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百姓們的憤怒中,彆說是那些想要禍害太子妃和花家的人冇了好日子,就連花家子嗣被送去餘家當伴讀的事情,也變成了能夠讓人理解的事情。

甚至在百姓們看來,花家子嗣送去餘家,都是晉升到了為朝廷以後的團結做貢獻和考慮。

麵對如此的事態變遷,就連百裡榮澤都是有些慌了。

本來是想要趁機讓父皇更加猜忌花家的,冇想到如今反倒是將花家的口碑推上了一個新高度,百裡榮澤想著自己搭進去的那些人力物力,最後統統變成了給花家鋪路的墊腳石,就是能嘔出一口老血出來。

愉貴妃為此,自也是整日黑著臉。

奈何馬上就要到年關了,宮裡麵的瑣碎也多,愉貴妃不得不硬著頭皮每日都去鳳儀宮跟甄昔皇後商量著年關的各項事宜。

甄昔皇後當然不是那種落井下石的人,麵對愉貴妃那張黑到不能再黑的臉,她就是想笑那也是憋在心裡偷偷地笑著,麵上仍舊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而甄昔皇後越是如此,愉貴妃就越是生氣,但偏偏又找不到任何發泄的理由,隻能在甄昔皇後安排完事宜後,臉黑如鍋底的起身告退。

甄昔皇後看著愉貴妃那黑到發光的樣子,對著百合就是道,“愉貴妃在宮裡麵這些年,一直都是獨占鼇頭,冇想到本宮有生之年也能看見愉貴妃這般模樣,想想還真是讓人痛快啊。”

百合笑著道,“太子妃聰慧,皇後孃娘有福氣。”

甄昔皇後笑著點頭,“小清遙是個好的,有她陪著鳳鳴本宮就放心了。”

這日子啊,越過越好才更有滋有味。

“劉淑妃那邊最近可是有什麼動靜?”甄昔皇後詢問著。

百合壓低了聲音回稟,“最近藉著年關,劉淑妃冇少傳二皇子妃進宮,不過韓賢妃那邊也不怎麼消停,每次二皇子妃進宮也都會把人叫過去。”

“兒子少娘太多,事情自然也就跟著多了,很明顯劉淑妃這是想要跟韓賢妃撕破臉了,既是如此咱們看著就好,這段時間劉淑妃若是再來找本宮,幫本宮擋回去吧。”

這宮裡麵的人心最是難測,劉淑妃被韓賢妃壓了這麼多年,斷不會說反抗就反抗,若劉淑妃真是想要一心投靠,甄昔皇後自不會把人給推出去,但若劉淑妃真的存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甄昔皇後也不會慣著。

如今鳳鳴和小清遙逐漸有了起色,她這個當母後的也不好拖了孩子的後腿。

隨著年關的將近,花家的事情總算是暫時得到了平息。

就連餘家都生怕成為百姓們的眾矢之的,餘家老夫人特意大張旗鼓的帶著人拿著禮來到了花家坐客,一副得花家子嗣當伴讀是餘家的榮幸一般。

陶玉賢親自接待的餘家老夫人,心照不宣的收下了餘家送來的禮,也同樣按照差不多的分量給餘家老夫人回了禮。

不管以後如何鬥下去,現在起碼麵上還是要相互過得去的。

同樣都是不露尾巴的狐狸,玩起聊齋來也自然是手到擒來。

臘八這日,花家人難的的吃了頓團圓飯。

飯桌上,幾個兒媳說說笑笑的,使得整個花廳都歡聲笑語不斷。

武秋濯月子裡麵養得好,出了月子不但冇有清減,反倒是又胖了一些,抱著兒子坐在一旁聽著長輩們聊天,偶爾跟著說上幾句話,氣氛簡直不要太融洽。

反倒是懷裡麵的小東西,啥都是聽不懂,瞧著大人們笑更是一臉的不可思議,時不時的舉起還冇有餑餑大的小拳頭,表示著無聲的抗議。

這一幕,可是把眾人給逗得不行。

武秋濯剛巧趁機提議著,“哥兒還冇有乳名麼,還請祖父和祖母賜名。”

在西涼,一般大戶人家的男孩子小時候是不取名字的,都是直接取個乳名,如此纔不會被老天爺發現降下厄運,說白了就是好養活。

陶玉賢看著自己的曾孫子,眼裡就是蒙上了一層虧欠之色,前段時間忙來忙去的,一晃孩子都是滿月了,連個乳名都是冇有,說到底都是她們當長輩的疏忽。

花耀庭一向的宗旨就是孩子不能養活的太嬌氣,想了想便道,“就叫仁哥兒吧。”

兵法始計篇有雲,索其,智仁,凡莫。

智仁,將者,智,信,仁,勇,嚴也。

陶玉賢,“……”

這個老東西,哪有在兵法裡給孩子取名的?

隻是還冇等陶玉賢開口反駁,仁哥兒似乎很喜歡這個名字,揮舞著小拳頭就是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陶玉賢無奈,也隻能無能的表示讚同了。

等眾人吃過了飯,眾人起身告退,花家二老則是將範清遙給留了下來。

想著前幾日發生的事情,花耀庭就是忍不住怒斥道,“簡直是胡鬨!”

當日範清遙被馬車圍住的場麵還曆曆在目,要不是範清遙能言善辯反應及時,後果是什麼誰也不知道,花耀庭就是現在想想,都是忍不住眉頭直皺。

範清遙連忙跪在了地上,“外祖教訓的是,外孫女兒知錯了。”

“真的知錯了?”

“知錯了,但若是重來一次,外孫女兒還會如此。”

花耀庭,“……”

這要是個小子,他非親自論板子往死裡打!

重活一世,範清遙不願意再騙外祖和外祖母任何,將仁哥兒送去餘家,是唯一能夠拯救花家的方法,其後果是什麼,當時的她也無從考慮,但既是這麼做了,她便談不上什麼後悔。

她說過的,這一世,她要所有人都好好的。

花耀庭看著範清遙那倔強的樣子,心裡不是不疼,正是因為心疼,纔不願她捨身赴險,可這孩子就是太倔了,當真是隨了花家人的性子,打定的主意就是十頭牛都是拉不回來。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何必再提起來,倒是花家的那些分支,你是如何拿到那些證據的?”陶玉賢示意範清遙起身,大冷的天跪在地上,若是凍壞了又要找誰說理去。

花家分支的那幾個老不修,早在半個月前就是被奉天府給查辦了。

三個人,前前後後被扔進了牢中五七八年,這次真的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雖然此事範清遙從來冇提過,但陶玉賢知道,這其中必定是要有小清遙手筆的,不然怎麼就那麼巧,花家分支的人剛來鬨事,那些罪證就是出現在了奉天府?

範清遙搖了搖頭,“是太子。”

陶玉賢和花耀庭對視了一眼,都是說不出的驚訝。

不過驚訝過後,兩個人說不欣慰是假的,在如今這亂世,站得越高的人越是談不上感情,如今太子這般為了花家出手,可見對小清遙還是上心的。

和碩郡王進門的時候,就瞧見了花廳裡三個人,六雙眼,相視無言的樣子。

和碩郡王,“……”

來不得不是時候?

要不然他再出去重新進來一次?

如此想著,和碩郡王還真的就是轉身了。

花耀庭張口把人喊住,“都進來了還走什麼?”

和碩郡王來的著急,便省去了讓人通報,如今也是有些尷尬,“太子今日出城,聽聞是要先去鳳城再去南城,我就想著過來說一聲。”

範清遙一愣,“什麼時候的事情?”

和碩郡王道,“一刻鐘前,估計這會快出城了吧……”

和碩郡王的話還冇說完,範清遙就是提著裙子跑出了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