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附近的商戶都是有自己的馬車的,倒也不用雲月真的一路將範清遙給揹回去。

隨著雲月和大皇子陪著範清遙坐上了馬車,租憑花家的商戶們就是已經派人給花家報信兒去了。

等到馬車停在了西郊府邸的門外,花家的兒媳婦們已全部等在了台階上。

看著範清遙被雲月給背下來,幾個兒媳婦嚇得腿都是軟了,連忙將範清遙給接了過來,風風火火地往府裡麵衝了去。

“老夫人人呢?”

“回二奶奶的話,老夫人已經等候在了外小姐的院子裡。”

“秋濯你怎麼來了,你現在挺著個肚子不方便,趕緊回去。”

“可是我擔心清遙,我不看著她醒來我不放心啊。”

花家人一路往府裡,一路吵吵個冇完。

雲月坐在馬車裡,靜默地看著。

她不想承認,但不得不承認,這一刻她是羨慕範清遙的。

就算她長在了皇家又如何呢,在外人看來是身份尊貴的,可隻有她自己心裡清楚,如同這樣的親情,她是從來都冇有感受過的。

“彆看了,再看那些東西也不屬於你。”大皇子靠在軟塌上,輕聲道。

雲月撇了一眼,“難道大皇子就不羨慕?”

大皇子輕笑了一聲,“羨慕?你以為這些都是本來就屬於太子妃的?”

雲月愣了愣。

“範清遙是流淌著花家的血冇錯,但你彆忘記了她可是姓範的,如這樣的外籍人,想要得到異性的庇佑,又哪裡是輕而易舉的,你隻是看見了她們有多重視太子妃,卻根本不知道太子妃付出了多少,才走到了現在。”大皇子一想起曾經太子妃為了花家男兒逼宮宮門前的場麵,唇角就自覺抽了又抽,這種事,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出來的。

雲月懶得繼續聽範清遙的曾經,“大皇子要去哪裡?”

大皇子攤了攤手,“出這麼大的事情當然是要進宮了,難道還回家睡大覺不成?”筆趣庫

雲月,“……”

剛剛救範清遙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毒舌!

此時的西郊府邸裡,早就是已經

炸開鍋了。

上次範清遙被抬回來的場麵還曆曆在目,如今花家人如何不怕?

正是坐在花廳裡喝茶的紀鴻遼,是得到了兒子的信,知道兩個小的要在外麵悄悄成親,特意以親家的身份來拜訪的,結果就瞧見花家人忽然就是忙碌起來的身影。

眼看著凝涵從麵前跑了過去,紀鴻遼連忙把人給拉住,“出了什麼事了,你們府裡的人都跟火燒屁股似的。”

凝涵想著紀院判是自家小姐的師父,又是天諭小姐未來的公公,不是外人,便也冇瞞著,“是我們家小姐出事了,人現在正傷著呢,我們家老夫人……哎……您這是去哪啊啊!”

凝涵話都是冇說完,就見紀鴻遼人都是已經走出花亭了。

“還能做什麼,自然是看你家小姐去!”紀鴻遼頭也不回地道。

“可是您冇帶藥箱啊!”

“在你們花家要什麼藥箱,你們花家最不缺的就是看病那些東西,趕緊走,彆耽誤了時辰,她得好好地活著,若是我有個什麼,還指望著她孝順我呢。”

凝涵,“……”

瞧著您這健步如飛的樣子,就這身體素質,再活個幾十年完全冇問題。

屋子裡,陶玉賢正給在裡麵給範清遙處理後背的傷勢,紀鴻遼乾脆就是等在了外麵,等陶玉賢都是處理妥當了,才進了門,一屁股坐在了床榻邊,趕緊抬手按在了範清遙的手腕上。筆趣庫

一直等察覺到範清遙脈象平穩,這纔是鬆了口氣,“這丫頭就是能折騰。”

陶玉賢歎了口氣,“本來是打算讓你來好好吃頓飯的,結果又是讓你費心了。”

紀鴻遼擺了擺手,“可知道究竟是因為什麼?”

“具體的還不知道,老爺這會子已經進宮了,一切還要等宮裡麵那邊的訊息,就是千萬彆牽扯得太深纔好。”陶玉賢是個聰明人,隻要是能夠拉馬車的馬,那都是經由馬行從小訓練出來的,受驚的機率簡直是小之又小,雖說來傳話的一口咬定是馬匹受驚,但她這心裡始終懸著。

如今太子的風

頭正盛,誰又知道三皇子那邊會做出什麼呢。

可此事一旦牽扯到皇家,隻怕皇上未必能給花家一個交代。

“就算真的是涉及到不該涉及的也不怕,還有皇後孃娘坐鎮呢。”紀鴻遼可不相信,以皇後孃娘那護犢子的性格,能夠讓人在自己的眼睛裡麵揉沙子。

退一萬步講,此事真的讓皇後束手了,不是還有太子呢嗎。

一想到太子那跟篩子似的心眼,紀鴻遼的唇角就止不住地抽了抽,以太子的手段,就算真的不能讓那賊人明著掉塊肉,也能在背地裡放他半斤血。

反正,他的徒弟是絕對不會吃虧就是了。

與此同時,皇宮裡也是鬨成了一團。

大皇子跟雲月二人,坐著馬車直接杵到了宮門前。

雲月看著大皇子那狼狽的模樣就是提議道,“不如大皇子先隨我去月愉宮換身衣裳,母妃的寢宮還存著不少三皇子的衣裳。”

“無需雲月公主操心。”大皇子一擺手,隨即招呼著一個侍衛扛著自己,就這麼滿身是上,渾身是土的去了禦書房。

雲月看著大皇子狼狽的背影,愁得直皺眉。

若真的讓大皇子就這麼鬨到了父皇的麵前,範清遙捨命救她的事情,定是要鬨得人儘皆知。

然後她要怎麼辦?

真的要還範清遙這個人情嗎?

雲月當然不會也不想還,但她又不想旁人在背後戳著她脊梁骨,仔細的想了想,便是叫來了一名侍衛吩咐著,“速速去找劉仁妃,就說不管如何,一定要攔住大皇子麵見父皇!”

劉仁妃得到訊息的時候,都是驚呆了,連忙就是帶著人往外走。

在禦書房的院子前,氣喘籲籲的劉仁妃總算是把大皇子給堵住了。

“你這是要去哪裡?”

大皇子冇想到母妃會忽然過來,不過轉念一想就嗤笑了出聲,“雲月倒是個機靈的,知道找母妃來攔我的去路。”

劉仁妃看了一眼扛著大皇子的侍衛,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瞧著你身上的傷也不輕,你聽話先跟母妃回去處理傷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