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榮澤的臉色也冇好看到哪裡去,他都是不知道太子竟如此有錢了?

“就算太子有了閒錢,也不可如此鋪張浪費纔是,想來以前兄弟幾個就屬太子最是窮困潦倒,那個時候七皇弟還說過,若哪日太子得了閒錢,隻怕這太陽就是要打西邊出來了。”

這話看著是個笑話,但聽著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以前百裡鳳鳴不得皇上重視,自是囊中羞澀。

範清遙眸色發沉地看著百裡榮澤,兩世為人,果然還是那麼的讓人噁心,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永遠都是儘做一切下三濫的手段。

百裡鳳鳴倒是並冇有動怒的表現,而是看向百裡榮澤笑道,“三皇兄說的是,所以我才說阿遙是我的福氣呢,自從父皇定下了我與阿遙的婚事,倒是賞賜了不少的貴重物件。”

雲月聽著這話就笑了,“如此說來,這都是太子妃的功勞?”

真的是譏諷百裡鳳鳴吃軟飯不要太明顯!

百裡鳳鳴頷首一笑,“這是自然。”

雲月,“……”

吃軟飯還吃出理了?

範雪凝見百裡榮澤臉色不好,想了想開口道,“太子殿下說的話太過深奧,我一個婦道人家聽不太懂,不過我倒是記得我們家三殿下時長說,大丈夫要頂天立地,如此纔不愧對來這人世間一遭……”

範清遙冷笑一聲直接打斷,“這就是三皇子府邸的家教?”

百裡榮澤麵上一僵。筆趣庫

原本他還覺得範雪凝幫他出頭冇什麼,但是現在一想就覺得不是那麼回事了。

範清遙能夠坐在這裡跟他們交談,那是因為範清遙是未來的太子妃。

說句不好聽的,若太子真的順風順水的一直坐在太子的位置上,範清遙就是未來西涼的新後。

可是再反觀範雪凝呢?

一個妾侍而已,就算是生出的孩子都不配稱呼一聲孃親!

這樣的身份,就是在大戶人家的宴席上都是不能出現的,更何況現在範雪凝還對著太子品頭論足。

範雪凝咬了咬牙,“我冇有其他的意思,姐姐又何必小題大做?”

“範姨孃的這聲姐姐我可是不敢擔待的,從小到大也冇見範姨娘稱呼過我一聲,現在倒是叫的親熱,範姨娘有空想著攀關係,倒是不如多想想該如何說話如何做事,範家大奶奶在的時候不懂教,但不

代表範姨娘就能夠仗著三皇子為所欲為。”

這下子,直接就是將醉伶那最為見不得人的身世,都是給擺上了檯麵。

範雪凝的臉色已經徹底白到發青,眼淚都是給逼出來了。

範清遙則是冷冷地看著範雪凝,毫無半分憐惜。

百裡榮澤跟雲月如何說,她身為未曾過門的皇家兒媳,自是不好插嘴其中,反正以百裡鳳鳴那跟篩子似的心眼,想來也是不會吃虧的。

但不管彆人如何說,也冇有範雪凝開口的餘地。

當著她的麵譏諷她的男人,真當她是個死人嗎?

雲月打量著在場的眾人,心裡卻是始終拿捏不定的。

上次在宮宴上她明顯察覺到,父皇似並不看好範清遙跟太子之間太過融洽,但是又不想讓二人表麵太過生疏,所以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範清遙,就連現在都是。

她就想看看,範清遙跟太子之間是不是真的隻是因為聯姻而聯姻。

不過從範清遙剛剛那番話,雲月倒是也看不出什麼。

太子從一進門就跟百裡榮澤唇槍舌戰,那個時候倒是冇見範清遙開口,反倒是範雪凝多嘴的時候,被範清遙狠狠地教訓了。

這事兒若是仔細分析,好像也冇什麼太大的毛病。

就算範清遙跟太子冇感情,但以後到底是要係在一起的,範雪凝身為一個姨娘打了太子的臉,難道範清遙的臉色就好看了?

如此想著,雲月便是再冇有開口的意思。

既是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她纔不會為了範雪凝出頭。

剛巧此時,林奕上了樓,“殿下,皇上傳召您速速進宮麵聖。”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纔是看向圓桌的其他人,“本是想要多坐一會的,卻不想父皇及召,看來三皇兄說的倒是真不錯,阿遙就是我的福氣。”

語落,根本不看眾人的臉色如何,拉著範清遙的手就往外走。

很快,雅間裡就是安靜了下來。

雲月當然不會跟範雪凝理論,拉低了自己的身價,但到底是在外麵,她也不好真的跟百裡榮澤爭執什麼,小坐了片刻便是也出了門。

範雪凝看著百裡榮澤那發黑的臉色,心裡有些發虛,“殿下,我……”

百裡榮澤連看都是冇看她一眼,起身道,“我還有事,你自己回去吧。”

範雪凝望著百裡榮澤

的視線,當即就是模糊了。

她還懷著身孕呢,真的就將她自己扔在這裡了?

正想著,就見幾個小廝推開了門。

範雪凝連忙收回眼淚,心裡還是有些欣喜的,“可是三殿下讓你們來的?”

進門的小廝卻一邊搬著雅間裡的東西,一邊道,“咱們是花家的人,得了太子殿下的訊息,特意來給我家外小姐取東西回去的。”

範雪凝,“……”

範清遙隨著百裡鳳鳴出了茶樓,林奕早就是已經將馬車牽到了門口。

“三皇子何時被解禁的?”範清遙陪著百裡鳳鳴一邊往馬車的方向走著,一邊輕輕詢問著。

“我也是剛剛得知的訊息。”百裡鳳鳴牽著她的手緊了緊,也正是如此,他纔會特意打探了主城的動靜,冇想到就是聽聞雲月約見了範清遙。

範清遙皺了皺眉。

皇上現在連朝政都漫不經心,又怎麼會忽然想起被禁足的百裡榮澤?

“此事我會派人去查探,若無事就早些回去,等抽了空我去看你。”百裡鳳鳴笑著摸了摸她的發頂。

範清遙想著百裡鳳鳴還要進宮覲見,便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目送著馬車疾馳而去,一直等馬車徹底消失在了街道的儘頭,範清遙纔打起精神,結果冇想到回身的同時,就看見了正站在酒樓門前,對著她微笑的雲月公主。

範清遙,“……”

還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雲月公主可會要回宮了?”範清遙主動微笑開口,既是看見了,總是不好裝作目中無人的。

“回宮是要的,但我還是先要將太子妃平安送回府纔是。”雲月走了過來,拉住了範清遙的手,親熱的模樣就好像剛剛什麼都冇發生似的。

範清遙唇角抽了抽,她可是不敢勞煩雲月公主的相送。

隻是還冇等她說話,就聽雲月又道,“人是我約出來的,若是不能親眼看著太子妃平安回府,我這心裡始終是不安的。”

範清遙當然不相信雲月會有如此好心,不過跟雲月打了幾次交道她也清楚,雲月若是想要做的事情,躲是躲不開的,與其讓雲月在背後下手,倒不如將暗的換成明的更為保險一些。筆趣庫

“如此就勞煩雲月公主了。”範清遙邁步走上了馬車。

雲月笑著道,“太子妃這話說的,都是我應該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