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跟甄昔皇後之間的相處,其實更多的是自然而然。

就好像現在,範清遙在看見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下意識的詢問皇後孃孃的意見,甄昔皇後見範清遙開心,便也耐著性子在一旁出謀劃策,或許也正是這樣的真心實意,才更是讓人最為羨慕的。

範清遙跟甄昔皇後正走著,就是瞧見不遠處出現了一行熟悉的身影。

再是定睛看去,正是二皇子一行人。

此時的二皇子那邊可謂是人數眾多,劉淑妃和韓賢妃就站了兩個名額,再加上二皇子妃跟廖雨薇,遠遠望去,就見一群的女人擠在二皇子的身邊,好在二皇子生的比較高,不然怕都是要被淹冇了。

甄昔皇後瞧著這一幕,就是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這韓賢妃年輕的時候就是個冇有規矩的,偏生皇上有那麼一陣子就覺得韓賢妃是真性情,這些年韓賢妃也真是給皇上長臉,愈發的變本加厲,如今都是敢在這樣的場合把二皇子的妾侍推出來露臉了。”

廖雨薇跟範雪凝不同,今日潘雨露冇來,範雪凝纔是頂替了上來,雖然也有些不符合規矩,但又不是在宮裡麵,自冇有人斤斤計較。

但如今韓賢妃這是在做什麼?

光明正大的推著一個妾侍跟正妃強寵?

這還真是自己不要臉,帶得下麵的人也跟著不知道臉字怎麼寫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知道皇後孃娘應該已經很清楚二皇子身邊那些個複雜的關係了,索性就是將那日在二皇子府邸的事情給說了一遍,“很明顯現在二皇子被劉淑妃跟韓賢妃拉扯著打擂台,但究竟哪邊能贏就未可知了。”

甄昔皇後還真不知道有這檔子的事情,想著連她都寶貝的兒媳被一個妾侍給算計了,臉色就是陰沉得厲害,“韓賢妃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既然如此讓她撞撞也好,若二皇子真的被她拉去了,那就跟著她一起往南牆上撞吧。”

範清遙早就是熟知皇後孃娘是個什麼性格,聽了這話隻是笑了笑冇說話,反正母後總是比所有人都有分寸和頭腦,她倒是不擔心母後在宮裡麵會吃虧。

反觀一旁的韓靖宸,聽得可是一愣一愣的,在她的眼裡,皇後孃娘是大氣的,是端莊的,是威嚴的,但萬萬冇想到會是這樣的。

完全打破了她的世界觀好伐?

“母後如此護犢子真的好嗎?”一個冇忍住,韓靖宸就是嘀咕出了聲,察覺到自己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連忙無助嘴巴,下意識的就是準備下跪認錯。

哪裡想到甄昔皇後不但冇有責罰的意思,反倒是揚眉一笑,“本宮就是這麼護犢子,有什麼不好的?”

韓靖宸,“……”

世界觀再次碎一地的說。

甄昔皇後瞧著韓靖宸那既震驚又無奈還夾雜著幾分羨慕的樣子,臉上的笑容就更濃了。

她這輩子什麼苦冇吃過,什麼樣的日子又冇過過,正是因為都品嚐到了,更是不希望自己膝下的兒子和兒媳重複她的老路,她確實是西涼的皇後,但也同樣是一個普通的母親。

這世上,哪有母親不護孩子的道理?

範清遙見皇後孃娘眼睛有些濕濕的,就知道定是想起了曾經那些不好的日子,為了能讓母後好好的散心,她連忙給韓靖宸使了個眼色,兩個人一左一右陪伴著皇後孃娘,朝著湖邊花燈走了去。

主城的冰燈是真的美,尤其是護城河邊掛著的花燈,白冰雕刻,精雕細琢,其內燃燒著一根細細的蠟燭,從外麵往裡麵瞧著五光十色的。

這種美景,就連經曆過一世的範清遙都是冇見過的。

隻是看著看著,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然就顯現在了不遠處的人群之中。

同樣看見了那抹身影的韓靖宸,小聲對範清遙道,“我是不是看錯了啥?”

範清遙無聲地勾了勾唇。

看錯?

怎麼可能。

當今天子,誰能看錯!

難怪今日會讓妃嬪們先行出宮,原來竟是這個打算。

“母後,咱們去那邊逛逛吧。”範清遙攙扶著皇後孃孃的手臂,故意上前一步擋住了皇後孃孃的視線。

隻是可惜,甄昔皇後早就是看見了皇上。

今晚的皇上可是跟平日裡在宮裡麵大不一樣,脫下了刺眼的龍袍,換上了一身藏藍色的祥雲修長長袍,腰間掛著上等的羊脂白玉佩,隨著走路而一搖一晃的,當真堪稱的上一句玉樹臨風。

周圍不少的女子悄悄地瞧著四下打量的皇上,哪個不是悄悄紅了麵龐。

甄昔皇後看著這一幕,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難怪把我們都交給了兒媳陪著,原來是嫌我們礙眼了。”

韓靖宸連忙勸說著,“母後寬心,想來父皇也是想隨心出宮走走纔是。”

“不用幫著他說話,都是同床共枕了幾十年的人,誰又不瞭解誰呢。”甄昔皇後冷冷一笑,都說天子無獨寵,皇家無獨愛,那些大臣們是整日想著法的小選大選,恨不得將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都往宮裡麵塞,希望能成為皇上的枕邊人,皇上呢,為了維持朝堂也是無可奈何。

話是都這麼說,但這世上總還有一句話叫事在人為。

一個男人真的想要寵愛一個女子,隻要他想,就會有很多種辦法,而若他隻一味的屈居於所謂的事態,隻能說明是他自己不想罷了。

“這麼大的歲數了還整日想著沾花惹草,這是嫌後宮的女人還不夠多,恨不得把禦前都塞滿了各色女子,年輕時候就這個德行,老了老了還是如此,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

甄昔皇後罵著罵著,忽然就頓住了。

不是她口下留德,若是吐沫當真能殺人,她恨不得第一個淹死那個老渣男!

是她忽然覺得,皇上似乎變了。

變得哪裡不一樣了。

甄昔皇後再是仔細望去,越看越是心驚,越看越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第一個跟在皇上身邊的女人,可以說從皇上年輕時的不被先帝重視,再到現在的九五之尊,什麼樣子的皇上她冇有見過?

所以現在,甄昔皇後纔會更害怕,更驚恐。

隻因,她在現在皇上的身上,看見了二十年前的影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