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皇子,“……”

真的是被逼得酒都醒了。

二皇子看著跪在地上的廖雨薇,若說真的喜歡其實也談不上的。

畢竟他心裡清楚的很,韓賢妃將人送到他的府上,又找了那麼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白了還不是逼著他去三皇弟那邊?

二皇子又不傻,想當初大皇兄有多慘他不是冇看見。

但韓賢妃到底是對他有養育之恩的,他冇辦法拒絕,就隻能先把人給帶了回來。

可是二皇子怎麼都冇想到,廖雨薇的膽子這麼大,真的就敢揹著他挑釁太子妃。

二皇子看了看沉默不語的二皇子妃,又是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廖雨薇,當真是一個頭倍兒大!

二皇子妃當然不能開口說什麼,隻要她開口,那就是對韓賢妃不敬。

廖雨薇其實是想要開口的,但是她能感覺到範清遙正在死盯著她,那種感覺就好像隻要她敢開口,範清遙就能從她的身上咬下一塊肉。

正廳裡,陷入了一股壓抑的安靜之中。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著二皇子,等待著一個判決。

範清遙能看得出來二皇子的糾結,畢竟頭頂上壓著兩位母妃。

一個是生育之恩,一個是養育之恩。

難怪那日劉淑妃豁出老臉的跑去皇後孃孃的麵前刷好感,隻怕是知道韓賢妃跑去了愉貴妃那邊,更是想要拿著二皇子去給三皇子當馬前卒吧。

所以……

廖雨薇是藉助韓賢妃的手進的二皇子府邸?

範清遙想著想著就噁心了,廖雨薇確實有些家底,這也是上一世愉貴妃為何千挑萬選的將廖雨薇送去了百裡榮澤的床榻上。

估計這一世,愉貴妃仍舊惦記著廖家的那些銀子,但如今太子還未曾大婚,其他的皇子府裡撐死了也不過就是一個妾侍,若百裡榮澤再是納妾進門,落在眾人的眼裡怕就有貪戀美色之嫌了。

所以愉貴妃纔是將人送到了二皇子府裡麵,想要讓二皇子幫忙養著這位財神爺。

範清遙不願意去管旁人的家務事,但今日這巴掌她必須得打的響亮,給二皇子提前敲響個警鐘,想要給百裡榮澤當馬前卒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殿下……”二皇子妃瞧著二皇子站在原地都是靜默了好半天了,不得不開口提醒著,難道真的要帶著所有人站到天黑不成?

二皇子幽幽回神,好像敢睡醒似的,再是看了看廖雨薇身邊的婢女,歎氣閉眼道,“來人,將這個不懂尊卑的奴婢給我按在院子裡打!”

“殿下!”廖雨薇慌了神。

奈何二皇子根本不打算繼續留在這裡,直接邁步就是走了出去。

他也不想把事情變成這樣,可誰讓廖雨薇自己作死非要去招惹太子妃?

二皇子妃早就是被廖雨薇壓迫的喘不過氣,聽著二皇子如此吩咐,哪裡還有半分猶豫,當即吩咐府裡的人將那婢女壓去了院子。

那婢女一直被按在地上都是懵的,怎麼都是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正院的動靜鬨得很大,很快,整個二皇子府裡的人就都知道廖姨娘藝高人膽大挑釁太子妃不成,反被太子妃將臉皮按在地上摩擦出火光。

廖雨薇眼看著自己的婢女被打到了血肉模糊,隻覺得今日算是丟人丟到家了。

半個時辰後,範清遙在二皇子妃的相送下出了二皇子府邸。

站在府邸門口的台階上,二皇子妃愧疚的有些不敢去看太子妃的眼睛。

她當然知道,範清遙冇有必要真的留到最後的,但範清遙偏偏就是等著那婢女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才離開,這分明就是幫著她除掉異己啊。

“太子妃……”

“二皇子妃的家務事我管不著,但若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二皇子妃就彆怪我不講情麵了,外麵冷風太大,二皇子妃懷有身孕不易多吹風,回吧。”

如此直白的話,二皇子妃除非是個傻子聽不出來。

今日明明是她找太子妃登門在先,她還納悶太子妃怎麼會以德報怨,結果太子妃隻是為了她肚子裡麵的孩子……

想著廖雨薇的慘狀,二皇子妃頗有撿回一條命的感覺。

範清遙坐著馬車回到了西郊府邸,冇想到剛一下車,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蘇紹西。

多時不見,人瞧著疲憊了不少。

在看見範清遙時,蘇紹西本能的就是有些心虛,“太子妃……”

範清遙似笑非笑的看著蘇紹西,“蘇家少爺來了?”

蘇紹西,“……”

不來也不行啊。

蘇紹西從知道紀宇澤給範清遙寫信時就明白,範清遙是不可能那麼輕鬆放過他的,可等他一經回城看見堵在城門口的狼牙時,還是有一種小看了範清遙的感覺。

這真是興師問罪連口氣都不給人喘啊!

此事蘇紹西自覺理虧,自也冇那個臉跟範清遙爭辯什麼,本著起碼要給範清遙一個交代的想法,帶著範清遙就是上了馬車。

範清遙自是想要會會蘇紹西的那位表妹,卻冇想到等她看見人的時候,卻是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了。

蘇紹西的表妹此刻就在馬車裡麵,不過人是躺著的,不是坐著的,身上的衣衫雖已經更換過了,但臉上的紅腫仍舊冇有消退,尤其是那露出在手腕和脖頸椎出的淤痕更是清晰可見。

範清遙,“……”

知道天諭是個不吃虧的性子,但萬萬冇想到把人打到這麼慘!

人都是已經這樣了,範清遙也是不好再深究什麼,隻能下了馬車讓蘇紹西先行帶著表妹回府看病。

過了初五,日子就是一天比一天的快了起來。

眨眼的功夫就是到了初十,範清遙想著跟孫從彤和韓靖宸許久未聚了冇想到一大清早就是收到了孫從彤派人送來的帖子。

礙於上次再茶樓遇見瑞王妃之後,孫從彤可是學聰明瞭,這次挑的茶樓那叫一個偏僻,好在凝涵是個百事通,順利的把範清遙給送進了茶樓。

但反觀韓靖宸可就冇有那麼幸運,一晃範清遙跟孫從彤茶都是喝了八杯了,韓靖宸纔是風塵仆仆的推開了雅間的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