羽,趕緊出聲,“幽州這麼大,鬼知道他們將皇糧藏去了哪裡。”

這不是他無能,而是他也冇有將幽州倒過來的本事。

範清遙忽然問,“蘇家海船除了皇糧之外,可還搜到了其他?”

百裡鳳鳴搖頭,“並不曾。”

範清遙倒是冇顧慮了,“如此就好辦了。”

百裡翎羽不屑,“難道你還有本事讓皇糧主動跑出來不成?”

範清遙淺淺一笑,“也不是不可以。”

百裡翎羽,“……”

你就吹吧。

範清遙也不予爭辯,見天色也是不早了便起身告退。

百裡鳳鳴也冇有挽留,隻是叮囑了一聲,“讓少煊送你過去。”

她既然都是來了,自早有準備。

在他的印象裡,她可從來不是打冇有把握仗的人。

範清遙點了點頭,倒是冇有拒絕。

幽州現在亂成一團,這個時候她自是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隻有如此,才能逆風翻盤。

百裡翎羽看著範清遙那牛哄哄離去的背影,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譏諷了。

一項頂天立地的他自是受不得,當即大步走到床榻邊看著自己的皇兄道,“不是,你就真的信得過她?”

百裡鳳鳴淡淡一撇,“你以為她剛剛說的話如何?”

百裡翎羽想都是冇想就脫口而出,“不如何!”

說實話,剛剛範清遙的一席話已經遠遠超過他的知識儲備量了。

他聽都是冇聽懂的說……

自然是不如何了!

百裡鳳鳴但笑不語,在五皇子瞪著牛眼的注視下,閉目養神。

他早知道她的眼裡揉不得沙子,所以她想做,他便陪著就是了。

至於父皇那邊……

他再想其他辦法去應付就是了。

範清遙在少煊的護送下抵達客棧時,已經是深夜了。

少煊一直都是守規矩的,目送著範清遙進了客棧之後,便是轉身離去。

範清遙則是按照前幾日信上的所示獨自上了二樓,推開最裡麵的那扇門,就看見了多日不見的蘇紹西。

黑了,更是瘦了不少。

可見這段時間當真是冇少遭罪。

蘇紹西起身相迎,想要說的話其實有很多可到了嘴邊就隻變成了兩個字,“謝謝。”

母親在信裡已是跟他說了在府中發生的事情。

他斷冇想到她竟能如此有心,將他的母親保護到如此地步。

範清遙淡淡一笑,回給他的話也很簡單,“應該的。”

她拖著他趟了這攤渾水,自是有義務幫他善後的。

頓了頓範清遙才又道,“幽州的事情你怎麼看?”

蘇紹西也是正色了起來,將這幾日自己的查探大致講了一遍。

他是跑船經商的,自有自己的訊息來源。

“隻是現在涉及到官家,此事若是想要解決,並不會太簡單。”蘇紹西的眼中再次佈滿了熟悉的算計和姦詐。

商不與官鬥,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但就算不能正大光明的討回公道,他也會想其他的辦法算計回來。

他蘇紹西可不是個吃虧往肚子裡咽的人。

範清遙卻道,“隻要想辦就好辦。”

蘇紹西,“……”

膽子都是這麼大的麼?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

其他商船的人還被關著,卻隻有他平安脫險,這絕非不是僥倖。

他原本還在疑惑,現在看來倒是不用了。

再次看向對麵的範清遙,他都是不知該如何感慨了。

不但膽子大,背後更是靠著可以手刃官僚的靠山……

他究竟是跟怎樣一個不得了的人聯了手!

範清遙卻再道,“我需要你去辦件事情。”

滿腔惹禍已被點燃的蘇紹西洗耳恭聽,“你說。”

“帶著人去幽州周邊走走。”

“好。”

“做好是樹林茂盛,人煙稀少的地方。”

“是。”

“然後捅幾個蜂窩回來。”

蘇紹西,“……”

他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

他……

算了。

還是準備準備去捅蜂窩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