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瀅見此,自是一不做二不休,暗暗從暮煙的手裡要銀子。

“大姐姐,我真的不能再拿鋪子裡的銀子了。”暮煙糾結地攥著雙手,月落跟鵬鯨都那般用心的在經營著青囊齋,若是讓他們知道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以後她如何去麵對他們?

芯瀅冷冷一哼,“怎麼,難道你不管範清遙的死活了?”

暮煙渾身一顫,幾乎是懇求地看著芯瀅道,“大姐姐,三姐姐也是你的妹妹,咱們都是一家人,你怎麼能如此禍害三姐姐,三姐姐為了咱們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她是最應該得到幸福的啊。”

“她為花家付出什麼了?她來到花家,花家就冇有一天的好日子,就算她真的為花家付出那也是她應該的,她就是個喪門的野種,要是冇有她,花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芯瀅一想起範清遙,就恨得雙眼噴火。

若不是範清遙阻撓,她哥哥早就是娶了孔家的小姐,如此一來,她現在也會跟著吃香喝辣,有花不完的銀子。

“範清遙就是個賤人!我冇有那樣的賤人妹妹!”芯瀅咬牙切齒地道。

“大姐姐,你怎麼能如此說三姐姐……”

“你不是想讓範清遙那個賤人幸福嗎?既是如此的話,就乖乖繼續給我銀子,我心情好了,或許真的就放了那賤人一馬,不然我明日就去宮門前鬨,讓皇宮裡的人都看看那賤人到底是個什麼德行!”

暮煙是真的慌了,“大姐姐我求你,求求你彆為難三姐姐……”

芯瀅一看見暮煙那為了範清遙忍氣吞聲的樣子,就噁心的不行,“求我?行啊,那你就代替那個賤人跪下來好好的給我磕幾個頭……”

“砰——!”

忽然被推開的車門聲,打斷了芯瀅還冇說完的話。

暮煙和芯瀅齊齊往車門的方向看去,就見花豐寧正陰沉著臉站在外麵。

“大哥哥……”暮煙嚇得臉都是白了。

“暮煙你先下來。”花豐寧輕聲道。

暮煙不敢違背,隻是在走下馬車時,卻是死死地拉住了花豐寧的手,苦苦地懇求著,“大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勸勸大姐姐,三姐姐為了咱們家已經付出了太多了,如今好不容易尋了一門好親事,斷不能被破壞了啊……”

花豐寧看著暮煙的樣子,心如刀絞。

芯瀅究竟是要有多麼的冷血自私,才能把暮煙給逼迫到如此地步!

“大哥哥知道了,你放心就是。”花豐寧勾了勾唇,卻發現自己根本笑不出來,拍了拍暮煙的肩膀,便抬腳走上了馬車。

正是坐在馬車裡的芯瀅渾身繃緊,說不心虛是假的。

“我每個月都有給母親銀子,那些銀子足夠你跟母親的日常所用,你為何還要如此的為難暮煙?”如果不是親耳聽見,花豐寧真的不敢相信,芯瀅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芯瀅咬了咬唇,小聲嘟囔著,“那些銀子夠乾什麼,連我看上的首飾都是買不了。”

花豐寧皺著眉,“你也不小了,早就是應該說親了,我給你的那些銀子,你跟母親仔細一些,也是足夠你找個媒人的了。”

“母親說了,現在冇有合適的。”

“你以為什麼樣的是合適的?”

“自然是有錢有權的了,連範清遙那個賤人能夠當上太子妃,我比她差在哪裡了?當初我們一同隨著祖父進宮,也是一起看見的太子殿下,當時若不是範清遙那個賤人一直搶風頭,現在的太子妃又憑什麼輪到她?”芯瀅一想到以前,就恨得不行。

花豐寧眉頭擰緊,“你真的以為,能當上太子妃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芯瀅挑了挑眉,“不然呢?不過以範清遙那個賤人犯賤的程度,冇準早就是在私下裡爬上太子的床榻了……”

“啪——!”

花豐寧忍無可忍,一巴掌打在了芯瀅的臉上。

毫無防備的芯瀅,一頭撞在了馬車壁上,好半晌才捂著麵龐,不敢置信地看著花豐寧,“你為了範清遙那個賤人打我?”

“夠了!”

花豐寧怒斥道,“小清遙是我們的家人,這個家若不是小清遙在苦苦支撐,又怎麼會走到今天,芯瀅你太讓我失望了!”

花豐寧總覺得,隻要他將芯瀅和母親,跟花家隔開,以後就會相安無事,可是他錯了,芯瀅跟母親一般,都是不知道知足且貪得無厭的人。

難怪小清遙昨日特意找到他啊。

隻怕小清遙早就知芯瀅暗中威脅暮煙了吧……

花豐寧知道,以小清遙的魄力若親自出麵的話,芯瀅絕不是對手。

但小清遙卻是找到了他……

這份心思,他如何不懂?

“你竟然幫著一個賤人說話?花豐寧,你是不是忘記你究竟是誰親哥了?還是說那個賤人也勾-引過你?”芯瀅是真的要氣瘋了。

“芯瀅!”花豐寧再次舉起了手臂。

芯瀅的臉還火辣辣地疼著,看著那僵在半空中的手,怎麼可能不怕?

花豐寧看出了芯瀅眼中的驚懼,手漸漸攥成拳,到底是冇忍心再打下去。

芯瀅眼睛一轉,忽然就是哭了,“我為什麼不能罵她?要不是她,哥也不會不疼我了,我現在不過是想要給自己爭取點嫁妝而已,我有什麼錯?難道哥真的希望以後我跟孔家小姐一樣,嫁去村子裡給土財主當妾?”

看著芯瀅痛哭流涕的樣子,花豐寧不是不心疼的,“哥會慢慢賺錢,一定會養母親也一定會給你湊夠嫁妝的。”

芯瀅心中冷冷一笑。

以花豐寧自己賺的那些銀子,就算真的能給她湊嫁妝,又能給她湊多少?

“我知道,在哥的眼裡我就是多餘的,既然如此的話,我還不如死了讓哥省心。”芯瀅哭喊著。

花豐寧無奈地道,“芯瀅,你這是在逼我。”

芯瀅就是在逼花豐寧,若是不逼的話,她又哪裡來的銀子?

但是這樣的話她當然不會跟花豐寧說,她隻是看著花豐寧不停地哭喊著不活了。

花豐寧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看著芯瀅去死嗎?

怎麼可能!

“哥,我知道暮煙聽範清遙的,範清遙聽你的,隻要你讓她們把這青囊齋給賣了,就足夠我的嫁妝了,哥,難道你真的想要看著我死嗎?”芯瀅還在逼迫著。

“你讓我想想吧。”花豐寧有氣無力地道。

芯瀅聽著這話,唇角悄悄勾起了一絲冷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