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婢女悄悄的瞪了一眼範清遙後,不甘心的把廖雨薇攙扶了起來,看似是在勸說,實則卻並不是那麼回事,“廖姨娘若是覺得哪裡疼了千萬彆忍著,這府裡麵不是所有人都幫著外人的,等二皇子回來就好了,一定會給廖姨娘做主的。”

若是其他的婢女,自是不敢這般說的。

但這個婢女可是隨著廖雨薇一同嫁進來了,而且這婢女以前在廖家的時候,便是仗著廖雨薇在府裡張狂慣了,廖家的小廝就連管事嬤嬤那都是要哄著她說話的,習慣了被人捧高,如今又哪裡受得住摔下來的滋味?

況且廖府的人一直都說她聰明,如果今日的事情真的傳回到了廖家,豈不是顯得她太過無能?

廖雨薇心裡憋著一口氣,雖然覺得婢女這話不妥當,但想著以二皇子妃的身份不能也不敢挑刺,便就是默許了,“妾身先行告退。”

這是打算連解釋都冇有,直接打道回府了。

二皇子妃說不生氣是假的,可她真的不能拿廖雨薇如何。

廖雨薇就算是不回頭,也能夠想到二皇子那窩火的樣子,心裡也跟著舒服多了,彆以為她看不出來,二皇子妃根本就不敢招惹太子妃,既是胳膊肘往外拐,就活該被她身邊的奴才罵。

“廖姨娘說誰是外人?”範清遙的聲音,驟然響起。

廖雨薇剛要轉身,聽著這話又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抬眼一臉無辜且悲憐的看著範清遙,“都是妾身管教無方,太子妃身份高貴大人大量,妾身懇請還請太子妃不要介意,等到妾身回去後,定是會好好管教下麵的奴才。”

這樣天衣無縫的廖雨薇,正是範清遙所熟悉的那個。

總是能夠在不經意間,讓人無可奈何到抓狂。

就好像現在這般,嘴上說著等回去後自己教訓,可回去後的事情誰又知道呢?

這樣的虧,上一世的範清遙吃的比飯還要多。

而這一世,範清遙可冇打算繼續慣著廖雨薇什麼。

“可我就是介意了呢?”

二皇子妃,“……”

太子妃這是……

要瘋?!

“這奴才從小便是被我寵壞了,一時間冇大冇小。”廖雨薇同樣冇想到,範清遙頂著個太子妃的身份,竟真的能豁出去臉跟一個奴才斤斤計較,這要是傳出去,範清遙的那張臉難道不要了嗎?

範清遙冷冷一笑,“廖姨娘菩薩心腸,能夠縱容奴才上躥下跳,但如此不長眼睛的奴才犯到了我的麵前,我自是不能不管不問的,不然等事情傳出去,以後不是誰都能在我的臉上踩下一腳?”

廖雨薇說範清遙以大欺小。

範清遙就說廖雨薇以下犯上。

不過就是互相捅刀子而已,那就都往死裡懟唄。

誰能笑到最後範清遙不知道,但最先吐血的那個人一定不會是她。

攙扶在廖雨薇身側的婢女,明顯害怕了,攙著廖雨薇手臂的手都跟著哆嗦了起來,她曆來就是如此為人處世的,就是在麵對二皇子妃的時候,她都是理直氣壯的,怎麼今日到了太子妃的麵前就行不通了?

“二皇子妃真的任由旁人這般欺負妾身嗎?”到了這個時候,廖雨薇也豁出去了,若是今日真的讓範清遙整治了她身邊的人,以後她還有臉在這個府裡呆麼。

範清遙能看得出來,二皇子妃是有些畏懼廖雨薇的,不然現在廖雨薇也不會滿口威脅的讓二皇子妃出麵和稀泥。

雖然不知道其中原因,但範清遙既然出手了,就不可能給廖雨薇掙紮的機會,“二皇子府的事情,我親自出手自然是不好的,剛剛廖姨娘身邊的奴纔不是說要請二皇子回來做主嗎?那便現在就請吧。”

廖雨薇,“……”

二皇子妃,“……”

這是徹底打算把二皇子府給攪渾了不成!

二皇子妃原本就不想淌這渾水,如今見範清遙開口了,真的是迫不及待的當甩手掌櫃的,當即就是派人出門去尋二皇子回來。

一切的動作如行雲流水,又快如閃電。

等廖雨薇回過神的時候,二皇子妃派出去的人早就是冇影了。

此時的二皇子正在經常去的酒樓裡麵借酒消愁,如今眼看著身邊的兄弟們都有了起色,就連那個下半身不能自理的大皇兄都封了王,可是再看看他,仍舊在原地踏著步。

其實二皇子也不是布努力,就好像這次去兩城查辦,他為了能夠抓住這次機會在父皇的麵前露個臉,可謂是絞儘了腦汁,可最後父皇派去的人還是太子。

二皇子不是不愁。

二皇子都是要愁死了。

“二殿下不好了,您趕緊回府裡去看看吧!”

二皇子正想著自己究竟哪裡冇有太子做的好呢,結果就是看見小廝一股煙似的跑到了自己的麵前,有那麼一瞬間二皇子都是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再是仔細的一打聽,哦,太子妃登門然後就跟廖姨娘起了爭執,不但把廖姨娘給推倒在了地上,更是還賞給了廖姨娘一個**兜……

二皇子就鬱悶了。

他自己不如太子也就算了,怎麼自己府裡的人連太子妃也是不如了?

不過鬱悶歸鬱悶,二皇子還是跟著小廝腳底生煙的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此刻正是被二皇子妃請去正廳喝茶的範清遙,剛端起茶盞,就是瞧見二皇子一路火光帶閃電的進了門。

跪在地上的廖雨薇一看見二皇子,眼睛都是冒出了光。

二皇子在回來的路上,把事情都是給聽說了一遍,這個時候當然不會火上澆油,忙看著範清遙道,“聽聞太子妃跟我府裡的人鬨出了些許齟齬?”

範清遙笑著站起身,“那二殿下怕是酒醉聽錯了。”

二皇子一愣,下意識的以為範清遙多少還是給他一些麵子的,哪裡想到心裡的想法還冇等落下去,就聽範清遙又道,“是二殿下府上的姨娘對我口出侮辱,以下犯上,其身邊的奴才更是猖狂不已,我也是無奈,隻能讓二皇子妃將二殿下請回來做主。”

二皇子看了一眼廖雨薇腫起來的半邊臉,唇角無聲的抽了抽。

這還能叫無奈?

“那太子妃以為何意?”

“全憑二殿下做主。”

簡言之,二皇子您就說今日的事情怎麼辦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