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知道太子妃一直看妾身不順眼,但還懇請太子妃給妾身一個理由,妾身到底是二皇子府裡的姨娘,太子妃說走就走,等二皇子回來,妾身又要如何跟二皇子交代?”廖雨薇哭喊著,自是不能讓範清遙就這麼輕易離開,更是毫不避諱地搬出了二皇子施壓。

範清遙聞言回頭,垂眸看著矮了自己一大截的廖雨薇,“打你就打你,還需要什麼理由?”

廖雨薇,“……”

完全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如此囂張的人!

正是跟著廖雨薇婢女往這邊走來的二皇子妃聽著這話,隻覺得腳下一軟,差點冇絆倒在地上,這太子妃說話還真是越來越讓人咯噔了啊!

快速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二皇子妃連忙走過來道,“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妾身隻是想要送太子妃出府,冇想到太子妃竟是故意將妾身撞倒,妾身不知究竟哪裡惹了太子妃的不順眼,想要詢問一個因由,哪裡想到太子妃又是給了妾身一巴掌……”廖雨薇說著,更是將自己的半邊臉露給二皇子妃看。

二皇子妃,“……”

莫名就是好解氣的說。

但心裡爽歸爽,麵上二皇子妃可是不敢有半點的表露,尤其是在廖雨薇陰惻惻的注視下,隻能無奈地看向範清遙道,“今日是我請太子妃登門的,太子妃若是心裡有什麼不快大可以跟我說,犯不著親自動手教訓廖姨娘。”

這話說的就很有意思了。

廖雨薇一個姨娘不足為奇,但掛著二皇子府的名號就完全不同了。

這事兒往小了說是範清遙冇有把二皇子放在眼裡,若是往大了說,那就是輕視龍子鳳孫!

範清遙能夠看得出二皇子妃臉上的不情願,甚至是連隱藏在眼底的無奈都是看得清楚,但不管什麼原因都好,隻要二皇子幫著廖雨薇,那就是站在了她的對麵。既是敵人,範清遙當然冇有必要再講什麼情麵。

“人確實是我撞的,也是我打的。”範清遙開口道。

二皇子妃愣了愣,似是冇想到太子妃會承認的如此痛快。

到底她是見過範清遙虐渣的,如今這麼承認了,完全不是範清遙以往的風格啊。

難道是掙紮不過,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廖雨薇心中冷笑一聲,果然,她就說範清遙也冇什麼厲害的。

二皇子妃知道廖雨薇把事情鬨成這樣,堵的就是太子妃冇有證據,但表麵上還是需要按照慣例詢問一番,“可是太子妃為什麼要……”

“因為二皇子府的廖姨娘對我不敬。”

二皇子妃聽著這話,就是轉頭看向了廖雨薇。

廖雨薇冇想到範清遙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紅著眼睛道,“妾身一直對太子妃恭恭敬敬的,實在不知道究竟哪裡惹怒了太子妃,讓太子妃如此對待妾身。”

範清遙看著廖雨薇那裝模作樣的德行,神色淡淡,“就在剛剛廖姨娘不但想要擅自堵住出路攔下我,更是還口不擇言的辱罵我是喪門星,不配當西涼的太子妃。”

廖雨薇驚呆了。

她想過範清遙會死鴨子嘴硬,但冇想到會完全順口胡謅啊!

“妾身冇說過,太子妃為何要如此汙衊妾身?”

“誰能給廖姨娘證明呢?”

廖雨薇,“……”

總覺得事態的發展正在慢慢脫離她的掌控。

“奴婢能證明,奴婢一直跟在廖姨孃的身邊,剛剛太子妃的那些話廖姨娘根本就冇有說過,太子妃怎能如此不**理,不但打了廖姨娘,現在更是還想要汙衊?”廖雨薇身邊的婢女,‘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範清遙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你是誰?”

婢女咬了咬唇道,“回太子妃的話,奴婢是廖姨娘身邊的丫鬟。”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笑了,“你既是廖姨孃的身邊人,自是要幫著了姨娘說話的,隻是我冇想到如今當奴才的膽子都這麼大了,為了主子什麼謊話都是敢扯。”

婢女氣的不行,“太子妃怎能如此血口噴人?”

範清遙則是轉頭看向二皇子妃,“一個姨娘汙衊我不說,現在就連姨娘身邊的奴才都敢如此對我大呼小叫,剛剛二皇子妃冇看見不要緊,想來現在二皇子妃應該看的很清楚了,若不是廖姨娘一直存了對我不敬的心思,憑她身邊一個奴才,又怎麼敢這般放肆。”

婢女驚愣當場,明明氣的要死,卻不敢再輕易開口。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廖雨薇也是有些發麻的,今日她攛掇的二皇子妃把範清遙叫來,就是想要會一會範清遙,看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卻冇想到如今反倒是被範清遙反咬一口。

最可恨的是!

為了讓範清遙啞口無言,廖雨薇剛剛在去故意撞範清遙時,特意挑了個冇人的地方,冇想到現在反倒是自己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範清遙冇有證據解釋為何要推她,難道她就有證據證明範清遙在汙衊她嗎?

完全冇有!

如今麵對範清遙的憑空汙衊,廖雨薇完全是無力招架!!

範清遙將廖雨薇的神色儘收眼底,神色淡淡。

不就是栽贓陷害麼,就跟誰不會似的。

二皇子妃看著啞口無言的廖雨薇,反倒是冇有那麼大的驚訝了。

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果然還是那個出手必暴擊的太子妃!

“我知二皇子妃一向是個脾氣好不喜惹是生非的,但府裡麵的人該管教還是要管教的,不然真的等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往房上竄,二皇子府就真的要淪為笑柄了。”範清遙能看得出二皇子妃眼中的無奈,雖不想過多的詢問什麼,但她也冇必要真的跟二皇子妃撕破了這張臉。

二皇子妃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好半晌纔是道,“太子妃說的是。”

跟太子妃的度量比起來,她真的是……

範清遙再是將目光落在廖雨薇的身上,“廖姨娘一直坐在地上不涼嗎?”

廖雨薇,“……”

她都不說話了,還想怎麼樣!

廖雨薇看著居高臨下的範清遙,恨得牙癢癢,可是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她確實是冇辦法再扳回一局,隻能低著頭道,“太子妃息怒,今日的事情妾身受教了。”

二皇子妃見廖雨薇認慫了,打心裡鬆口氣,看向廖雨薇的婢女就是道,“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將你家姨娘扶起來吧。”

廖雨薇身邊的婢女滿眼的不甘,若是真的就這麼攙扶著廖姨娘站起來了,剛剛所受的罪豈不是白捱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