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心裡惦記著五皇子那邊,便是讓凝涵先行送自己去了兵馬司。

凝涵等小姐下了馬車後,纔是直奔了奉天府。

奉天府尹看著手中的斷絕書,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見過狠心的兒女,就冇見過如此狠心的孃親!

斷絕書都是拿到了手,凝涵又是要定芯瀅正在威脅花豐寧給銀子,奉天府尹自然是不能坐視不管的,當就是帶著衙役隨著凝涵一起前往了青囊齋。

結果,真的就看見芯瀅正坐在馬車裡,拿著匕首逼迫在自己脖子上要死要活的。

奉天府尹都是驚呆了。

凝涵趕緊提醒著,“趕緊抓人啊,冇看見芯瀅小姐正威脅我家大少爺嗎?”

奉天府尹,“……”

本來那個寫斷絕書的娘就夠嗆了,冇想到這個妹妹還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難道這東西也遺傳啊?

奉天府尹是不認識花豐寧,但那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莫名的就是同情花豐寧的遭遇,再加上心知凝涵是太子妃身邊的婢女,對花豐寧就是同情之上再加同情,幾乎是二話說就下令抓人。

正是在馬車裡麵哭天抹淚的芯瀅,看著忽然就是衝進來的衙役都是嚇傻了。

奈何衙役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臉公事公辦的奉命抓人。

花豐寧自是不同意的,結果就是被奉天府尹手中的那張斷絕書砸了一臉。

奉天府尹看著花豐寧那瞬間失魂落魄的樣子,也是苦口婆心地勸說著,就這樣的親孃和妹子,就算留著還有啥用啊,擺在家裡麵都嫌她們占地方,要不然花家大少爺若實在想不開,不如去外麵認個乾親?

奉天府尹堅決認為,就是隨便從大街上拉一個,那都是比這樣的母女強!

花豐寧看著那張斷絕書,到底是冇有說什麼,隻是拉著奉天府尹袖子上的手,最終無力地垂落了下去。

奉天府尹這個欣慰啊。

一臉如釋重負地拍了拍花豐寧的肩膀。

人啊,總是要往前看的。

先不說前麵是不是一定能有驚喜,但一定不會再有給你添堵的親孃和親妹子了。

芯瀅見花豐寧沉默的表情,是真的慌了,掙紮的就要往花豐寧的麵前衝,更是對奉天府尹破口警告著,自己可是當今太子妃的姐姐。

奉天府尹,“……”

冇有一絲防備的被噴了滿臉的吐沫星子。

眼看著芯瀅拒不配合,奉天府尹都是給氣笑了。

你親孃的斷絕書還在本官的手裡,你說你是無辜的就是無辜的?

說句不好聽的,有哪個正常人能做到以死相逼威脅親哥的事情?

得!你也彆在這裡哭天抹淚了,趕緊乖乖跟本官回奉天府去,不然打擾附近百姓休息了,真是把人嚇出個毛病來,本官還得加治你個擾亂主城治安。

芯瀅到底隻是個還冇成親的姑娘,哪裡經得住奉天府尹這般嚇唬。

雙眼一番,竟是昏死了過去。

凝涵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

回到了院子裡,她就是將在青囊齋門口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小姐,奴婢都說了。”

這個都說了,自然是對花豐寧跟暮煙說的。

芯瀅被帶走了之後,花豐寧站在原地遲遲未動,暮煙也是被嚇得臉色發白。

凝涵躲在暗處觀察了好半天,生怕這二人出什麼事情,便是硬著頭皮把事情都是告訴給了二人。

範清遙點了點頭,“下去歇著吧。”

“小姐,大少爺不會怪您吧?”凝涵擔憂地道。

“冇事。”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

大舅孃的斷絕書被送去奉天府,連同芯瀅被帶走,就算事發突然哥哥想不通是怎麼回事,但是等冷靜下來之後,總是會去猜想的。

與其讓哥哥瞎猜,她倒是寧願主動告知。

對於花家來說,無論是淩娓還是芯瀅,都是再冇有半點關係。

外祖和外祖母雖是重視親情,但也是殺伐果斷的人。

正是如此,淩娓和芯瀅纔會在走投無路之下,選擇從府裡的其他人下手。

以後的路還那麼長,哥哥的日子隻是剛過了一個開頭而已,範清遙當然不準許芯瀅和淩娓寄宿在哥哥的身上,不停地吸食著本該屬於哥哥的幸福。

“小小姐,暮煙小姐來了。”荷嬤嬤進門道。

範清遙本來是打算讓暮煙進門的,起身時卻被吹進窗欞的風暖了心扉,想了想,索性主動走了出去。

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熱,這樣寧靜的夜晚可不是永遠都有的。

院子裡,暮煙一看見三姐姐,眼淚就是跟著流了下來,“三姐姐……”

範清遙笑著走過去道,“大晚上的不睡覺,就是來找我流眼淚的?”

暮煙咬著唇搖了搖頭,當然不是,三姐姐知道這件事情後,冇有第一個找到她,而是背地裡出手,最後再是讓奉天府的來帶走大姐姐,根本就冇有打算對她興師問罪……

她知道,三姐姐冇有怪她。

可不管原因是什麼,她偷拿青囊齋的銀子就是不對的。

“三姐姐,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當初三姐姐把青囊齋交給她,就是相信她,可是她卻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範清遙看著暮煙卻道,“那你為什麼冇有從一開始就告訴我?”

“府裡麵的大事小情,都是要勞煩三姐姐的,我娘說了,三姐姐其實也冇比我們這些姊妹大了多少,可承受的卻是比所有人都多,我今年都是定親了,我也長大了,有些事情我也想幫三姐姐去分擔……”

“既是如此,你又有什麼錯呢?”

暮煙一愣。

她怎麼就冇錯了?

範清遙笑著道,“青囊齋我既是交給了你,便就是你的了,你用你的銀子為我花錢免災,不就是在幫我分擔嗎?雖然這件事情辦的多少有些不光彩,但這世道裡,又有哪些事情是真的乾乾淨淨的呢?不管光彩與否,隻要出發點是好的,你便冇有什麼讓人好失望的,相反的,我還要以你為榮。”

暮煙,“……”

這種事情,還能這麼想的嗎?

“記住,以後遇到事情了不要隻看錶麵,若一味的被旁人牽著鼻子走,是妥協而不是處理事情的辦法,想要解決一件事情,就要有自己的主張,從根本上找到問題的所在,纔是決絕問題的關鍵。”

暮煙點了點頭,出了這次的事情後,她是真的長記性了。

範清遙送走了暮煙後,並冇有回到屋子裡,而是讓荷嬤嬤將早已準備好的披風拿了出來,直接出了府門坐上了前往奉天府的馬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