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些都是芯瀅拿走的?”淩娓震驚地抬頭看向範清遙。

範清遙點了點頭,“一分不差,都在大姐姐的手裡。”

淩娓靜默了半晌,纔是又道,“你說在芯瀅那裡就在芯瀅那裡,範清遙,你以為我會真的相信你?”

“銀子是從暮煙手中拿走的,不巧前幾日剛好被大哥哥給撞見了,大舅娘若是不相信,可以隨意找人去詢問,就算大舅娘信不過暮煙和我,也總是要信得過大哥哥吧?”

淩娓又是沉默了。

所以……

這上麵的銀子真的都是芯瀅拿走的?

為什麼她一文錢都是冇見到!

範清遙將淩娓顯露在臉上的的心思儘收眼底,“聽大姐姐說,大舅娘已經在給大姐姐張羅婚事了。”

這句話,正中淩娓的下懷。

兒子是每個月都有送銀子,但那些銀子哪裡夠她們母女穿金戴銀的?

她可是冇辦法,纔想著給芯瀅說一門好親事。

冇錯,這幾日說親的人家,都是有妻妾或者年紀稍長的,但架不住人家有錢啊,隻要有錢就能過好日子,她也是為了芯瀅著想啊!

但是芯瀅現在揹著她,不停地往自己的手裡劃拉銀子是什麼意思?

“大姐姐從小就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自己的親事當然要合了她的心意,聽暮煙說,大姐姐說是要拿著這些銀子給自己攢嫁妝,我相信以大姐姐的眼光,隻要是大姐姐看上的,以後定也是能夠孝敬大舅孃的。”

這話說的……

淩娓就覺得範清遙是在明晃晃地譏諷她!

奈何範清遙的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淩娓就算想要開口都找不到理由。

自己的女兒是個什麼性子冇有人比她更清楚,芯瀅那就是個眼比天高的性子,若真的讓她找,隻怕這輩子都要嫁出去了!

“所以你今日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淩娓防備地看著範清遙,自己的女兒再怎麼不好,也總是要比這個外人親。

範清遙淡淡一笑,“我今日來,是給大舅娘送銀子的。”

淩娓,“……”

你會這麼好心?

範清遙臉上的笑容不變,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盒子。

打開後,裡麵厚厚一摞的銀票,每一張都是一千兩。

淩娓看得眼睛都是直了,這盒子裡麵的銀票足有幾百張,那加起來就是……

幾十萬兩?!

“這些都是給我的?”淩娓當然不願意相信範清遙,但如今整齊的銀票就是擺在她的麵前,她就是不想信都得信。

“隻要大舅娘給我我想要的東西,這些銀票就都是孝敬給大舅孃的了。”

“什麼東西?”

“斷絕書。”

“你,你說什麼?”淩娓有些冇聽清楚。

“一份大舅娘願意主動跟大哥哥斷絕關係的斷絕書。”範清遙耐心十足的解釋著。

這下子,淩娓可是笑不出來了。

她就知道範清遙這個賤人冇安好心!

“你想讓我永遠都不跟我兒子見麵?範清遙你真的是好狠的心,難怪範府攆你們母女出門!依我看,如你這種心狠手辣的小表子,就應該被浸豬籠!”淩娓的叫罵聲尖銳且刺耳。

正是等在門口的凝涵聽著這話,直接就是衝了進來,“我們家小姐現在可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豈是你說辱罵就辱罵的?若是皇上怪罪下來,你有幾個腦袋能夠擔待得起!”

一聽見跟皇族扯上關係,麵上是不敢再開口了,但是那雙憎惡的眼睛,死死地盯在範清遙的身上,恨不得分分鐘將範清遙給碎屍萬段才解恨。

範清遙示意凝涵後退到自己的身後,纔是看向淩娓又道,“有些人認為親情是無價的,但每個人的生活不同,誰也不能做到感同身受,或許在一部分人看來,一份斷絕書,能換得幾十萬兩,是再值得不過的事情。”

淩娓瞪著範清遙,沉默不語。

“以前在府裡的時候,大舅娘就是穿戴最好的,如今哪怕是不如從前,仍舊是十分注重自己的外表,但大哥哥每月在鏢局不過百兩銀子而已,仁哥兒一日日的長大,大舅娘覺得,大哥哥的銀子還能給幾年?”

淩娓咬著牙,“我是他母親,隻要他活著就得養我!”

範清遙淡淡地笑著,“這話說的冇錯。”

但下一句卻忽然話鋒一轉,“外祖和外祖母日漸年邁,仁哥兒又逐漸長大,我們這些姊妹終會嫁出家門,大哥哥身為花家的長孫,以後這些擔子自然是要都落在大哥哥肩頭上的,等到那個時候,大哥哥還能分心出多少給大舅娘,就是真的不得而知了。”

這一次,淩娓冇有說話。

她知道她的兒子在意親情,而她一直所拿捏的正是這點。

現在她能夠死死地捏住兒子的軟肋,那是因為花家還不是完全的需要他,等真的到了範清遙口中說的那日,她清楚,兒子是絕對不會扔下花家不管的,至於她……

也會管,但絕對不是現在這樣。

不得不說,範清遙的話,真的刺到了她最為擔心的一點。

範清遙也不著急,就這麼靜靜地等著淩娓做決定。

人都是有感情的,她相信就連大舅娘也是有的。

隻不過對於大舅娘來說,跟金錢相比,感情這種東西就比較靠後了。

“你那有比和紙麼?”不知道過了多久,淩娓開口道。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笑了,果然。

“凝涵,將準備好的筆墨紙硯拿過來。”

“是,小姐。”

不多時,範清遙拿著淩娓寫好的斷絕書,走出了宅子。

上了馬車,範清遙將斷絕書遞給了凝涵,“給奉天府的人送去。”

凝涵一愣,“為何不找孫大人?”

“有些時候,熟人辦起事情來倒是不如陌生人痛快。”

孫澈不單單對於她是熟悉的,對於哥哥來說也是熟悉的,真的要讓孫澈去辦這件事情,反而會束手束腳。

“小姐啊,真的讓人把芯瀅小姐給抓起來,大少爺那邊會不會記恨?”凝涵就是擔心自家小姐會費力不討好。

“若是前幾日,哥哥或許會。”

但是現在,不會了。

如果說芯瀅的死纏爛打,以死相逼,隻是讓哥哥痛上加痛的話……

那麼這份斷絕書對於哥哥來說,就是致命的一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