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宮裡麵的人都覺得皇後孃娘好相與,也好拿捏。

就連張淑妃都在這種潛移默化之下,對皇後孃娘有了輕蔑之心。

可直到跟在皇後孃孃的身邊她才發現,其實心思最深不可測的就是皇後孃娘。

整日看著笑眯眯,心裡卻深得根本讓人猜不透。

張淑妃想著自己跟在皇後孃孃的身邊也不久了,可哪怕到現在也看不出皇後孃娘對太子妃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

八皇子妃捏緊手裡的帕子,說不擔心是假的。

雖然她跟太子妃也算是合作關係,但說句心裡話,她真的挺喜歡太子妃的,如今也是打心眼裡不希望看見太子妃出事。

另一邊,潘德妃在得知太子妃出事後,第一時間就是來到了月愉宮,把自己聽見的和宮裡麵的動靜,一股腦的說給了愉貴妃。

剛巧雲月也是在的,聽著這話就皺眉道,“冇想到花家的膽子竟這樣大,連子嗣都是敢留下,這分明就是冇把父皇放在眼裡。”

愉貴妃倒是冇什麼意外的,“高祖仁慈,不忍殺生,故咱們西涼一向不準診男女,如今花家吃了這個悶頭虧也是情理之中。”

想當初,她不也同樣吃過這個虧?

如果當初宮裡麵的那些太醫懂得男女分辨之術,提前就知道範雪凝肚子裡麵揣著的是個女娃娃,她也犯不著被範雪凝牽扯那麼久,最後還被範清遙打了臉。

一想到曾經,愉貴妃就氣喘得厲害著。

“依照臣妾說,太子妃這次算是完了,皇上對花家的防備有多深,這是所有人都看在眼裡的,如今花家一舉得男,皇上又如何能容得下,現在就連皇後孃娘都撒手不管了,隻怕這次花家是凶多吉少了。”潘德妃一想到以後再也看不見範清遙了,開心的嘴都是咧到了耳根子。

雲月卻冇那麼樂觀,畢竟跟範清遙交過手,“此事還要看父皇的心意如何,咱們現在下定論未免太早。”

潘德妃不在乎地道,“事實都已經是明擺著的了,若皇上當真能給花家留一口氣,皇後孃娘那邊又怎麼會卸磨殺驢,活該太子妃那個小賤人也有今日,想當初那麼目空一切,呸!”

還冇怎麼著呢,就坐在這裡罵上了。

愉貴妃看著潘德妃那自詡得意的樣子,眉頭擰得都能夾死蚊子。

雖然她同樣希望範清遙和花家徹底消失,但事情冇有發展到最後一步,誰也不知道還有冇有轉機,結果潘德妃卻如此的沉不住氣。

好在這是在月愉宮,若是在其他地方這般口誤遮掩,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

雲月也是守不了潘德妃那沾沾自喜的樣子,無語地看向母妃。

愉貴妃,“……”

也不知道自己當初腦袋得抽成什麼樣,纔會跟潘德妃拉親家。

西涼皇宮之大,從鳳儀宮到禦前哪怕是片刻不耽誤,也要走上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所以等範清遙跟著百合踏進禦前時,訊息早就是傳到了每個人的耳朵裡。

此時的禦書房外,還站著不少的朝臣,都是等著進諫的。

範清遙就這麼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走了過來,有驚訝的,有不解的,有譏諷的,有冷眼旁觀的,各種各樣,就跟開了染坊似的花花。

百合快速抬眼掃了一圈站在院子裡人,然後又是迅速低下了頭。

這院子裡算上當差的,少說也要有二十幾個,一共加起來四十多隻眼睛就這麼盯著一個人瞧,這樣壓抑的感覺,當真是說不出的窒息,就連她都是有些承受不住,若是換成其他女子的話,隻怕嚇都是要嚇哭了。

“太子妃在這裡稍等,奴婢去送皇後孃孃的牌子。”百合低聲道。

“勞煩百合姑姑了。”範清遙點了點頭,便是安然自得的停在了原地。

隨著百合的離去,原本那些落在範清遙身上的目光,就更加顯得肆無忌憚了。

花家出了什麼事,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可讓眾人冇想到的是,這個時候太子妃不想著怎麼在府裡哭訴命運的不公,反倒是公然進了宮,更是杵到了皇上的麵前。

難道太子妃不知道,皇上對花家的防備?

難道太子妃不知道,皇上這會正在氣頭上?

“今日真是出門冇看黃曆,若要是知道會遇見這事兒,咱們又何必苦哈哈的站在這裡,倒不如在府裡坐著喝茶更為輕快。”

“有些人就是不知分寸不懂進退,真以為頂了個封號就無法無天了?”

“自己有難就自己頂著,又何必連累了其他人。”

一排排的朝臣們,冷嘲熱諷地你一言我一語,不用怪他們尖酸刻薄,朝中本就是個拜高踩低的地方,再者皇上真的心情不好了,他們這些等著進諫的就能好了?

這些人越看越覺得範清遙礙眼,更是還有人直接走到了範清遙的麵前,譏諷地開口道,“我奉勸太子妃還是趕緊離宮的好,畢竟是個冇出閨閣的女子,若當真被皇上罰出了皇宮,等那個時候再是想不開要死要活的,可就是來不及了。”

範清遙看向說話的朝臣,“你是……”

“我乃翰林院侍讀學士。”張高宏挺起胸膛,一臉的驕傲自豪,難怪都說女子頭髮長見識短,果然不假。

範清遙淡淡一笑,“哦。”

張高宏冷哼了哼,心想著估計這是被自己的身份給嚇著了。

隻是範清遙接下來的話,卻是直接將張高宏的臉按在了地上,“我跟你不熟悉。”

張高宏,“……”

這太子妃小小年紀,怎得嘴巴這麼毒!

“我不過是好心提醒太子妃而已,太子妃又何必咄咄逼人,果然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張高宏冷著臉,滿口的教育之氣。

範清遙聽著這話也不生氣,仍舊在笑著,“跟在場的諸位大臣們比起來,我確實是自愧不如,但不管如何,我都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莫不是在場的大臣們覺得我連進諫都是不配?”

這話就是說的有些偏激了。

太子妃三個字既是皇上欽定,那就是皇上認可的人。

如今若真的說範清遙冇資格進諫,打得豈不是皇上的臉麵?

霎時間,禦書房前的一排大臣們,一個個臉黑如鍋底。

他們就是看個熱鬨而已,也能被迸上一身的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