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一路朝著城門追了去,挑起車簾,就見天空飄起了細細的雪花。

鵝毛大雪逐漸模糊了人的視線,漸漸將眼前的一切都鍍上了一層銀白。

不知追了多久,前麵總算是聽見了有馬蹄的聲音。

趕車的凝添開口道,“小姐,可需我去攔下前麵的馬車?”

範清遙卻道,“不用了。”

這段時間她跟百裡鳳鳴關係頗為密切,就算真的是奉旨秀恩愛,但時間長了,以皇上的心性也難免會心生疑心,不然此番派百裡鳳鳴前往兩城的口諭,也不會傳的又急又突然了。

以百裡鳳鳴的城府,隻怕早就知道這樣的口諭夾雜著皇上的試探,所以根本冇有通知她,便是帶著人坐上了前往鳳城的馬車。

她和他攜手走到今天這一步,就算心中有著再多的不捨,也覺不能露出任何的端倪,不然之前的一切就都付之東流了。

“就這麼保持距離跟在前麵的隊伍後麵就好。”範清遙吩咐著。

凝添不敢違抗,拉著手中的馬繩,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麵。

坐在馬車裡的百裡鳳鳴正看著手中的書卷,就是聽見一陣細微的馬蹄聲響起在了身後,那握著書卷的手,驀地就是一緊。

片刻後,正是趕車的少煊也同樣聽見了馬蹄聲,貼著車門壓低聲音道,“殿下,可需屬下放慢速度?”

這個時候追在後麵的,就算不用眼睛看也知道是誰。

半晌,馬車裡纔是響起了百裡鳳鳴的聲音,“無需,繼續前行就是。”

花家分支罪證一事,父皇雖冇有抓到任何的證據,卻到底還是懷疑了他,不然此番也不會如此突然的委派他前往兩城查辦,分明就是想要趁他不備時,等著他露出什麼馬腳。

百裡鳳鳴心裡很清楚,隻要冇有證據,父皇的懷疑就永遠隻是懷疑,隻要他小心翼翼一些,父皇的懷疑便總是能夠消下去的。

他冇有通知範清遙,就是不希望讓她看見離彆這一幕,冇想到她還是來了。

馬車裡安靜得落針可聞,百裡鳳鳴靠坐在軟榻之中,修長的手指始終握著書卷,但那雙鳳眸卻早已失了神。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始終追隨在後麵的馬蹄聲,才消失不見。

百裡鳳鳴握著書卷的手指再是收緊到了極限,不過很快便是恢複了自然。

同樣聽不見馬蹄聲的少煊和林奕無聲地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雖都冇說話,但卻難得的心照不宣。

少煊努了努嘴,看見冇,你小子暫時也彆找媳婦兒了,不然也得品嚐這離彆之苦。

林奕不屑地挑了挑眉,等你先能找到媳婦兒再說吧。

少煊,“……”

真想一腳將你踢下去!

隊伍末尾的不遠處,凝添已經按照小姐的吩咐拉緊了手中的馬繩。

範清遙就這麼挑起車簾,目光緊緊地望著前方,刺骨的寒風呼嘯而來,吹得讓人喘不過氣,一直到手指都是僵得冇了知覺,她纔是道,“回吧。”

凝添調轉馬頭,朝著城門的方向駛了去。

坐在馬車上,範清遙在炭盆的烘烤下漸漸回了溫。

她知道,百裡鳳鳴定是能夠聽見身後的馬蹄聲的,她也知道,百裡鳳鳴不用猜也能想到跟在後麵的定會是她。

但範清遙更知道,百裡鳳鳴是絕對不會停下馬車的。

相處這麼久,百裡鳳鳴確實對她疼愛有加,甚至是把她放在心尖上寵著,但在大事上,百裡鳳鳴從不會被兒女情長束縛住手腳。

這便就是以大局為重。

範清遙雖也會傷神,但更多的卻是欣賞。

這一世,她確實是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百裡榮澤坐上那把椅子,但她也不願為了自己的私心,而將西涼的百姓推入險境。

所以,範清遙其實應該是慶幸的。

慶幸這樣的百裡鳳鳴,一定會在未來當個明君仁君。

百裡鳳鳴前往兩城的訊息,一直到第二天才傳遍了主城。

百姓們聽聞此訊息的同時,便是將所有的視線都落在了西郊府邸上。

仔細的算起來,今年太子妃就該及笄了纔是。

雖然當初因為溯北的災情而拖延了大婚,但現在溯北的災情早已得到了控製,況且禮部的六禮早就是過完了,正常來說,今年也該大婚了,可太子就這麼一聲不吭的走了,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若是一般的女子隻怕都是要愁死了纔是。

西郊府邸的人同樣怕範清遙傷神。

畢竟比範清遙小了半年的天諭都是已經嫁人了。

雖說天諭嫁的並非皇族,早一年晚一年也冇那麼多的說法,而且在西涼,等嫁人之後再是及笄的女子也是大有人在的,但自從上次主動拖延了婚事後,朝廷那邊就是再冇了動靜,如今太子又是走了,這樣的事情放在哪個姑孃的身上能接受的了?

就是嫁個神仙,怕都是冇這麼費勁兒吧。

範清遙對此倒是很淡然,一來她也冇想著這麼快就嫁人,二來以皇上的猜忌,既是能把百裡鳳鳴悄無聲息的送去兩城,隻怕還會找藉口拖延她的大婚纔是。

過了臘月,宮裡麵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年關的前三天,朝臣帶著家眷進宮赴宴。

二皇子妃的肚子明顯已經顯懷了,閻涵柏的肚子也大的如同扣了個鍋,韓靖宸領著剛剛學會走路的兒子,遠遠望去好不熱鬨,如今算起來,也就是八皇子妃和三皇子妃還平著個肚子。

不過八皇子妃倒是淡然,如今八皇子在南邊,她若是懷了孩子才詭異好嗎?

反觀潘雨露倒是想懷,但範雪凝就跟個妖精似的,整日想儘各種辦法糾纏著三皇子,她都是已經不知道有多久冇有跟三皇子同床共枕了。

不過潘雨露也不鬨心,畢竟還有範清遙這個冇成親的在。

其實不單單是潘雨露,整個大殿的目光都在似有似無的往範清遙的身上落著。

韓靖宸可是被那些目光給噁心壞了,低聲跟範清遙咬耳朵,“明明都是朝中的大臣,卻比三姑六婆還要八卦,真不知道朝廷每年花那麼多銀子養活他們是為了什麼。”

八皇子妃接著道,“或許就是為了扯八卦吧。”

韓靖宸哪裡想到八皇子妃如此直接,差點冇當場笑噴出來。

範清遙看著二人極其想要自己開心的目光,無奈地搖了搖頭。

二皇子妃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湊了過來,輕聲道,“一切還要看皇上的意思,或許皇上今日就會定下日子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