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家夫人在看見趙怡兒的時候,臉色都是變了。

這樣的日子,一個妾侍露臉算怎麼回事?

袁家雖談不上高門府邸,但總是得要臉啊!

幾乎是連院子裡的賓客都顧不上了,袁家夫人急匆匆的就是朝著涼亭走了去。

閻涵柏瞧著坐在涼亭裡八風不動的範清遙,自然也是抬腳跟上。

這架勢,明顯就是要鬨事啊。

至於她……

當然要離近些纔看得更清楚。

“你怎能如此不懂規矩,還不趕緊跟客人道歉!”一進了涼亭,袁家夫人就怒斥著趙怡兒。

想當初自家老爺外出辦事,在路過溯北時馬車遇險,連人帶車的翻進了溝裡麵,正是趙怡兒的祖父路過,才救下了她們家老爺一命。

事後等她們家老爺醒來,為了還這個恩情,纔是定下了這門親事。

趙怡兒麵對袁家夫人的怒斥,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婆婆息怒,在妾身進門前,曾經被這女子家的五弟糾纏過,當時妾身初來乍到主城,那女子的弟弟又是在兵馬司當差的,我拒絕不過就隻能拖延著……”

趙怡兒說著說著,就是低低地啜泣了起來。

清瘦的肩膀顫顫巍巍地抖動著,年輕的麵龐掛著滴滴淚珠,這無辜又委屈的樣子,可是把閻涵柏給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跟前幾日在青囊齋耀武揚威的趙怡兒,是一個人嗎?

袁家夫人聽著趙怡兒的話也是一愣,抬頭看向範清遙卻又覺得有些眼熟,但究竟在哪裡見過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

剛巧此時,趙怡兒就是又道,“如今這女子的弟弟受傷昏迷,卻一直對妾身念念不忘,妾身已經跟這女子說的很清楚,妾身早已嫁人,可冇想到這女子就是陰魂不散,連今日給小少爺擺滿月酒都能闖進來。”

周圍的賓客們聽著這話,談不上羨慕,但高看一眼還是有的。

妾侍的身份擺在哪裡,可不是誰都有這麼好的運氣跟兵馬司的人相識。

而且,瞧著那兵馬司的人還對這趙姨娘死心塌地的……

如此一來,也算是趙姨孃的一個靠山了。

還冇想出來在哪裡見過範清遙的袁家夫人,察覺到周圍人的目光,看著範清遙直接下了逐客令,“若你不是我們袁家的客人,請你速速離開。”

就算有個在兵馬司當差的弟弟又如何?

她們袁家還是不把一個朝廷小卒放在眼裡的。

閻涵柏聽著這話,就想要開口,當今的太子妃,豈是你們袁家說攆就攆的?

範清遙黯晦地看向閻涵柏搖了搖頭,隨後纔是麵向袁家夫人,“我家五弟,不過是當初在溯北時,好心救下了袁家趙姨娘,雖冇想過袁家趙姨娘以身相許,但袁家趙姨娘也不好以怨報德纔是。”

袁家夫人皺著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從袁家趙姨娘進了主城之後,所有的日常開銷全都是用我家五弟的,就連以前住的院子也是我家五弟給租的,如今袁家姨娘飛黃騰達,是不是該清算一下,究竟欠了我家五弟多少的銀子?”

袁家夫人聽著這話,就是看向了一旁的趙怡兒。

趙怡兒哭著搖頭,“你家五弟確實給我花過銀子,但都是他自願的。”

範清遙就笑了,“若袁家趙姨娘真的跟我家五弟有什麼,我家五弟給你花銀子確實是理所應當,但剛剛袁家姨娘也說了,跟我家五弟清清白白的,試問有誰會給無親無故的人大把大把的花銀子?”

趙怡兒一梗,臉都是白了幾分。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再者,我家五弟的銀子都是辛苦賺來的,兵馬司管理著主城的治安,做的都是一些過命的任務,袁家姨娘就這樣欠著我家五弟的銀子不還,似乎也不大好吧?”

趙怡兒驚訝地看著範清遙,完全冇想到範清遙能這麼無恥!

就因為她不答應去看百裡翎羽,所以就想來跟她翻後賬?

無恥?

範清遙可不這麼以為。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若趙怡兒當真是個好的,就算趙怡兒真的嫁了彆人,這銀子不要也無所謂。

但現在……

一分錢都差不了!

“我冇有,我真的冇有欠,而且都是一些小錢,真的連這些都是要算嗎?”趙怡兒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著,心裡認定了隻要她不認賬,這就是一筆爛賬。

袁家夫人當然不想給趙怡兒還這個銀子,所以乾脆就順著趙怡兒的話往下說,“我也是聽出來是怎麼回事了,一個男子主動接近一個女子,說是冇利可圖誰信?現在冇得到人就來我們袁家鬨事,真當我們袁家好欺負不成!”

閻涵柏挑眉看向袁家夫人,呦,這是打算死不認賬了?

範清遙淡淡一笑,當然是不怕的,“口說無憑,剛巧我五弟有個好習慣,每一筆賬都是要交給管家覈算入賬的,又今日我五弟家的管家也是來了。”

袁家夫人,“……”

哪來的這麼多剛巧?

但如今麵對一眾賓客們如炬的目光,袁家夫人就算心裡再怎麼不想,麵前也還是讓人出去將管家給請了進來。

不然豈不是擺明瞭承認袁家欠債不還?

趙怡兒瞧著袁家夫人派人出去請管家,嚇得掌心都是滲出了汗,可現在這個場麵,早已不是她能夠控製得住的了。

很快,五皇子府的管家就是匆匆走了過來,懷裡還捧著一本賬。

瞧著涼亭裡太子妃跟平來王府都在,五皇子府的老管家下意識的就要行禮問安,卻被範清遙開口打斷,“還請老管家報賬吧。”

老管家連忙點了點頭,翻開賬目就是道,“吃飯三百五十兩,租院子一百二十八兩,衣衫二百一十章,首飾四百兩……”

院子裡的賓客們都是聽得呆住了。

這,這是小錢?

誰家的小錢都上千兩了!

“你們口說無憑……”

袁家夫人話還冇說完,老管家直接將一摞收據就是懟在了袁家夫人的麵前,“這些是所有支出的票據,還請袁家夫人過目,若袁家夫人還是不信,可派人隨著老奴挨家挨戶的徹查詢問,這些票據的真實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