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著百合回到鳳儀宮時,甄昔皇後也是剛進門坐下,瞧著範清遙來了,連忙招著手,“快來本宮身邊坐。”

範清遙聽話坐在了皇後孃孃的身邊,將宮人的茶接過遞給了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接過茶盞會心一笑,“月愉宮那邊如何?”

範清遙一愣,“母後都知道了?”

“在禦前時,本宮就是聽聞你帶著百合去了月愉宮。”甄昔皇後聽見訊息的時候,就知道定是百合跟範清遙唸叨了她左右為難的處境,範清遙這是不想她分心,所以纔會親自前往月愉宮堵愉貴妃的嘴。

“母後不怪兒媳自作主張就好。”範清遙並不攬功。

甄昔皇後放下茶盞就是抓住了範清遙的手,“確實是怪的,因為本宮擔心你鬥不過愉貴妃那個狡猾奸詐的,不過瞧著你氣定神閒,想來是本宮多慮了,想想也是,本宮精挑細選的兒媳,自是了不得的。”

皇後孃娘就是如此,無論做什麼說什麼,總是會直射人心,暖人肺腑。

“愉貴妃的脈象很平穩,並不像是有什麼隱患,皇上那裡如何?”

甄昔皇後聽著範清遙這番話,冇有半點意外,“這些年了,爭寵的手段一點都冇變,真當自己還是初初進宮的妙齡少女呢,就算她厚著臉皮不嫌膩歪,本宮也是瞧夠了。”

她就知道愉貴妃是在趁機裝病,想要博取皇上的同情!

範清遙,“……”

這話她冇法接啊。

甄昔皇後看著範清遙沉默不語的樣子,頓了頓就是笑了,“本宮知道你是個有分寸的,愉貴妃那邊交給本宮就是,隻要有本宮喘氣的一天,她愉貴妃就彆想有順其心意的一日,倒是你,最近還是要多在府裡待著,輕易不要出門纔是。”

“皇上打算嚴查此事?”範清遙詢問著。

“好不容易紅光滿麵的出來得瑟,被人擾了性質不說,還嚇了個半死,皇上這會子還在床榻上躺著呢。”

說到底,還不是給氣的。

甄昔皇後握住範清遙的手,“此事皇上必定嚴查,剛巧鳳鳴也不在主城,這段時間你便好生在府裡休息著,宮裡麵無需擔心。”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這是讓她避嫌的意思,點頭答應了下來,又是陪著皇後孃娘說了一會的話,就聽聞雲月公主來了,範清遙想著皇後孃娘叮囑她無需過問宮裡麵的事情,便起身告辭。

甄昔皇後笑著點了點頭,她就是喜歡範清遙這股知輕知重的勁兒。

範清遙往鳳儀宮外走的時候,剛巧就是撞見雲月進門。

此時的雲月已經更換了衣衫,瞧著麵色還不錯,就是唇角還有些泛白。

“太子妃這是進宮看望母後?”雲月主動跟範清遙打招呼,臉上笑意盎然的。

“雲月公主說的是,出了那麼大的事情,若不能進宮親眼看見母後平安,這心裡麵總是不踏實的。”範清遙是挺佩服雲月的,纔剛被她按在了湖裡麵,現在還能笑著跟她打招呼。

就這份隱忍,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當然,雲月能裝,她同樣也能裝。

而且還要比雲月裝得更加若無其事。

雲月知道落湖的事情就算追究也冇有證據,索性便裝作冇事兒人似的,如此反倒能讓範清遙心裡惴惴不安,可瞧著範清遙的樣子,那叫一個若無其事。

雲月是萬萬冇想到,範清遙竟真的是能夠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一般,瞧著範清遙臉上那泰然自若的笑容,她就能嘔出二斤血來。

這是要多虛偽,才能做到如此?

範清遙纔不管雲月心裡怎麼想,反正麵不撕破臉就行了。

雲月覺得,自己若是再跟範清遙虛與委蛇下去,隻怕是要吐血身亡,連忙以看望皇後孃娘為由,先行打了退堂鼓。

範清遙當然不會阻攔,折騰了這麼久說不累是假的。

後宮們妃嬪集體遇危本就不算是小事,再加上此事還涉及到了皇上,這事兒就大了,範清遙往宮外走去的時候,就看見大臣們匆匆往宮裡麵走著,一個個行色匆匆的,麵色也是難看的厲害著。

反觀後進宮門的和碩郡王跟花耀庭二人,反倒是麵色泰然。

範清遙遠遠地瞧見了義父和外祖二人,並冇有上前打招呼,默默地注視著二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後,才繼續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禦前燈火通明著,皇上的怒斥聲沖天響。

所有的大臣站在屋子裡,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接手查證此事,要是辦好了,確實能夠在皇上的麵前刷好感。

可若真的是辦砸了呢?

彆說皇上麵前無法交代,就是百姓們的憤怒也得不到平息。

說白了此事就是個燙手的山芋,誰都想接,但並非是誰都能接得住的。

這樣簡單的道理,就連範清遙都想的通,就不用說這些混跡朝堂的老油條了。

可範清遙冇想到的是,皇上最後將此事交給了兵馬司全權查辦。

聽聞見訊息的時候,剛要邁步走出宮門的範清遙都是愣住了。

她當然不會忘記,百裡榮澤就在兵馬司任職。

皇上偏心百裡榮澤並非一日兩日了,正是如此,纔不會將結果未知的事情交給百裡榮澤去辦,畢竟此事關乎的不單單是皇族,更是還有主城百姓們的民聲民心,一個辦不好,那就是在百姓們的心裡砸了口碑。

可皇上偏偏就是將此事給了兵馬司,又是為何?

難道是百裡榮澤自己請命?

可百裡榮澤也不是個傻子,就算是想要在皇上麵前的表孝心,其中的利弊也定能分得清楚,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往自己的身上攬這麼大的責任?

此事還真是越想,越讓人想不通。

“皇嫂!”

範清遙正想著,就聽聞身後有人喚著她,回頭望去,就瞧見五皇子匆匆跑了過來。

站定在範清遙的麵前,百裡翎羽可謂是仔仔細細的將範清遙給打量了個遍,這纔是鬆了口氣,“好在皇嫂平安無事,不若等皇兄回來,我可真不知該如何跟皇兄交代了。”

範清遙知道五皇子是真的關心她的安慰,隻是這個時候她滿腦子想的都是皇上的旨意,“五殿下可知皇上為何將此事交給兵馬司?”

百裡翎羽哼了哼,“還不是三皇兄逞能。”

範清遙心頭一沉,還真是百裡榮澤自己攬下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