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煙本就臉皮薄,如今被鵬鯨一頓猛誇,羞澀的連頭都是抬不起來了。

鵬鯨,“……”

怎麼不但冇走,反倒是站在原地不動了?

難道是他用力太猛了?

月落無語地丟給鵬鯨一個白眼,你再用力點,暮煙小姐都能上天了!

範清遙笑看著暮煙道,“鵬鯨有一點倒是說的冇錯,自己整理的東西,還是自己尋找更得心應手一些,若月落當真將那些藥材都翻找亂了,就算你不介意,月落怕也是要內疚的。”

暮煙這段時間跟月落和鵬鯨相處的都很好,也知道他們一直對她很包容,如今聽了三姐姐的話,她更多的是擔心月落會內疚,便點頭道,“那好,三姐姐稍等片刻,我親自去找來。”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去吧,不著急。”

一直等暮煙進了後麵的庫房,她臉上的笑容才徹底跟著消失。

月落和鵬鯨瞧著小姐那張消失了笑容的臉,也都是跟著正色了起來。

鵬鯨直接將小姐領到了櫃檯後麵,將他之前發現的那些有問題的賬目,一一翻找出來擺放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這青囊齋到底是範清遙一手操持起來的,就算是有一年多的時間再也冇上過手,如今也不會顯得生疏。

鵬鯨的賬麵做的很乾淨,光是看著就足以讓人賞心悅目。

其實,暮煙已經是很仔細和小心了,若是其他人或許真的難以發現,但鵬鯨是那種天生對數字和賬目敏感的人,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看出倪端。

範清遙認真地覈對著鵬鯨手指在賬麵上的那些賬目,仔細地在心裡麵盤算了一下,確實是有所出入。

每一筆確實都是小數目,但三三兩兩的加在一起,銀子就多了。

足有上萬兩了!

範清遙在看了一眼賬目更改的時間,最早的一筆竟是三個月前!

“是不是暮煙小姐遇到了什麼難事,我聽說暮煙小姐就是快要嫁人了,或許是男方那邊嫌暮煙小姐的嫁妝少了,所以暮煙才……”月落想著暮煙小姐的善解人意,始終無法將她跟偷賬的賊聯絡到一起。

範清遙卻是搖了搖頭。

府裡麵小女兒的嫁妝,都是她親手操持和添置的,其數目早已超過主城內其他高門府邸的閨秀。

至於周家……

這門親事是周家老夫人跟她親自商定的,就算她還冇大婚,那也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周家彆說不是貪財的人,就算真的貪,也冇有那個膽子敢逼迫暮煙。

“月落你一向心細,這段時間盯著暮煙一些,一旦發現什麼立刻告訴我。”範清遙想著前段時間暮煙在馬車上的心神不寧,隻怕是跟這次的事情有關。

月落點頭道,“小姐放心,交給奴婢就是。”

“那,那個,我去看看暮煙小姐需不需要幫忙。”鵬鯨轉身就去了庫房,心裡說不出是難受還是內疚。

月落也是跟著道,“小姐坐一會,奴婢也去看看。”

範清遙笑著點頭,“去吧。”

月落跟鵬鯨能跟暮煙關係這麼好,範清遙還是很欣慰的。

抬眼朝著四周望去,貨架子上不見一點的灰塵,每一樣的貨都擺放整齊,應季的新品更是都精心地擺放在了最為醒目的地方,一看就是用心了。

這樣的用心,並非是一個人能做到的,是要鋪子裡麵的人都齊心協力,才能將鋪子做到如此的讓人賞心悅目。

“總算是找到你了。”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笑聲。

範清遙回過頭,就瞧見閻涵柏正看著她笑容燦爛。

“你怎麼來了?”範清遙將閻涵柏扶進了鋪子裡,拉著她坐在了一旁賓客休息的圓凳上,眼看著閻涵柏的肚子又是大了幾圈,習慣性的將手搭在了她的脈上。

“我去府上找你,聽聞你在這裡就過來了。”閻涵柏是真的很享受這種被人照顧和重視的感覺,不但冇有客套的推辭,反而坦坦蕩蕩地享受著。

半晌,範清遙纔是收回手,“胎象很穩。”

閻涵柏一臉的理所應當,“那是自然啊,如今這日子不如從前過的那麼清苦了,府裡的大事小情都有下人們忙碌著,每日我睜開眼睛就是賞賞花看看草的,就是大皇子每日都要回來監督我吃飯,搞得我跟個犯人似的。”

範清遙也是冇想到,大皇子跟閻涵柏這對最不被看好的,如今反倒是更過得有滋有味,估計是經曆的多了,人多多少少都會變得珍惜和釋然吧。

“所以你是特意來跟我炫耀的?”範清遙笑著道。

閻涵柏翻了個白眼,“我跟誰炫耀也不敢跟你炫耀,主城人誰不知道太子可是寶貝你寶貝的緊,那是捧在手裡怕丟了,含在口中怕化了,我今日來啊,可是專門來給你講笑話的。”

範清遙,“……”

什麼笑話值得你挺著個大肚子,追我好幾條街?

閻涵柏瞧著範清遙那啥也不知道的樣子,心裡都是要羨慕死了,“東霖國來訪,皇上設宴款待是理所應當的,咱們自然也都是得到場。”

範清遙點了點頭,這還用說嗎?

她其實早就在等著宮中設宴了,冇想到這麼長時間了還冇個動靜。

“你照看五皇子是有功了,皇後孃娘特意跟皇上進言,不讓你宮裡宮外的折騰,如此可是苦了我們其他人,一大清早的就要往宮裡麵跑,足足折騰了一天,等我出宮的時候,天都是黑透了。”閻涵柏一想到自己挺著個大肚子還得陪站陪坐陪笑陪吃,就能慪得好幾天吃不下飯。

範清遙都是聽愣了,“已經完事了?”

“不然呢?”

範清遙還在愣著,她是真的從頭到尾一點都不知情。

閻涵柏歎了口氣,“你可是把咱們一些當兒媳的都是給羨慕死了,皇後孃娘那是真疼你,不然這樣的場合你又身為太子妃,還不折騰死你?”

範清遙,“……”

這事兒她真的愛莫能助,隻能放由其他人慢慢羨慕去吧。

“你是不知道,那東霖國的規矩是真的多,就算入鄉隨俗,可無論是吃飯還是說話,都是能講究出一大堆的規矩出來,連皇上都是如坐鍼氈,更何況咱們其他人了,還有就是那個東霖的六皇子……”

閻涵柏說到這裡,眼珠一下就亮了,“當眾跟雲月公主提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