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咳咳……”

範清遙剛一進門,就聽見了一陣劇烈地咳嗽聲響起,連忙走到床榻邊,就瞧見昏迷中的五皇子眉頭緊皺,胸口喘息得厲害著。

“趙……怡……兒,怡兒……”

緊接著,趙怡兒的名字就是再次從五皇子的口中傳了出來。

在一旁守著五皇子的侍衛,瞧著五皇子的樣子,嚇得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啟稟太子妃,這幾日五皇子都是在喚著這個名字,有的時候還會把喂進去的食物給吐出來……”

範清遙冷著臉看向那侍衛,“以前為何不說?”

侍衛渾身一顫,到底是冇敢再開口。

可就算他不說,範清遙就真的不知道了?

如今五皇子放在兵馬司修養著,兵馬司的人哪個不是心驚膽戰的生怕五皇子出什麼事情,這種事情兵馬司的人不可能不上報,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百裡榮澤給壓下來了。

至於百裡榮澤為何壓下來,其目的不用想也知道。

隻怕他是巴不得五皇子再也醒不過來纔是!

範清遙看著跪在麵前的侍衛,哪怕是心中怒火中燒,也知道此事百裡榮澤的小動作是讓人噁心,但真正的問題卻並不是出在這裡。

就算百裡榮澤再是不希望五皇子醒過來,隻要五皇子自己爭氣,百裡榮澤還真的能一刀把人給捅死?

當然不可能。

以百裡榮澤那種虛偽至極的人,也就隻能在背地裡敲鼓小動作罷了。

所以問題還是出在趙怡兒的身上。

想明白這點,範清遙回府就是將許嬤嬤叫到了麵前,“勞煩許嬤嬤親自去一趟大理寺卿的府上,無需挑明五皇子的身份,隻需將五皇子現在的情況,告知府裡小公子房的趙姨娘即可。”

許嬤嬤是府裡的老人,此事由她出麵才更顯的重視。

昏迷中的人意識還是有的,所以眼下隻能讓五皇子聽見趙怡兒的聲音。

範清遙並不是真的需要趙怡兒翻過頭來嫁給五皇子,一個已經成為了彆人妾侍的人,就算趙怡兒真的有那個心,彆說是範清遙,就是皇後孃娘都是不會同意的。

許嬤嬤去的快,回來的卻很慢。

差不多一個時辰後,纔是掀著簾子進了門。

“小小姐,是老奴冇用,冇有見到趙姨娘。”許嬤嬤麵色不善地道。

“到底出了什麼事?”正是給百裡鳳鳴寫回信的範清遙停下筆,許嬤嬤辦事周到妥當,以前跟著外祖母出外辦過不少的事情,她不相信問題會出在許嬤嬤的身上。

許嬤嬤對視上小小姐的目光,還能怎麼辦?

自然是實話實說。

許嬤嬤確實是敲開了大理寺卿府的大門,也打通的門房,去府裡麵叫了趙姨娘貼身的婢女,該說的許嬤嬤也都是說了,為了讓那婢女幫忙說說話,更是還花了不少的銀子。

冇想到那婢女一去就是大半個時辰,等回來的時候隻告訴許嬤嬤一句話,趙姨娘說了,跟那位五少爺隻是普通的朋友,男女授受不親,以後還是不要見麵最好。

範清遙的臉就是跟著冷了下去。

普通朋友?

也多虧那位趙怡兒能說的出口!

五皇子是個什麼人範清遙心裡清楚,都是能夠為了趙怡兒考慮,連自己的身份都隱瞞不予告知,堂堂的一個皇子整日為了討好美人兒的歡心,不惜屈尊降貴,費心費力費銀子,結果就得到了一句普通朋友!

以前那趙怡兒吃五皇子用五皇子的,怎麼冇見她男女授受不親過?

現在成了姨娘,就覺得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範清遙冷冷一笑,她倒是想得美。

若趙怡兒當真是個知恩圖報的,這事兒也就算了,既然她打算翻臉不認人,範清遙也冇必要再慣著她什麼。

“去將五皇子府裡的管家請過來。”範清遙看著許嬤嬤道。

許嬤嬤瞧出了小小姐眼裡的寒光,忙點頭出去找人。

五皇子府邸的管家來的很快,一看見範清遙就要跪地請安,“老奴給太子妃請安。”

範清遙讓凝涵搬來了椅子,示意人坐下說話,“不知五皇子府裡的賬目,老管家可是都清楚?”

老管家在府裡的時候,可是冇少聽自家殿下誇讚太子妃,再加上有太子的那層關係在,老管家對範清遙自是知無不言,“清楚,都是清楚的,五皇子一向節儉,所以無論是府裡的開銷,還是五皇子對外花出去的銀子,那都是條理分明,有證有據的。”

範清遙點頭道,“如此最好,隻是還要勞煩老管家一件事情。”

老管家忙開口道,“太子妃有什麼儘管吩咐便是。”

凝涵站在一旁,就聽著自家小姐一件件的交待著五皇子府邸的老管家,不過她實在是不知道小姐這是要做什麼,隻能求助地看向許嬤嬤。

許嬤嬤,“……”

傻孩子這還用問麼,明擺著是小小姐要有大動作了啊!

凝涵送五皇子府的老管家出門時,已經是一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

範清遙坐在書案前卻並冇有露出半分輕鬆。

趙怡兒這一手無疑不是卸磨殺驢,這種小伎倆,上一世的範清遙跟在百裡榮澤身邊時候,可是冇少在廖雨薇的身上看見過。

自己的目的達到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還真當五皇子是個純良好欺的冤大頭了。

範清遙唇角冷笑不散。

趙怡兒想要攀高枝,也得先看看自己腳下的那高枝能不能擎得住!

範清遙從來都不是個被憤怒驅動的人,她很清楚想要將五皇子的債,連本帶利的從趙怡兒的身上討回來,光是指望五皇子府裡的老管家還不夠。

她還需要一個引薦。

一個能夠敲開大理寺卿府邸大門的敲門磚。

若是論起在主城的關係網,自然是孫從彤的母親最為擅長,但此事畢竟是牽扯了五皇子,範清遙不想將此事鬨得太大,不然五皇子醒來後也不好做人。

思來想去,範清遙就是想到了閻涵柏。

大皇子作為這一批皇子之中第一個封了王的,想要巴結的自是大有人在的,就算不巴結,自也都是希望結個善緣的,不過高門府邸都是要麵子的,府裡的男人當然不會出麵,所以這件事情基本上就落在了背後那些夫人的身上。

那些夫人想要跟平萊王府拉關係,就隻能找平萊王妃!

“凝涵,你現在就去一趟平萊王府。”範清遙看著凝涵道。

凝涵點了點頭,轉身就是出了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