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禦書房,範清遙的心裡始終無法平靜。

皇上那張臉實在是年輕的太過詭異了,她確定那絕不是靈血丸能夠帶來的功效,可如果靈血丸冇有問題,那麼問題又出在了哪裡?

範清遙正想著,就看見紀鴻遼拎著藥箱匆匆路過。

“你怎麼在這裡?”

“師父這是去哪裡?”

兩個人,異口同聲。

紀鴻遼反應很快,拉著範清遙邊走邊說,“皇後孃娘昏倒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也跟著正色了起來,“可知道因由?”

紀鴻遼搖了搖頭,具體的事情他還真不知道。

範清遙也不再詢問,連忙跟著師父一同往鳳儀宮的方向趕了去。

早就是等在鳳儀宮門口的百合,瞧見紀鴻遼來了,連忙跑了過來,一看見太子妃也是去而複返,心裡都是暖的不行了,“還請紀院判趕緊去給瞧瞧纔是。”

紀鴻遼點了點頭,拎著藥箱進了門。

範清遙隻是個還冇過門的兒媳,如今皇後孃娘昏倒,又有師父在,她若是貿然進去隻會落下讓人挑撥她跟師父是非的口舌。

眼見師父跟著宮女繞過了屏風,她便是拉著百合說話,“百合姑姑,好端端的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百合歎了口氣,“太子妃走了之後,劉淑妃來看望皇後孃娘,兩個人好好在院子裡賞著梅花,皇後孃娘忽然就是暈倒了,好在劉淑妃反應快,一把將皇後孃娘被抱住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忽然暈倒的?”

“可不是,說來也是奴婢的疏忽,那個時候奴婢去給劉淑妃端茶,哪裡想到奴婢就離開了片刻,皇後孃娘就出事了。”百合是真的後怕又後悔,要是她冇有離開就好了。

範清遙再是詢問,“母後以前可是有過這樣的症狀?”

百合搖頭道,“皇後孃孃的身體一直都是不錯的,雖偶爾伴有失眠之症,但那也是老病了,這些年也從來都冇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範清遙皺著眉,心思念轉得厲害著。

失眠之症確實磨人,也有可能讓人昏闕,但聽百合的話,這個病症已經跟隨了皇後孃娘多年,而且皇後孃娘也從來冇有在白天昏迷過,這就說明皇後孃娘還是懂得自我調節的,既是如此的話,又怎麼會忽然因為失眠昏倒?

“外麵風大,太子妃可是萬要注意身體。”百合瞧著外麵天氣太冷了,便是將範清遙往裡麵請,反正太子妃能夠平安從禦書房出來,就足以說明瞭對花家的態度,既然如此,也冇必要再是讓太子妃裝出被皇後孃娘嫌棄的樣子。

再者,皇後孃娘昏倒,太子妃聞聲前來也是合情合理的。

“太子可是來了?”

“剛剛嚴謙親自去過東宮,聽聞皇上派太子殿下去見了南城和鳳城的兩位章平,這會子並不在宮裡麵。”

皇上讓百裡鳳鳴去見了兩位章平?

範清遙心頭一跳,估計皇上這是已經定下派去兩城查辦的人了。

兩個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往裡麵走,就看見劉淑妃正坐在椅子上發著呆。

這還是範清遙第一次仔細看劉淑妃,看麵容要比皇後孃娘年輕些許,不似愉貴妃那般的妖嬈奪目,反倒是有一種江南女子的柔情蜜意,這樣的人,哪怕再是被歲月沉澱,都有種一種小家碧玉的美感。

劉淑妃估摸著是被剛剛的事情給嚇到了,到現在還無法回神。

範清遙見了後宮妃嬪,當然是要主動開口的,“見過劉淑妃娘娘。”

在這皇宮裡麵,有兩位淑妃。

一位是八皇子的母妃,張淑妃。

還有一位就是麵前這位二皇子的母妃,劉淑妃了。

正常來說,後宮的妃嬪絕不會有同封號的事情發生,但偏巧這種事就是發生了,當初是劉淑妃先行被封了淑,後來張淑妃一路爬上來,成功飛上了枝頭,聽聞當初是內務府忘記了還有劉淑妃的封字,纔是在給皇上送去封號的時候,多了一個淑,而皇上偏巧的就是又選了個淑。

這下子,宮裡麵就是出了兩位淑妃娘娘。

皇上金口玉言,就算是錯了也絕對不能再改。

畢竟,冇有人敢說皇上錯了。

劉淑妃聞聲回神,扯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太子妃來了。”

範清遙頷首,“聽聞母後昏倒,便趕過來看看。”

劉淑妃點了點頭,便冇有再開口的意思。

範清遙跟劉淑妃不熟,二皇子妃也是隻有上次在平萊王府的時候跟她示好過,所以這話時候範清遙自然也不會主動跟劉淑妃套近乎。

兩個人就這麼一左一右的坐著,屋子裡安靜的讓人心裡發慌。

不知道過了多久,百合纔是從裡麵走了出來,“太子妃,皇後孃娘醒了。”

範清遙聞聲起身,邁步走向了內寢。

內寢的床榻上,甄昔皇後正望著頭頂的帳子發呆,神色有些茫然。

範清遙隻當皇後孃娘還冇緩過來,便是先行走到了紀鴻遼的身邊,“母後可是傷到了哪裡?”

紀鴻遼搖了搖頭,“傷倒是冇有,而且皇後孃孃的脈象也是正常的。”

範清遙一愣,“正常?”

“一息四至,不浮不沉,不大不小,從容和緩,節律一致。”

這是平脈之兆,確實是正常的脈象。

但無論是範清遙還是紀鴻遼,臉上的神色不但冇有半分鬆緩,反倒是臉色發沉。

人的脈象是隨著身體而變化的,正常人的脈象是平脈冇錯,但無論是劇烈的運動還是憋氣,都是會在瞬間改變脈象的。

紀鴻遼剛剛抵達鳳儀宮給皇後孃娘請脈的時候,皇後孃娘明顯還昏迷著,這個時候的脈象自是要稍微虛弱一些,如此才能夠判斷究竟是為何而昏迷。

可紀鴻遼敢肯定,就算剛纔皇後孃娘哪怕昏迷著,脈象都是平穩的。

而就是這樣平常的脈象,才更顯的詭異!

百合也是聽出了倪端,臉都是白了,“難,難道是有人給皇後孃娘下毒?可皇後孃孃的飲食一直都是經過奴婢手的,其他人根本碰不到啊!”

範清遙想著百合剛剛的樣子,知道她是真的擔心皇後孃娘。

百合是跟在皇後孃娘身邊的老人了,也是當年隨著皇後孃娘一同進宮的陪嫁,百合對皇後孃孃的中心不可置否。

可若不是百合的話,又有誰能有這個本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