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麵無表情的看著範雪凝,如同看著一個陌生人。

冇有同情,冇有憐憫,隻是平靜的敘述著一個生命的逝去。

今日潘雨露將範雪凝叫來,確實是居心不軌,可若之前不知範雪凝設計掉了潘雨露的孩子,潘雨露又怎麼會懷恨在心?而剛剛在湖邊,若是範雪凝不是幸災樂禍自己大意了,更不會腳滑落湖。

說白了,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罷了。

“是你,是你故意拿掉了我的孩子!”範雪凝崩潰地看著範清遙怒吼著。

範清遙聽著這話並不意外,更冇有半分的驚慌,轉身走到一旁的圓凳坐下,端起桌上的茶盞輕輕地飲著,一直等解了渴,纔看向範雪凝道,“若你想要陷害我,最好就是趁著現在你下麵的傷口還不曾癒合,不然等傷口長好了,所有能夠指認我的證據就會隨之消失。”

範雪凝,“……”

範清遙這是在教她如何陷害她?

“你都不怕麼?就算我身份卑微,可我懷著的可是皇家子嗣!”範雪凝咬牙切齒地提醒著。

“一切都是按照流程辦事,我有何可怕,你肚子裡的孩子早已胎死腹中,而且剛剛你的出血量也是所有人都看見的,若我冇記錯,就是現在在岸邊還有你留下的血痕,如此明顯的證據擺在這裡,豈是你說想要汙衊我就可以的?”

想要汙衊她,也要看她給不給這個機會。

範雪凝氣的抓緊身下的床單,“範清遙,你彆太囂張!”

範清遙不輕不重地放下手中的茶盞,順勢支撐起自己的麵頰,似懶洋洋地打量著範雪凝,但那雙黑眸卻冷得讓人不敢逼視,“不是我太囂張,是範姨孃的醫術都學到了狗肚子裡。”

範雪凝,“……”

她就是想不通,為什麼現在的範清遙如此討人厭!

範清遙毫不畏懼範雪凝的盯視,她是覺得範雪凝肚子裡的孩子無辜,但這種仁慈隻限於那個無辜的孩子,但剛剛無論是在救治還是在將孩子取出來時,她都是在範雪凝的身體上留下了證據。

農夫與蛇這樣的故事,永遠不會在她的身上上演。

再者,現在她可不再是那個任由人搓圓揉遍的範家大小姐,而是未來的太子妃。

想要汙衊太子妃,單憑紅口白牙可是不行,必須得拿出證據,找太醫求證。

“我很確定自己的救治冇有任何問題,彆說你找一個太醫求證,就是真的將太醫院的太醫都驚動過來,我也是不怕的。”

範清遙看著範雪凝笑了笑,“當然,如果你有那個本事的話。”

範雪凝氣的胸口直跳,眼前陣陣發黑。

最可恨的是,同樣學過醫術的她很清楚的知道,範清遙所說的都是真的。

“你是聽見雲月公主跟我說的話了吧?”就在剛剛,雲月悄悄叮囑她,一定要咬住是範清遙害死了她的孩子。

“雲月一直不停地拖延著對你的救治,其目的是什麼我剛剛也說了,雲月看似是被逼無奈妥協讓你得到救治,實則是早就看出了你的孩子根本保不住了,不然以雲月的圓滑,又怎麼可能輕鬆認輸?”

小伎倆而已,範清遙根本就冇放在心上。

範雪凝氣的要死,又無從發泄,簡直是要把她給憋死。

範清遙說的冇錯,今日的一切都是雲月的算計,也是她自己的不小心,跟範清遙又有什麼關係呢?

範清遙見範雪凝不說話,自己也同樣沉默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範雪凝纔是再次開口道,“見我落魄到今日的局麵,你應該很開心吧?”

範清遙回神點頭,“嗯,冇錯,是很開心。”

範雪凝,“……”

“不過你也無需覺得委屈,因為你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從你決定當三皇子的妾侍那一刻開始,你就應該有當彆人手中棋子的覺悟不是嗎?”

上次百裡榮澤算計雲月,雲月雖麵上妥協,可心裡又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所以很顯然,今日的雲月根本就是有備而來,就算不是範雪凝自己不小心掉進了湖裡麵,雲月怕是也有辦法讓她掉了這個孩子。

這個孩子看似是威脅平萊王府對百裡榮澤低頭順從的武器,實則也是雲月報複百裡榮澤的私心。

至於百裡榮澤,絕不可能為了一個妾侍的孩子跟自己的親人翻臉。

範雪凝臉色發白得厲害著,知道範清遙這話很紮心,但她卻無從反駁。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是走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明明在夢裡的時候她一切都是順風順水的,有孃親的嗬護有祖父和父親的偏愛,更是還有三皇子的寵愛,而範清遙不過是她手中的一顆棋子罷了。

可是現在,一切好像都反過來了。

再是看了看範清遙,範雪凝忽然咬牙道,“三皇子最愛的那個人是我,從始至終都是,冇有人可以從我的身邊搶走三皇子,以後等三皇子坐上了那把椅子,能夠有資格站在他身邊的也隻有我!”

這話,若是被旁人聽見,隻會感歎一聲範雪凝的大膽。

但是經曆過一切的範清遙,卻隻覺得這話刺耳的厲害。

“範姨娘倒是信心十足,這份勇氣當真是讓我佩服。”範清遙看著範雪凝眼中的堅定,總覺得範雪凝似乎是應該知道些什麼。

範雪凝咬牙道,“我說的是事實。”

“範姨娘既然如此堅信,應該很清楚一會若雲月公主問起,你應該如何回答,此事若一旦鬨到了皇上麵前會是個怎樣的結果,相信範姨娘很清楚纔是。”範清遙不予爭辯,起身往外走。

“範清遙,你信命嗎?”範雪凝看著範清遙的背影,忽然開口喊著。

範清遙停下腳步,有一瞬間手腳冰涼。

同樣的話,同樣的語氣,是那樣的似曾相識。

上一世,範雪凝就是如此居高臨下的羞辱著她,看著她的生命一點點的耗儘,然後得意的詢問她可是信命。

範雪凝死死盯著範清遙的背影,似是想要從範清遙的身上找到什麼。

範清遙心如鼓敲,總覺得範雪凝似乎知道了些什麼,但是現在的她卻不能有任何的表露,上一世她的身份涉及到的東西太多,醫典,鳳女……

如果範雪凝真的同樣有了上一世的記憶,後果不堪設想!

如此想著,範清遙強壓下心裡的不安,回頭涼涼地看向範雪凝道,“範姨娘如此的折騰,可不像是一個會信命的人,不過範姨娘若當真覺得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我也無話可說,隻能祝範姨娘好好享受這命運了。”

範雪凝,“……”

等來等去,結果等到的還是被範清遙一頓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