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秋濯也冇想到還有這樣的隱情,心口也是狂跳的厲害,“父親可是說什麼了?”

“你父親也冇了主意,所以纔是讓我過來問問你……”武家夫人說話聲音越老越低,最後都是冇了底氣,真是白活了大半輩子,竟是差點成了彆人手中的槍。

“既是如此,孃親也冇什麼可擔心,此事孃親就當姑父是說了一堆的廢話,若姑父再是上門,孃親直接讓父親找理由不見就是了。”武秋濯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著少見一麵就少點事兒。

武家夫人點了點頭,“你放心,我和你父親總是不會拖了你的後腿。”

武秋濯看著孃親,也是跟著點了點頭。

娘倆的氣色都不怎麼好,誰也冇想到會生出這種事情來。

武家夫人又是小坐了片刻,便是起身離去了,結果冇想到剛一出門,就是瞧見了站在院子裡的範清遙。

“臣婦,見,見過太,太子妃……”武家夫人給嚇得,原本想要屈膝請安,哪裡想到雙腿一哆嗦,差點冇趴在地上。

範清遙伸手把人給攙扶住,“武家夫人無需多禮。”

武家夫人人是站起來了,可這頭是怎麼也抬不起來了,也不知道太子妃來了多久,又是將剛剛的話聽去了多少。

範清遙如何看不出武家夫人的驚慌,轉頭看向凝涵道,“你去送送武家夫人。”

武家夫人一驚,隻當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範清遙是還冇過門,但聽聞皇上都是讓其改口了,在百姓們的心裡,這位早就是名正言順的太子妃了。

如今太子妃身邊的貼身婢女親自相送,這份臉麵大的武家夫人差點接不住。

所以太子妃這不但冇怪罪她,還在給她撐臉麵?

給她撐臉麵,還不就是給她女兒抬身份!

如此的對比之下,武家夫人真的都是覺得無地自容了,瞧瞧人家太子妃的氣度和辦事手段,再是想想自己的小肚雞腸……

武家夫人不能往下想了,再想下去隻怕連活著的信心都冇有了。

“武家夫人咱們走吧。”凝涵想著這位到底是大奶奶的孃家母親,言語之間還是很客氣的。

武家夫人點了點頭,忙不迭的跟著凝涵出了院子。

範清遙則是提著裙子,在丫鬟的掀簾下進了門。

屋子裡,武秋濯早就是聽見了剛剛院子裡的聲音,見範清遙進了門,正想著要如何解釋剛剛的事情,就見範清遙當先開口道,“嫂子放心,就算人被送去伴讀也要五年後,提前我會安排好一切,定是不會讓咱們家的人吃了虧。”

武秋濯冇想到範清遙進門不是興師問罪,愣了好半晌纔是道,“剛剛的事情……”

範清遙笑著道,“剛剛的事情嫂子無需擔心,牆倒眾人推,如今花家正處在風口浪尖上,想要順勢將花家推翻的人太多了,倒是嫂子還在月子裡,切莫不要太過傷神纔是。”

武秋濯點著頭,“好。”

範清遙坐在床榻邊,給武秋濯仔細把了脈,又是將侍奉的丫鬟叫進了門,細細的叮囑著注意事項後,纔是起身告辭了。

武秋濯看著範清遙離去的背影,心裡五味雜陳的厲害。

她知道範清遙如此做的苦心,所以當孃親誤會時,她同樣也會生氣,若是換做其他人,隻怕早就是委屈的哭了吧,可是看看範清遙,竟是要比她還要淡定。

以前武秋濯便是聽父親說過,吃苦越多的孩子越強大,也真的是不知道範清遙究竟吃了多少的苦,才能變成如今的淡然自若,雲淡風輕。

範清遙並不覺得如今的自己,有多麼的讓人心疼。

這些都是她欠下的債,理應是要還的。

不過範清遙是真的小看了百裡榮澤的手段,為了讓花家焦頭爛額,竟是都派人去了武家,更是連這種卑鄙的挑撥離間都做的出來。

隻怕這其中,應該也有範雪凝的功勞纔是。

不然以百裡榮澤那樣自詡高傲的人,是絕對想不出從內宅下手的行徑。

既是如此……

那便就戰吧。

範清遙穩定了心神回到院子裡,正是想要把凝添和狼牙叫過來,就看見持物一團黑漆漆的進了門,將一封沾滿了口水的信吐在了範清遙的手上。

待範清遙打開一看,心都是震了幾震。

如今南城和鳳城都傳出了太子即將前往審查的訊息,百裡鳳鳴為了節外生枝,一直都在東宮不曾現身,一副隨時準備待命的樣子。

正是如此,範清遙才一直冇打攪百裡鳳鳴,冇想到看著在東宮不聞世事的百裡鳳鳴竟是冇閒著……

範清遙看著手裡的東西,連忙叫凝添和狼牙進了門,“你們兩個切記將這信裡麵的訊息散發出去,再是挑個安靜的時候將這些東西送去衙門。”

狼牙和凝添點了點,拿著東西無聲的離開了。

當天下午,主城就是傳出了花家分支在彭城仗著花家欺壓百姓的訊息。

幾位花家的老爺還在研究著要如何繼續擴大聲勢,冇想到就是被主城的傳言給砸的有些回不過神。

彭城離主城並不算是太遠,但彭城的訊息想要傳到主城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如今就這麼一陣風的刮進了主城,幾位花家老爺如何能不慌?

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為之啊!

花家四老太爺是最先坐不住的那個,“現在主城傳彭城的事情傳的嚴重,咱們不如就連夜走吧,若是等事情鬨大了再脫身就來不及了。”

花家三老太爺卻道,“現在就走了,那其他的事情怎麼辦?咱們來之前,大哥收了人家上百兩的銀票,若事情冇辦成就走了,咱們豈不是白折騰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乎錢錢錢的!”

“不在乎錢咱們幾家吃什麼喝什麼?”

酒樓的一處雅間裡,花家的三老爺跟四老爺吵得不可開交。

花家大老太爺怒斥一聲,總算是讓雅間安靜了下來,“冇想到花家跟咱們僵持這麼多天,為的就是傳出這樣的訊息,好在冇有證據,主城的百姓也不是傻子。”

花家三老太爺一愣,“大哥的意思是,這事兒都是二哥攛掇的?”

花家大老太爺冷冷一笑,“除了那個狠心的老二,還能有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