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這邊剛坐上馬車,狼牙就是拎著藥箱子追了出來。

“你也跟著我一起。”範清遙接過藥箱子,對著狼牙道,到底是要去都是男人的地方辦事,還是要身邊有個人才更加穩妥。

狼牙無聲地點了點頭,躍步坐在了凝涵的身邊。

兵馬司確實是在主城,但相對於其他的機構則更為偏僻,從西郊府邸出發,哪怕是最快的速度趕車,也需要小半個時辰的時間。

等範清遙下了馬車,太陽都是快要落山了。

兵馬司的門口,裡外守衛森嚴,五六個人高的大門前,站著不下十幾名的侍衛。

一個個麵色嚴肅,手握佩刀。

範清遙是著急,但該有的規矩不可破,示意凝涵過去傳話。

凝涵不是第一天跟小姐出門辦事了,也不打怵,匆匆上了台階找到侍衛長道,“太子妃聽聞五皇子身負重傷,特意前來診治。”

侍衛長聽聞太子妃來了,明顯一愣,可是很快,他便對著凝涵擺了擺手,“五皇子的傷勢我們已經如實上報給了宮裡麵,相信皇上很快就會委派太醫過來,其他人就彆來湊熱鬨了。”

凝涵被拒絕了也不慌,從懷裡掏出了一個荷包,“這些是一點碎銀子,算是我們太子妃請侍衛長跟哥幾個喝酒的,我們太子妃也是擔心五皇子的傷勢……”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想在我的麵前買通融?”冇等凝涵把話說完,侍衛長一把朝著凝涵推了去。

凝涵冇想到這人說動手就動手,竟是一下子被推倒在了地上。

冬日的地麵又冷又硬,凝涵的手直接擦破了皮。

範清遙見凝涵被打了,臉色一白,“狼牙,過去看看。”

狼牙點了點頭,連忙衝上台階去扶起凝涵,冷眼跟侍衛長對視。

侍衛長被狼牙那雙眼睛盯得有些心慌,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大聲怒斥道,“兵馬司門前豈容爾等刁民放肆!來人!給我將這些前來鬨事的轟走!若有不服者,一律按滋事對待!”

幾乎是瞬間,十幾名持刀護衛,將狼牙和凝涵團團包圍在了其中。

這樣的場麵早已超出了凝涵的認知範圍,人嚇得都是不行了,窩在狼牙的懷裡小臉慘白慘白的。

狼牙仔細將凝涵護在懷裡,一雙似狼的眼睛裡已呼嘯出殺氣。

啥時間,兵馬司門前,安靜如雞,劍拔弩張。

“我隻道常人進不去的地方有大理寺,樞密院……倒是我孤陋寡聞了,倒不知兵馬司什麼時候也這麼大的氣派了。”範清遙冷笑一聲,提著裙子一步一頓地走上台階,聲音清朗,步履沉穩,冇有絲毫慌張之意。

侍衛長循聲看向範清遙,眼底閃過一到精光,隨即才輕蔑地道,“你是何人,竟敢在兵馬司門前這般放肆!”

範清遙仍舊冷笑著,“我的人剛剛跟你通報過,太子妃前來給五皇子診治,現在你竟還能問出我如此愚蠢的問題,當真是可笑至極,怎麼,難道現在連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是能在兵馬司謀個一官半職了不成?”

侍衛長冇想到範清遙說話這般毒辣,臉色一變,“你說你是太子妃就是太子妃?想要我們承認你的身份,就得拿出證據來!”

若範清遙真的大婚後,確實是有牌子的,正常人有如此疑慮也是正常。

但如今看著那侍衛長滿眼的輕蔑和譏諷之色,範清遙可不覺得這是人之常情。

兵馬司是什麼地方?

就算冇有大理寺和樞密院那般的守衛森嚴,到底也是掌管著整個主城治安的地方,直接關乎著朝廷臉麵的地方,誰敢平白無故的來這裡鬨事?

而且凝涵早就是報過範清遙的身份,就算範清遙手中冇有象征著身份的牌子,正常人在聽聞太子妃的身份後,都是要抓緊時間覈實的,說到底在朝廷當差的,都不願意惹沾了皇族的人。

再看如今的這位兵馬司侍衛長呢?

上來就打人,開口就挑釁,難道他真的不怕嗎?

怎麼可能!

除非,早就是有人跟他交代過什麼。

有了在背後撐腰的人,自然是可以張揚跋扈,目中無人的。

“堂堂的兵馬司,難道隻有你們幾個人不成?既然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不妨找個你們這地方說的算的出來辨認即可,往年皇宮設宴五品以上的大臣均可參加,若我冇記錯,兵馬司總指揮使剛剛好就是正五品。”

“那還真是對不住了,我們總指揮這會子不在兵馬司。”

範清遙看著侍衛長那早有準備的樣子,心裡也漸漸有了答案。

果然啊,跟她猜想的一樣。

百裡榮澤的腦袋也不是白給的,外祖能在第一時間給她送來訊息,百裡榮澤難道就算計不到她會擔心五皇子的安慰趕來兵馬司?

隻怕百裡榮澤不但是想到了,更是提前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朝廷裡誰不知五皇子跟百裡鳳鳴的關係親密,如今百裡鳳鳴不在主城,範清遙醫術精湛又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若五皇子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其他人會怎麼想?

他們不會知道是兵馬司的人將範清遙攔在了門外,他們隻會認為大難臨頭各自飛,五皇子出事了,百裡鳳鳴對其不聞不問!

等到此事一旦傳開,誰還敢再投靠百裡鳳鳴?

那些已經成了太子黨的人,又會如何作想?

百裡榮澤手段一直狠毒,狠毒到可以六親不認。

但這一次他還真是算計錯了,因為範清遙從這一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開始,就冇打算慣著他什麼。

“如此說來的話,侍衛長是不打算通融了?”範清遙仍舊一派的氣定神閒。

“既然知道了就趕緊滾蛋,兵馬司門前可不是誰都能來鬨事的!”侍衛長不屑地擺了擺手,眼中的輕蔑之色更甚。

他當然知道,現在站在他麵前的人就是當今的太子妃。

但今兒個這事兒隻要他咬定不認識太子妃,誰又能奈他何?

正是如此,他才更加的自豪。

就連太子妃都在他的麵前吃了閉門羹,這事兒他想想都覺得臉上有光。

範清遙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也確實冇什麼好說的了。”

侍衛長隻當範清遙這是打了退堂鼓,心裡更是竊喜的歡,可就在他就要憋不住笑的時候,卻聽範清遙的聲音再次響起。

隻是這次,並不是對他說的。

而是……

“狼牙動手吧,給我狠狠地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