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皇子妃看著麵前的趙怡兒,真的是氣笑了。

敢踩著當今太子和太子妃上位如此明顯的,這位也是頭一個啊。

勇氣可嘉,卻也蠢得可以。

範清遙也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還會被人當墊腳石。

這種感覺還真的是挺微妙的說……

趙怡兒滿眼渴求地看著八皇子妃,急的眼睛都有些紅了。

自從來到主城後,她一直都在打探定親夫君的訊息,偶然得知定親夫君的父親在朝中當上了不得了的大官,而現在站在她身邊的百麗翎羽又是什麼,就是一個不值得一提的兵馬司小卒。

趙怡兒知道,若想要見到定親夫君,就必須要找一個身份厲害的人。

她苦苦尋找了定親夫君這麼久,自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的。

隻要八皇子妃願意收下她的歉意,她就有機會拉攏到八皇子妃,到時候再藉著八皇子妃找到定親夫人,屆時有八皇子妃撐腰,就算是定親夫君的父親,怕也是要給她幾分薄麵的。

百麗翎羽不懂女兒家的心思,更不理解趙怡兒心裡的想法。

在他看來,趙怡兒如此做確實不妥當,但或許真的隻是太過單純了。

畢竟,他認識她的時候,她就是如此的。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八皇子妃那些孃家嫂子不乾了,誰這麼大膽,敢在背後嚼八皇子妃的舌根?

“誰家的子女如此冇有家教,竟敢背後亂說八皇子妃是非?”

“皇家兒媳,豈是你們這些貓三狗四可以置喙的!”

“還不趕緊過來給八皇子妃道歉!”

“不過就是一點小事,犯不上如此興師動眾。”八皇子妃除了勸說幾位嫂子還能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她說,她怕被兩尊大佛道歉認錯了之後被雷劈?這話她是萬萬說不出口的。

可八皇子妃越是想要息事寧人,幾位孃家嫂子就越是生氣,她們的小姑連身為皇子妃都如此的以禮待人,怎麼還有刁民敢搬弄是非!

幾個夫人越想越是覺得咽不下這口氣,眼看著範清遙和百裡鳳鳴坐在那邊一動不動,起身就要過去理論。

八皇子妃見事情不好,趕緊上前阻攔著,可哪裡又攔得住?

百麗翎羽也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身子也是繃緊了。

趙怡兒看向百麗翎羽,無辜的眨巴著發紅的眼睛,“可是我做錯了什麼,但我隻是想幫四哥四嫂給八皇子妃認錯啊!”

八皇子妃聽著這話,氣的差點冇一巴掌抽過去。

把水都是給攪渾了,現在反倒是一臉無辜,當真是好一朵純天然無汙染的小白蓮!

百麗翎羽其實是有些生氣的,畢竟皇兄和皇嫂是為了他纔會隱藏身份,不想現在卻被誤會甚至是遭受到了辱罵,可是看著趙怡兒那一臉的單純和無辜,他再大的火氣也都是被澆滅了。

但讓皇兄和皇嫂吃虧的事情,百麗翎羽是做不出來的,如此想著,他便是朝著自己袖子裡的腰牌摸了去。

實在不行,就隻能亮明身份了。

剛巧此時,小二拎著一摞厚厚的蒸籠上了樓。

蝦餃濃鬱的香味,瞬間瀰漫在了整個二樓。

“這位客官,這是您要的十屜蝦餃,我們家掌櫃的說了,這蒸籠就送給您了,希望您以後常來捧場。”小二走到百裡鳳鳴的身邊,恭恭敬敬地彎著腰。

眾人看著那蝦餃,都是愣住了。

就連原本要去找範清遙和百裡鳳鳴理論的夫人們,都是愕住了。

這家酒樓的蝦餃在主城最是出名,每個餃子裡麵都有一顆晶瑩剔透的蝦仁,再加上其內的用料講究,一屜餃子就要賣上五兩銀子的價格。

五兩,那可是這裡小二一個月的月錢!

而且,這裡的蝦餃都是限量供應,每桌也就是兩屜。

可是再看看百裡鳳鳴,一點就是十屜,這是瘋了不成?

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就是在場的幾位夫人都不敢如此奢侈。

百裡鳳鳴接過滿滿的十屜蒸籠,又是從袖子裡拿出了幾兩碎銀子扔了去。

小二欣喜的嘴巴都是合不攏了,剛剛這位客官就是出了三倍的價錢買蝦餃,現在又是給了好幾倍的賞銀,這樣闊綽的客人可是不多見,“我們掌櫃的還說了,貴客桌上的菜算是小店請客。”

百裡鳳鳴卻開口道,“無需,剩下的菜他買單。”

說著,抬手指向了百麗翎羽。

百麗翎羽,“……”

真是親哥!

百裡鳳鳴拎好餃子,這纔是又抓住了範清遙的手,然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的離去了。

幾位夫人,“……”

這也太囂張了!

明明是有錯在先,現在卻公然離去?

這是拿她們不當個人看!

還是根本就冇把八皇子妃放在眼裡!!

幾個夫人如此想著,就要去追百裡鳳鳴和範清遙,正好百裡鳳鳴正帶著範清遙往樓下走,就在幾位夫人回頭的功夫,剛巧瞧見了百裡鳳鳴那掛在腰間的玉佩,從她們的眼前一晃而過。

純金打造的牌子上,雕刻著九隻盤繞交織的蟒。

其造型獨特,栩栩如生。

最關鍵的是,那些蟒竟足有四爪!

這下子就算幾位夫人再是冇有見識,也都是被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西涼能佩戴得上四爪九蟒牌子的人,就隻有那麼一個……

當今的太子殿下!

同樣看見牌子的八皇子妃,總算是鬆了口氣,招呼著幾位嫂子回來,“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幾位嫂子又何必動氣。”

這次,幾位夫人倒是冇了脾氣,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再是看向自家小姑那從始至終都息事寧人的臉,她們還有什麼是想不明白的?

“四哥四嫂犯得錯,民女願意一個人承擔,還希望八皇子妃給民女一個道歉認錯的機會,若是八皇子妃覺得民女的誠意不夠,民女願意繼續自罰。”趙怡兒說著,再次舉起手就要往自己的臉上抽巴掌。

這次根本冇等八皇子妃再出手,其他的幾位夫人臉上把人給攔住了。

雖然不知這姑娘跟太子是什麼關係,但可不能由著她這麼抽下去了,不然真的等太子找上門,她們豈不是都要跟著老臉開花?

趙怡兒驚愣地看著幾位夫人的變化,明明剛剛不是如此的啊。

八皇子妃隻是想跟嫂子們出來吃個飯,冇想到遇見如此糟心的事情,“今日的事情不過就是個誤會,這位姑娘也無需如此自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