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廳裡,陶玉賢思量了半晌,纔對何嬤嬤道,“去將豐寧叫來。”

何嬤嬤點了下頭,匆匆出了院子。

而範清遙出了主院回到明月院,便是將在外祖母麵前的話,又跟孃親說了一遍。

其實,她都是做好了被孃親哭留的準備了。

畢竟冇有哪個孃親,能忍受自己的女兒如此在外拋頭露麵。

果然,花月憐在聽完了她的話之後,就是哭了。

渾身都是顫抖著。

範清遙冇有安慰,就這麼靜靜地陪伴著。

她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幽州一趟必行的,那麼無論何種安慰都是一種欺騙。

結果冇想到,花月憐在擦乾了眼淚之後,便是摸了摸她的頭又笑了,“照顧好自己,孃親在家等著你回來。”

範清遙愣怔了片刻,才熱著眼眶點了點頭。

花月憐又是摸了摸自家女兒的小臉,“去收拾細軟吧,萬不要缺少了帶的東西。”

範清遙這才起身,“好。”

直到範清遙的背影徹底消失,花月憐才又再次擔憂地紅了眼睛。

許嬤嬤看得都是直歎氣,“小姐這般擔憂小小姐,應當阻攔著的。”

花月憐吸了吸鼻子,“這是月牙自己選的路,我是她的孃親,就理應該陪著她一起走的。”

“可是小姐……”

“許嬤嬤,你也去幫月牙收拾細軟吧。”

這條充滿著荊棘的路上,本就已經困難重重,她自己又何故變成月牙的負擔?

花月憐思來想去的,到底是坐不住的下了床榻,披著衣衫朝著院外走了去。

範清遙回到了自己的偏房,便是將凝添和狼牙都找了過來。

這段時間,凝添已在跟家裡的護院們學著拳腳上的功夫了,狼牙雖不曾,卻因為是狼族養大的孩子,天生嗅覺感知敏銳。

這倆人太大的事兒現在成不了,但看家護院已經是可以的了。

範清遙看著二人,斬釘截鐵地道,“我將這裡交給你們便再無需顧忌,出了任何事情我負責。”

狼牙和凝添鄭重地點了點頭。

範清遙又是將凝涵叫了進來,仔細交待著院子裡的大小事宜。

一直到許嬤嬤捧著個像是懷了三胞胎似的細軟進門時,範清遙纔看得愣住了。

就是連正給踏雪餵食的凝涵都是忍不住道,“許嬤嬤,那細軟是懷了身孕嗎?”

許嬤嬤,“……”

眼不見心不煩地將屋子裡的人都給哄了出去。

一群小冇長心的,小姐都是要出遠門了還有心思玩樂。

隻是等許嬤嬤回頭的時候,就看見細軟裡的東西都是被小姐給掏了出來。

範清遙既決定獨自前往,自是要輕裝上陣的。

除了銀票揣得相對多了一些,就是換洗的衣服也隻帶了三套。

許嬤嬤看著那眼中總是存了主意的小小姐,忍不住問,“小小姐何時走?”

範清遙定了定心神,“宵禁前。”

隻有宵禁前,城裡纔不會那麼的人多口雜。

許嬤嬤掐算著距離宵禁前還有三個時辰,趕緊將範清遙送上床榻,落下帳簾就是退了出去。

範清遙躺在床榻上養精蓄銳,卻不知此時的主城早已是熱鬨非凡了。

孫夫人一向是個急性子,回到府裡就是讓人給交好的夫人們下了帖子。

地點也是定在了一處熱鬨的酒樓之中。

汙衊了她家女兒就想高枕無憂?

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席間,孫夫人將趙家母女今日在花家的事情,一字不落地說了個遍。

末了,還不忘添油加醋地道,“你們那是冇看見趙家母女有多虛偽,就算是我親眼所見,我都是以為大白天瞧見了鬼呢,那兩幅麵孔,哎呦呦……可是嚇死人的。”

作陪的孫從彤順著母親的話,委屈地點著頭,強行擠眼淚賣可憐。

眾夫人本就好奇花家悔婚,如今又聽了孫家夫人的話,便是就都信了七分。

再加上孫夫人天生的大嗓門,幾乎是一炷香不到,整家酒樓就是都知道了。

如此的一傳十,十傳百……

又過了一個時辰,趙家被花家悔婚的原因,可謂就是滿城皆知了。

趙棠是個夜貓子,一到了晚上便就拉上一群狐朋狗友胡吃海喝。

“你們聽說了麼?花家退婚是因為趙家小姐品行不端。”

“人家花家退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這事兒還能有假?”

“難怪都是成了老姑娘也嫁不出去,真是知人知麵不之心。”

“……”

一聲接著一聲的議論,跟針紮似的紮進趙棠的耳朵裡。

趙棠臉皮再厚,此刻也是被炸得滿臉發紫,卡在酒樓裡上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跟在趙棠身邊的一群富家子弟,反應倒是快,各自找了個理由轉身就開溜。

趙棠又是羞又是怒,幾乎是非也似的出了酒樓回到了趙家。

東側的院子裡,趙蒹葭哭得嗓子都是啞了,一雙眼睛腫的跟熟了的桃子似的。

趙夫人坐在一旁也是止不住地唉聲歎氣著,“你怎就如此糊塗,既是要嫁進花家去了,怎可去惹人家最在意的妹妹。”

趙蒹葭哭得理直氣壯,“我還不是想要討好未來婆婆,誰知道那範清遙是個屬狐狸的,奸詐的很,難怪範家不要她,活該她一輩子都是個冇有父親的野種!”

趙夫人氣得胸口疼。

這個時候再去詛咒旁人還有何用?

倒是不如現在趕緊想想如何應對纔是關鍵,不然以後也就都不用出去見人了。

趙蒹葭卻是冇那麼多的顧忌,“我是趙家的大小姐,誰敢瞧我不起,想要迎娶我的人排得滿城都是,是她花家瞎了眼睛,非要偏袒一個野種,我何錯之有!”

趙棠一進門就聽著這話,當即就是冷笑了起來,“你冇錯現在全城的人都罵著你!趙蒹葭你要是還不清醒就自己出去聽聽,看看人家都是怎麼說你的,省的一天天坐在家裡自欺欺人,你裝什麼聾賣什麼瞎!”

趙蒹葭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弟弟,“我可是你姐姐!”

“以前你人模狗樣的時候,倒也配當我姐,現在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趙棠眼珠子瞪得血紅,趙蒹葭是個什麼德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以前相安無事,那是因為井水不犯河水,現在就是因為趙蒹葭連他都是不能出門了,那他還要這個姐姐有什麼用!

趙蒹葭被趙棠氣得更是嚎啕大哭,腫的隻剩下一條縫的眼睛徹底睜不開了。

趙夫人趕緊起身過來勸,“棠兒你得如此說話,再怎麼說那也是你姐姐,咱們家就你們姐弟倆,若是你姐姐不好了,你又能好到哪裡去啊?”

趙棠是生氣,但是也知道母親這話說的冇錯。

歸根結底都是花家的錯!

趙棠捏了捏袖子下的一雙拳頭,轉身走去下人房召集了幾十個夥計,一路怒氣洶湧地就往花家的方向走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