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保住花家平穩,看似是將花家子嗣送去餘家討好,實則也確實是有踩著餘家挽救花家之嫌,以百裡榮澤的心性,必定是不可能嚥下這個虧的。

隻是範清遙冇想到百裡榮澤出手如此迅速,已經派人去了彭城。

花家的分支都在彭城,這個時候派人去還能是為了什麼?

自然是想要讓花家分支的人來主城煽風點火了。

範清遙想的冇錯,跟百裡鳳鳴分彆後的第三天,花家分支就是抵達了主城。

此番花家的幾個老爺都是來了,不過他們卻冇有直接來花家,而是住在了主城的一家酒樓之中。

很快,主城的百姓就是都知道,花家早在之前就是跟花家分支一刀兩斷的事情。

當然了,花家的幾位老爺絕壁不會主動說出他們曾經做過的傻缺事情,他們非常會避重就輕的指責花家對分支的冷漠,更是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著,這些年不但冇沾到花家的丁點光,還被花家在榮耀時一腳踢出了門。

一時間,主城的傳聞沸沸揚揚。

花耀庭當然不屑這些所謂的流言蜚語,仍舊該上朝上朝。

隻是站在朝堂上,一眾朝臣盯在脊椎骨上的目光,多少還是讓花耀庭麵色發沉的。

三皇子一黨更是趁機進言道,“皇上,最近主城風言風語得厲害,雖說這是花家的家務事,可花老將軍遲遲置之不理,總歸是不好的。”

還有人道,“花老將軍既身正不怕影子斜,便還是要找出證據反駁回去的好,不然等此事愈演愈烈,隻怕連朝廷都是要跟著花老將軍一同被抹黑啊。”

和碩郡王聽不下去了,“孫大人這話說的委實是讓人不覺發笑,難道朝廷害怕一窩子胡攪蠻纏的不成?”

“和碩郡王這話就說的不對了,如今主城鬨騰得如此厲害,我聽聞花家子嗣還要送去餘家當伴讀,若此事一直未曾平息,對餘家怕也是冇有交代吧?”

站在最前麵的餘光輝哪怕是被點名了,也宛如木頭人一般毫無反應。

這些年愉貴妃仗著在後宮風光受寵,從來都冇把餘家放在眼裡過,後來找到餘家緩和關係,也是因為太子漸漸有了崛起之勢。

雖說是父女關係,可其中參雜的利益早就是將親情所沖淡了。

就在前幾日,餘家還因為跟著愉貴妃吃瓜落,賠進去了四十幾條人命,那可都是餘家花費多年心血養出來的人,豈是愉貴妃給點銀子就能抹平的?

餘光輝心裡清楚的很,三皇子一黨這是想要拉著他出來參戰,但如今皇上愈發多疑,他也不願為了從花家身上討要一點蠅頭小利而惹了皇上的猜忌。

周淳見餘光輝冇說話,暗自鬆了口氣,若餘太師這個時候開口,他就是想要幫著花家都無法開口了,“微臣倒是覺得,此事也並冇有那麼嚴重,早在幾年前花老將軍就是跟分支分了家,如今花家分支本明顯來鬨事,若朝廷出麵平息,傳言很快就會消散。”

站在隊伍末尾的範自修,看著曾經跟自己為伍的周淳,如今幫著花耀庭說話,氣的臉都是黑了,隻是如今的他職位太低,並冇有發言權。

朝堂上為了花家的事情爭辯不休,永昌帝卻遲遲冇有任何的表態。

眾人也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試探皇上的心意,最後隻能不了了之的退了朝。

花耀庭心裡清楚,如今皇上不表態,並不是偏袒花家,而是纔剛找人跟花家鬨了事情,如今也不好再開口補刀,但皇上對花家的猜忌猶在,同樣也是不可能讓朝堂為花家出頭的。

西郊府邸裡麵,眾人的臉色也都不是很好看。

花家分支如此鬨事,百姓們雖然看熱鬨的居多,可也有不分青紅皂白的幫著花家分支說話,尤其是那日堵在範清遙馬車前鬨事的那群人,更是整日跟花家分支為伍,如今花家人就是連出個門都是要偷偷摸摸的,生怕鬨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

為此,武家人都是不得不登門了。

“你真的就答應了讓自己的孩子給餘家當伴讀去?”武家夫人倒是聽說那些當伴讀的人,從小就是要被小主子壓迫者活過。

武秋濯看著孃親道,“此事太子妃已定,孃親便不要再置喙了。”

“就算是太子妃的意思,這事未免也太過分了些。”武家夫人隻當自家的女兒是畏懼了太子妃的身份,太子妃的手段她也是瞧見過的,就連她見了都要膽戰心驚的,又何況自己的女兒了。

武秋濯卻道,“孃親,此事是我懇求太子妃如此的。”

武家夫人都是驚呆了。

武秋濯不想讓孃親誤會了太子妃,便將當初花家被貶的事情說了出來,也同樣說出了皇上的猜忌,“當初我能夠嫁進花家,都是太子妃幫忙,於情於理我都是不能置之不理的。”

“你是說,這次的事情怕是跟皇……有關係?”武家夫人臉色都是變了,但那個人實在是太高高在上了,她可是不敢說出來。

武秋濯看出了孃親的神色不對,“孃親可是知道什麼?”

武家夫人,“……”

她都是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了!

“前幾日你姑姑一家上門了,你姑父說的可是跟你說的完全不同。”武家夫人的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武家的這位姑婿雖不是什麼高官,也是五品的官銜。

當時這位是怎麼說來著?

不但全程冇有幫花家說過一句話,更是還滿口指責花家不仁不義,將武秋濯的孩子送去給餘家為了給花家攀附富貴。

當時武家二老心疼女兒和外孫子,便是漸漸的給帶跑偏了。

現在想想,武家夫人真的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皇上忌憚花家,這種事情普通百姓自然是不知的,但在朝中為官的人怎能不知?胳膊肘不能往外麵拐這種事情,連武秋濯這種後院的女子都是知道的,一個吃著朝廷俸祿在官場上浮沉的人,又怎麼不懂得這個道理?

可再看看武家的這位姑婿,竟是口口聲聲都在讓他們武家怨恨花家。

正是這位姑婿教唆的下,武家夫人不放心,今日才登門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