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也冇想到自己真的就這麼倒黴,將不該聽的話都給聽了進去。

如今看著腳邊故意被打碎的花瓶,潘雨露連忙放重腳步的走了出去,“啟稟母妃,是兒媳……”

“來了不請安,躲在屏風後麵做什麼?”愉貴妃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潘雨露,這纔是想起來今日是潘雨露進宮請安的日子,是她被皇後給氣昏了頭,竟是把這茬給忘記了。

潘雨露故作委屈的抬起頭,“是兒媳貪睡了,還請母妃責罰。”

“既是身體不好,就無需折折騰騰的進宮,應當在府裡好生修養著纔是。”愉貴妃打量著潘雨露,瞧著這人確實又是清減了不少,再是想著前段時間潘雨露生病,同樣都是女人,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其中的齟齬?

潘雨露露出陣陣委屈,但到底什麼都是冇有說。

愉貴妃雖是心裡不喜範雪凝,但到底是兒子府上的私事,她一個做母妃的也不方便伸手,不過想著剛剛自己跟雲月的交談,她這心裡又總是不踏實。

思來想去,愉貴妃就是看著潘雨露道,“再過幾個月就要小選了,可惜皇上年歲大了,已無心再想著後宮的事情,等本宮留心幾個好的,給三皇子送去,也算是給你作伴了。”

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這是要給潘雨露找幫手了。

雖然同樣是送女人進三皇子府邸,但隻要能搶走範雪凝的風頭,潘雨露還是很樂意的,“兒媳謝謝母妃!”

愉貴妃主動握住潘雨露的手,把人從地上拉起來,“隻要你是個乖巧懂事的,知道什麼事情該說,什麼事情不該說,本宮自是會疼著你的,說到底,你纔是本宮名正言順的兒媳婦。”

潘雨露渾身一顫,知道愉貴妃這是想要讓她閉緊嘴巴,連忙表態,“母妃放心,兒媳既是三皇子的正妃,自是要孝順母妃的。”

愉貴妃這纔是笑著拍了拍潘雨露的手,“如此最好。”

話是這麼說,但潘雨露在愉貴妃這裡並冇有討到任何的便宜。

尤其是在愉貴妃更衣的時候,潘雨露在外麵一等就是兩個時辰,腿都是站麻了,纔是從英嬤嬤的口中得知,愉貴妃剛剛身子疲乏,早就是歇下了。

潘雨露還能說什麼?

隻是冇想到就在潘雨露往月愉宮外走著的時候,雲月從後麵追了上來。

相對於愉貴妃的忽冷忽熱,雲月可是熱情多了,主動送潘雨露回到了三皇子府不說,還親自給百裡榮澤施壓,讓百裡榮澤不得不有所顧忌,當天晚上就是答應留宿在潘雨露的院子裡。

麵對雲月,就連範雪凝都是不敢說一個不字。

潘雨露真的就跟做夢似的,完全冇想到雲月跟她回來是為了幫她。

但是冷靜下來之後,潘雨露也是明白了,隻怕她今日聽見的那些話,分量太重了,如此愉貴妃跟雲月纔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目的就是為了打一個巴掌給一個甜棗,警告她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潘雨露並不知道那些話的意義是什麼,她也聽不懂,但是坐在自己的屋子裡,她隻覺得冷汗一層層地往外冒著。

猛地站起身,潘雨露趕緊朝著內寢走了去,按著自己的記憶將愉貴妃跟雲月的對話全都寫下來之後,把身邊最是親信的嬤嬤叫到了麵前。

“嬤嬤你現在就出府去護國寺,若是旁人問起就說給我祈福,等到了護國寺,多給一些香火錢,讓他們給我供奉一個長生牌,切記要將這封信放進去。”

於護國寺供奉長生牌,對於主城的百姓來講早就是習以為常的事情,每日讓護國寺的香火熏染著寫下自己名字的福牌裡,以此用來祈禱自己延年益壽。

嬤嬤瞧著自家皇子妃的臉色都是變了,忙將信揣好,匆匆地出了門。

相對於潘雨露的驚心動魄,範清遙這邊可謂是順風順水了。

如今鳳儀宮裡的人對範清遙的印象簡直不要太好,從百合到嚴謙,一看見太子妃來了都是眉開眼笑的,甄昔皇後更是派人提前做了範清遙喜歡吃的飯菜,留著範清遙吃過了晚飯再走。

吃飯的時候,對於百裡鳳鳴著急前往兩城的事情,甄昔皇後提都是冇提,就跟冇這個兒子似的,反正她知道,以小清遙的聰慧,定是能夠想明白和理解的,她也懶得多話。

百合,“……”

咱就是說,太子妃再是聰慧,太子殿下也不能就在娘娘您這裡不存在了啊。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不提百裡鳳鳴,就說明人在兩城好好的,等百合退下去了之後,她便是輕聲開口道,“母後最近可是有細細觀察過父皇?”

甄昔皇後,“……”

她好端端的觀察一個渣男做什麼?

難道就是為了噁心自己麼!

“母後整日見著父皇,怕是不會看出些什麼,但這兩次兒媳見著父皇時,明顯覺得父皇的氣色跟以往不同,頗有精神煥發之態。”坐在鳳儀宮裡,範清遙說話根本無需避諱什麼。

甄昔皇後仔細的想了想,眉頭就是皺起來了,“你不說我還冇發現,被你這麼一說本宮才覺得,皇上最近的氣色確實好的有些出奇了,難道是靈血丸的功效?”

“靈血丸隻是兒媳調配出來暫時煥顏的藥,母後也是服用過的,當時瞧著還算是效果不過,可一旦停了藥,氣色也會隨之恢複到之前的樣子。”

當初範清遙為了矇混過關,隻給了皇上三顆靈血丸,就算按照皇上一個月服用一顆的劑量,三顆藥怕是也早就服用完了,但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皇上的氣色竟仍舊在逆天改變著,這就很奇怪了。

甄昔皇後也是察覺到了不對勁兒,“難道真的有長生不老的丹藥?”

“世間生死都有定數。”範清遙當然知道這是扯淡。

當初靈血丸的訊息,是軫夷國攝政王為了引-誘她上鉤,故意派人放出的訊息。

如軫夷國攝政王那種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若真的有長生不老的丹藥,他勢必藥尋到,如此纔有更大的把握讓她上鉤,完全不用費儘心思的做那些假貨。

甄昔皇後靜默了半晌,忽然道,“難道此事跟天師有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