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吃過午飯,便是留在前院陪著外祖母一起上曬藥材。

過了十五,這個年也就算是徹底過去了,日子會一天天的暖和起來,年前積壓在庫房的藥材若是不及時晾曬,同樣是會發黴和變質的。

範清遙跟著外祖母一起將庫房的藥材挑挑揀揀,足足晾曬了一整個院子,等好不容易忙完了,都是一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

荷嬤嬤見老夫人麵有倦意,便陪同著進屋休息去了,範清遙則是又仔細檢查了一遍晾曬的藥材,纔是轉身離去,不想剛走出院子,就瞧見暮煙風風火火的迎麵而來。

“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範清遙看著暮煙詢問著,翻了年便是春,每年換季都是青囊齋上架新品生意最好的時候。

“三姐姐,周家老夫人來了帖子,想要請您和我一同過去一趟。”暮煙將懷裡的帖子遞了過來。

範清遙皺了皺眉,周家?

按理說,周家跟花家已是定了親,往來走動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周家一直恪守本分,哪怕是眼看著暮煙跟周仁檢好事將近,也從來冇有刻意表現出跟她走的太近。

可如今不但找了暮煙,還偏偏捎帶了她一起……

範清遙想著周家辦事的周全和妥當,心裡便是瞭然,隻怕找她的並非是周家老夫人,而是另有其人纔對。

“走吧,咱們一同去瞧瞧。”

不管找她的是誰,既是帖子送來了,總是要去看看的。

很快,門房就是準備好了馬車,範清遙拉著暮煙的手,一同上了馬車。

從西郊府邸到周家,最快也要一炷香的時間,範清遙本是想要跟暮煙閒聊幾句,可側臉看去的時候才發現,暮煙一雙手攥得很緊,身子繃成了一條線,臉色也是有些發白。

“暮煙。”

“……”

“暮煙?”

“啊?”

暮煙驚愣回神,看向範清遙時臉色就更白了。

“可是青囊齋出了什麼事情?”範清遙輕輕握住暮煙的手,能夠感受到她極力剋製著雙手的顫抖。

暮煙看著範清遙半晌,纔是搖了搖頭笑著道,“讓三姐姐擔心了,其實就是我最近在想著一個新品,但是怎麼嘗試都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想的多了便有些走火入魔了。”

“新品都是需要不斷嘗試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若當真有哪裡是實在想不通的,便拿著藥材來找我便是。”範清遙輕聲安慰著。

暮煙笑著點了點頭,“三姐姐放心,我會的。”

範清遙嗯了一聲,便冇有再繼續說話。

其實她看得出來暮煙那隱藏在笑容背後的牽強和假裝,但既然暮煙不願意說出實情,她也冇必要刨根問底,每個人都會長大,也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哪怕就是再出自關心,也不能成為逼問對方的理由。

一炷香後,馬車平穩停在了周家的門口。

早就是已經等候在門口的周家老夫人,一看見範清遙帶著暮煙下了馬車,便是滿臉笑容的帶著人迎了上來,“忽然想到聘禮上還有幾處不妥當的地方,這才讓人給暮煙下了帖子,還冒昧的讓太子妃也跟著折騰了一趟。”

範清遙笑著道,“周家老夫人客氣了,作為暮煙的姐姐,為妹妹操勞是應該的。”

周家的老夫人見範清遙答應的痛快,完全冇有不耐煩和推脫的意思,心裡可是讚賞的不行,放眼這主城裡誰家不是孩子成群,可真的能夠做到為自己姊妹著想,且不在乎身份高低的人可是冇有幾個。

暮煙見了周家老夫人,臉上的笑容明顯親熱了很多,一直內向的她,就連周家老夫人主動去拉著她的手時都冇有閃躲。

範清遙將一切看在眼中,是真的欣慰。

暮煙看似內向,實則最是敏感,若非周家老夫人真的是真心實意的待暮煙,暮煙也不會在麵對周家老夫人時如此放鬆。

幾個人各懷心事的進了門,一路繞過前院來到了後院。

站定在一處花廳前,周家老夫人就笑著道,“老身有幾句話想要單獨跟暮煙交代,還請太子妃在花廳稍作片刻。”

範清遙微微垂眸,“周家老夫人自便。”

周家老夫人連忙讓人將範清遙引進了花廳,自己則是帶著暮煙朝著另一邊走了去,而等引領的人將範清遙帶進了花廳後,便是也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範清遙坐在圓凳上,掃視了一圈桌子上早已擺放好的糕點茶水,纔是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屏風,“不知周家小公子還要藏到什麼時候?”

剛想繞出屏風,還冇有繞出屏風的周仁檢……

驚得差點將麵前的屏風給一頭撞翻在地!

“你又知道了?”周仁檢無比鬱悶地走出屏風。

他特意勞煩祖母出麵,一則是不方便自己下帖子給範清遙,再則也是想嚇嚇範清遙,哪裡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

要不是他承受能力還算比較強的,現在被嚇趴到地上的就是他自己了。

“周家跟花家既已定親,若周家老夫人真的有事直接登門便是,如今日這般單獨找暮煙過來,反倒是顯得生疏了,我確實是暮煙的姐姐,但並非花家僅有的長輩,就算是坍塌下來,周家老夫人也是應該先找我外祖母,而不是我。”

範清遙泰然坐在花凳上,有條不紊的分析著。

眼看著周仁檢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頓了頓,還不讓繼續追加了一句,“在我的認知裡,周家老夫人絕不會如此的冇有分寸,除非是有人值得讓周家老夫人做出如此冇分寸的事情。”

既是周家老夫人疼愛的,又是跟暮煙有關係的,這個目標就很好釘死了。

周仁檢,“……”

就想問問現在把人攆出去還來不來得及?

“若你真的把我攆走,就不會如此費心思的叫我來了。”範清遙認識的周仁檢雖然有些彆扭,但卻是個懂分寸明事理的人,要不是真的有事,絕對不會做出今日這樣的舉動。

再次被人看穿了心事的周仁檢,“……”

“你找我來究竟為了何事?”範清遙輕聲詢問著。

周仁檢正色起來,看著範清遙的眼睛道,“確實是有事,而且還是大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