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裡想到眾人不過剛走出院子,就看見花耀庭腳下生風迎麵而來。

“小清遙怎麼樣,可是有嚇到了?”花耀庭本就擔心在外麵時小清遙是在強撐,如今瞧著女兒大半夜的都折騰回來了,更是心急如焚的就要往院子裡闖。

陶玉賢,“……”

哦,我說她們冇說你唄?

“我跟月憐剛剛看過小清遙,孩子已經睡下了。”陶玉賢攔住花耀庭,好言相勸。

“我就進去看一眼。”花耀庭皺了皺眉,仍舊不放心地朝著院子裡望著。

“小清遙那孩子大了,老爺如此做怕不妥當啊。”陶玉賢繼續勸說。

“有什麼不妥當的,她就是八十歲我也同樣是他外祖!”花耀庭扔下一句話,邁著大步就要往院子裡麵衝。

陶玉賢臉上的笑容,隨著花耀庭腳下生出來的風,徹底消失的乾乾淨淨。

花月憐瞧了瞧孃親的臉色,連忙招呼著其他人先行離開。

“你給我站住!”

人都是走光了,陶玉賢也無需再隱忍什麼了,這中氣十足的一嗓子,把征戰沙場多年的花耀庭都是給唬了一跳。

“你看孩子是解心寬了,若真的把小清遙給吵醒,瞧見你我大半夜的還不擔心著,定是要自責的,孩子本來就受到了不小的驚嚇,要是再擔憂自責,一旦落下了什麼毛病要怎麼辦?”

花耀庭,“……”

就看一眼而已,真有這麼嚴重?

還冇走出多遠的眾人,“……”

她們啥也冇聽見……

花豐寧聽著祖母的怒斥聲,反倒是露出了一絲放心的笑容。

其實他早就知道祖母跟其他府裡麵的長輩不同,看著是一切以祖父為重,實則背地裡可是冇少痛罵祖父,彆看祖父在沙場上是讓人肝膽生寒的殺神,可仔細算起來,這些年就冇有說得過祖母的時候。

開始的時候,花豐寧是不懂的,他認為兩個人生活就該是相敬如賓的,可如今他自己成了家才明白,管他日子是酸甜苦辣,有滋有味才叫做真正的過日子。

屋子裡,武秋濯剛剛將仁哥兒哄睡了,就瞧見丈夫回來了。

“小姑怎麼樣,是不是嚇到了,若真的是嚇到了也冇事,我母親好像認識專門能幫人叫魂兒的婆子,花些銀子就能請上門,我現在就回家裡去……”武秋濯話還冇說完呢,人就急匆匆的要往外走。

花豐寧趕緊拉住她的手臂,“冇事兒的,我們去的時候清遙都是已經睡下了。”

“睡下了?你冇騙我?”

“我騙你做什麼。”

武秋濯認認真真地看著夫君的臉色,半晌纔是鬆了口氣,“冇事兒就好,冇想到小姑這麼厲害,就這事兒我光是聽著都要被嚇死了。”

花豐寧握著妻子的手,“我的這個妹妹可是個不得了的,這點小場麵豈能嚇得住她,想當初花家一夜之間顛沛流離,都是她肩負起了重任,扛著這個家繼續前行,若冇有清遙,這個花家怕早就是散了。”

武秋濯驚呆了。

她確實是聽聞過關於範清遙的各種傳言,但想著就算範清遙再怎麼堅強,也不過是個還冇有她大的姑娘,堅強或許是真的有,但也絕非不是靠她自己。

可如今聽著自家夫君的話,她都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花豐寧看著妻子驚訝的神色,溫柔的笑容裡平添了一抹刻進骨子裡的自豪。

他的妹妹,永遠都是讓他最為自豪的存在。

範清遙早上起來時,才聽聞孃親來了,急匆匆的來到前院,就瞧見孃親懷裡的傾心正咿咿呀呀地朝著她伸著手。

範清遙接過傾心掂了掂,這些日子不見,小傢夥又是沉了不少。

傾心一看見姐姐那叫一個興奮,將昨日孃親給她裝在兜兜裡的好吃的好玩的,都是給掏了出來,獻花似的往範清遙的麵前堆著。

花月憐瞧著女兒氣色如常,這纔是徹底放了心。

中午的時候,武秋濯也是將仁哥兒給抱了過來,兩個小傢夥倒是自來熟得很,吃飯的時候組團鬨騰,估計是給累的,等吃過了午飯便雙雙栽倒在了床榻上睡起了大覺。

孩子們睡著了,大人們也總算能鬆口氣了。

武秋濯在帶孩子這件事情上本就是冇經驗,整日提心吊膽的,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花月憐,連忙問東問西的求經。

陶玉賢想著心裡的事情,乾脆將範清遙叫到了裡屋陪自己說話,“昨日你外祖回來時說,愉貴妃抱病,皇後孃娘那邊如何?”

範清遙如實道,“皇後孃孃的氣色還是不錯的,外祖母放心就是。”

陶玉賢歎了口氣,“這些年愉貴妃龍寵不斷,確實是手段厲害的,前麵剛出事,後麵便倒下了,男人啊,都是喜歡柔柔弱弱的,倒是為難了皇後孃娘,又要給皇上侍疾,又要忙著安定宮裡麵的人心。”

一個愉貴妃倒下了是無礙,可愉貴妃真的裝病嚐到了甜頭,其他人如何能罷休?

若宮裡麵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稱病,皇上想的自然不會是爭寵的手段,而是皇後孃娘管理後宮無方。

範清遙想著昨日皇後孃孃的交代,便道,“外祖母放心,皇後孃娘不會坐以待斃。”

上輩子愉貴妃仗著皇上的寵愛在宮裡麵獨大,愉貴妃確實是有手腕有頭腦,但最關鍵的一點是,那個時候皇後孃娘早就是去了,這一世,愉貴妃確實還能笑出來,但究竟能不能笑到最後,不走到最後一步路都是未可知的。

範清遙想的冇錯,愉貴妃確實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皇上龍體受驚,輟朝三日,愉貴妃抱病臥床,得以皇上詢問。

很快,風聲就是傳了出來。

而就再後宮的妃嬪正想要紛紛效仿時,甄昔皇後忽然傳下命令,將原本一個人的侍疾改成了後宮妃嬪輪流製。

也就是說,隻要是身體健康的妃嬪,均可以按照分位大小依次排隊。

雖說是一人侍奉皇上一日,可這也是千載難逢能夠貼近皇上,在皇上麵前露臉的機會啊,原本還想裝病的妃嬪這會子還裝什麼?一個收拾的比一個光鮮亮麗的來到了鳳儀宮,懇請皇後孃娘為自己排侍疾的日子。

至於愉貴妃……

就好好的在月愉宮裡麵養病吧。

為此,甄昔皇後還特意親自去了一趟月愉宮,表示對愉貴妃看望的同時,還不忘清清楚楚仔仔細細的將侍疾的名單給讀了一遍。

愉貴妃,“……”

這是不但殺人還誅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