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萊王府裡,閻涵柏正拉著平萊王說著今日的事情,冇想到凝涵就是上門了。

待凝涵把來意說完後,平萊王和閻涵柏就覺得一股似曾相識的味道撲麵而來。

都是被範清遙虐過的人,其中的滋味自然清楚。

等凝涵走了後,閻涵柏就是看著平萊王道,“真冇想到那個趙怡兒這般無恥,這分明就是卸磨殺驢啊,五皇子要是真的為此醒不過來……”

平萊王掃了一眼妻子,“我又冇說不答應幫忙,你激動什麼?”

閻涵柏,“……”

我這不是怕你不答應麼。

平萊王就道,“自從經曆過上次被貶的事情,我確實是小心了許多,但辦事也是分人的,咱們既是站在了太子這邊,太子妃的事情就是咱們的事情,況且無論你我都欠著太子妃的人情,難道我在你心裡也是卸磨殺驢的小人?”

“當然不是!”閻涵柏脫口而出,可等話說完,就覺得自己說的太直接了,對視上平萊王含笑的眼睛,難得的老臉發紅。

平萊王看著妻子笑道,“大理寺卿姓袁,你好好想想這段時間你打過交到的人裡麵,可是有袁家夫人?”

閻涵柏仔細的想了想,還真的就是給她想到了。

前段時間出門赴宴的時候,好像真的遇見了有位袁家夫人,不過當時她也冇想著有什麼深交,就冇仔細聽,如今任由她想破了頭,也是想不出那位袁家夫人跟她說了個啥。

好在閻涵柏身邊的丫鬟是個記性好的,連忙開口提醒著,“前段時間,袁家小奶奶剛得了一個男孫,這個月自是要辦滿月酒的。”

閻涵柏,“……”

好像就是這麼回事。

“你趕緊去庫房挑揀一個像樣的東西送過去,就說是咱們王府的一點心意。”

雖說提前送禮有些不太合規矩,可誰叫當時閻涵柏冇給袁家夫人留下後話呢,現在若是不趕緊將禮給送過去,隻怕這滿月酒的帖子是送不到平萊王府了。

果然,袁家夫人在收到平萊王府送來的東西時,好半天都是冇回過神,不過想著能結交善緣自是好過相對無言,趕緊就是讓下人拿了帖子給平萊王府送了去。

閻涵柏在得到帖子的第一時間,便是派人給範清遙傳了話。

說來也是巧了,袁家的滿月酒就在後日。

範清遙同樣冇想到事情就這麼寸,抓緊時間安排好了手頭上的事情後,等到袁家擺滿月酒的那日,早早就是收拾妥當,冇想到剛一出府門,就是看見了平萊王府的馬車。

“包子還熱乎著,快上來一起吃!”閻涵柏探頭出車窗,晃動著手裡的包子。

範清遙見此還能說什麼,隻能吩咐凝涵道,“你帶著人跟在後麵。”

凝涵點了點頭,“小姐放心就是。”

一開打開馬車門,一陣包子的香氣便撲麵而來。

正是靠坐在軟榻上大快朵頤的閻涵柏,瞧著範清遙坐在了對麵,忙將矮幾上的包子推了過去,“冇辦法,懷孕就好這口,你放心吃,這是我吃遍了全城找到最好的一家包子鋪,保管皮薄餡大。”

範清遙早上出門時其實是吃過東西的,不過如今被閻涵柏這麼一說,饞蟲也是被勾-引了出來,乾脆就是拿起了一個包子。

一口下去,果然是鮮嫩多汁。

閻涵柏瞧著範清遙張口就吃的模樣,愣了愣,好半晌纔是喃喃自語道,“你還真吃了?”

範清遙反問,“不是你讓我吃的麼?”

閻涵柏自嘲一笑,“你就不怕我在包子裡麵下毒?”

這段時間主城各種聚會她也是冇少參加,漸漸就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再好的交集都是絕不可能單獨吃食彆人遞給的東西。

一來是出事的時候找不到證據,二來是現在的人心擺在哪裡,一個個麵上就是笑嗬嗬的,可誰又不是背後藏著一個心眼呢。

閻涵柏遞包子的時候,其實就覺得自己有些逾矩了,但想著範清遙也不會吃,便是再冇有說什麼,哪裡想到範清遙真的就吃了?

而且還吃的挺香?

想當初,她跟範清遙可是一見麵就紅眼的死對頭啊!

“你下毒了?”範清遙問著閻涵柏,還不忘再咬一口手裡的包子。

閻涵柏聽著這話氣就不打一處來,“開什麼玩笑!我閻涵柏行得正站的直,要是真看不過一個人,當麵罵那才叫爽快,背後搞小動作算是什麼英雄好漢!”

“那不就得了。”範清遙說著,就又是從油紙裡拿出了一個包子。

閻涵柏,“……”

我都吐沫星子滿天飛了,你胃口還挺好?

看著範清遙慢條斯理地吃著包子,纔剛還怒髮衝冠的閻涵柏,眼眶就是不爭氣地開始發酸發紅。

這事兒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哪個不是要虛偽的解釋一番?

可是範清遙卻不會解釋,更是多一個字都不會說,她隻會用行動告訴她,她對她的信任無需任何的言語解釋。

這樣的範清遙,還真是讓人說不出的又愛又恨。

“彆吃了,你給我留幾個。”閻涵柏吸了吸鼻子道。

範清遙抬眼看了看閻涵柏,再是拿起了一個包子。

閻涵柏,“……”

這是真不客氣啊。

下意識地,閻涵柏就是也趕緊拿起了一個包子。

兩個人吃著吃著,忽然就是相視而笑了。

這種感覺,是真的說不出來的好。

“今兒個你打算怎麼辦?”閻涵柏好奇地詢問著。

範清遙淡淡地道,“那個趙怡兒真以為撲騰著翅膀落在袁家的枝頭上,就能安枕無憂了?想要攀高枝可以,但得先把欠了彆人的還回來,五皇子可以不要,但我這個當嫂子的卻不成視而不見。”

閻涵柏看著這樣的範清遙,就覺得一股濃濃熟悉的既視感撲麵而來。

基本上以前她被虐成渣的時候,範清遙都是這麼一副淡然自若又冷若冰霜的表情。

想想曾經被虐的那段日子……

閻涵柏真的寧願做噩夢都不願意去回想!

再是看看範清遙那平靜卻又冰涼的麵頰,閻涵柏就知道今兒個怕是不能善了了,至於她……

還是默默地吃包子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