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三皇子一黨,還是太子一黨,雖追隨者眾多,可每個人心裡都是藏著自己的利益的,如今那些為三皇子辦事的人,就這麼在三皇子的眼皮子底下出事了,難道其他站在三皇子背後的大臣就不害怕有一天輪到他們自己嗎?

想來是怕的。

所以現在百裡榮澤那邊也是焦頭爛額。

估計百裡榮澤是擔心因為此事而失去人心,所以纔打算拉攏平萊王,以此來安慰自己也算是有得有失。

範雪凝聽著範清遙跟八皇子妃的談話,攥緊了袖子下的雙手。

她當然不想來,可那該死的潘雨露,非要在三皇子的麵前提及她曾經跟平萊王妃的交情,三皇子為了自己的那點利益,竟是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不顧,就這麼讓潘雨露把她給帶了出來。

這一胎懷上的有多不容易,範雪凝心知肚明,所以今日無論如何,她都是要保護住自己肚子裡的孩子。

礙於潘雨露的到場,原本熱鬨的花廳不免冷清了下去。

雖然韓靖宸和八皇子妃還在跟範清遙說著話,但她們都會刻意迴避著潘雨露。

說到底,她們太子妃這邊的,既都是心知肚明,便冇有必要再裝模作樣。

潘雨露當然清楚是怎麼回事,也都是習慣了,就拉著身邊的二皇子妃噓寒問暖著,“聽聞最近二皇子被皇上派去了禮部,想來以後二皇子也是要忙起來了。”

二皇子妃輕聲道,“三皇子妃說的是,不過忙些也好,都已經成家了,也不好隻是光禿禿的當個皇子,等到來年我肚子裡的孩子就要落地了,若隻是吃皇子的俸祿,小一些還好說,等大一些就難養了。”

潘雨露聽見孩子二字,心裡就跟被錐子紮了似的。

要是冇有那場意外,她的肚子也要顯懷了。

幾乎是強撐著笑臉,潘雨露再次看向了二皇子妃,本是想要再次開口,結果二皇子妃忽然就站了起來。

範清遙這邊正聊得開心,就見二皇子妃走到了她的麵前。

“太陽有些大了,坐在門口熱得慌,不知可否請太子妃給我個一席之地?”二皇子妃一臉善意地笑著。

這話,聽著是開玩笑,但細品之下滋味可就不同了。

算起來,二皇子妃嫁進來的時間也不短了,但一直都是和稀泥的老好人,如今忽然冷落了潘雨露來到了範清遙這邊……

除非是瞎子看不出來,二皇子妃這是想要站隊太子妃了!

範清遙並不知道二皇子妃忽然站隊的原因,但人既然都是走到她的麵前了,她當然不會拒絕的,笑著示意二皇子妃坐在了八皇子妃的身邊。

眼看著二皇子妃的屁股坐在了花凳上,潘雨露的臉色瞬間就烏黑了下去,若是以前,她還能跟範清遙叫囂一兩句,可是現在潘雨露哪裡來的那個底氣。

幾乎是強忍著怒火地將視線朝著另一處看了去,可現在再潘雨露這邊的,就剩下了一個範雪凝,潘雨露一轉眼,就是看見了身邊的範雪凝。

範雪凝仍舊是一副好脾氣地笑著,心裡卻是陣陣冷哼的緊。

就知道在府裡麵大呼小叫的,結果到了範清遙的麵前還不是一樣裝鵪鶉?

好在冇過多大一會,閻涵柏就是來請人去前廳開席了。

閻涵柏一看見範雪凝,心裡就是膈應了一下,不過今日到底是她喬遷的大喜日子,犯不著為了一個人而惹了自己不快。

眾人起身往外走著,範清遙不動聲色地走到了閻涵柏的身邊,“仔細的看好三皇子妃,我擔心今日她會不安分。”

閻涵柏愣了愣,“你看出什麼了?”

“倒也不是看出了什麼,當初三皇子妃肚子裡的孩子不明不白的冇了,我擔心今日怕也不會太消停。”範清遙可不覺得,潘雨露真的有那麼好心,會帶範雪凝一同出門。

閻涵柏聽著這話,差點冇給噁心的吐出來。

不管潘雨露跟範雪凝如何在府裡麵鬥,那都是三皇子府裡麵的事情。

如今若真的在這裡出事,她這平萊王府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我知道了,我會時刻盯緊的。”閻涵柏咬了咬牙,要不是現在平萊王纔剛剛有些起色,底氣還不那麼硬,她真想一人一腳,直接將潘雨露和範雪凝都踢回到三皇子府裡麵去。

範清遙點了點頭,不再多話地跟著眾人一起出了花廳。

此時的前廳裡,已經是坐滿了賓客。

閻涵柏帶著妯娌幾個人從小路直接從後門繞進了正廳,坐在了早就是讓人安排好的一處屋子裡麵。

屋子是不大,但四麵通風,東側對湖,坐在其內吃飯也不外乎是見雅事。

閻涵柏還要招呼著外麵的賓客,等飯菜都是上齊了,便讓眾人先吃。

韓靖宸瞧著閻涵柏那忙碌的背影,是真的挺慶幸的,“人啊,忙起來的時候就希望閒著,可真正閒下來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隻有忙起來纔是最好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趕緊加起一隻椒鹽蝦放進了她的食碟裡,“不過就是吃個飯而已,你哪裡來的那麼多多愁善感。”

“我這說的是實話。”韓靖宸嘟囔了一句,順手將蝦子扔進了口中,嗯,外酥裡嫩,確實是味道不錯。

“若說忙,最近鳳城和南城纔是真的忙。”二皇子妃忽然就是開了口。

韓靖宸和八皇子妃聽著這話,都是好奇地看向了二皇子妃。

範清遙之前倒是也聽聞百裡鳳鳴提起過那裡,如今看著二皇子妃詢問著,“我聽說鳳城和南城一事,連朝堂上的人都不敢輕易非議,二皇子妃又是從哪裡得來的訊息?”

二皇子妃捏緊了一些手裡的筷子,“太子妃有所不知,我外祖家便就是鳳城,現任的鳳城平章正是我外祖的徒弟,現在鳳城可以說是人心惶惶,整個城都是空的,百姓們能跑的都跑去彆處避難了,剩下無路可走的隻能整日在家裡麵躲著,哪怕是青天白日裡,都是冇有人敢隨便在街上走動。”

範清遙皺著眉,“這麼嚴重,可是出了什麼瘟病?”

二皇子妃歎了口氣,“要真的是瘟病就好了……是鳳城和南城鬨鬼了!”

在坐的可都是冇經曆過風雨的高門府邸花朵,如今哪怕是太陽刺背,冷然聽見鬨鬼二字,都是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