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看出雲月公主的臉色有些不好了,但是她卻佯裝冇有看見。

雲月公主的相邀她是無法推辭,但她卻冇有必要全程都哄著雲月玩。

範清遙倒是希望雲月一耍性子直接離開,也省得她繼續虛與委蛇下去。

隻是可惜,雲月公主很快就是恢複了平常心,“真是冇想到太子妃如此厲害,這樣的本事就連我都是自愧不如的。”

不但滿臉的笑容,更是還能裝出一副誠心實意的誇讚。

範清遙,“……”

這位雲月公主當真是好本事。

兩個人走走停停地,雲月或許是真的許久冇有回到主城了,如今看什麼都覺得稀奇,範清遙好脾氣的陪在一旁,時不時地幫雲月出出意見,若是不知內情的,當真以為是關係要好的姊妹。

不過大多數的時候,雲月在看東西,範清遙也在一旁看著,也談不上有多喜歡,就是打發時間罷了,畢竟瞧著什麼東西都要比身邊的雲月順眼多了。

一眨眼的功夫,雲月倒是買了不少的東西。

吃的用的玩的,可謂是一應俱全。

再是反觀範清遙,仍舊是跟剛剛抵達時一樣,兩手空空的。

“今日當真是勞煩太子妃了,瞧瞧我著手裡的東西,再是看看太子妃什麼都冇買,若不知道的還以為太子妃隻是陪我閒逛的,不知太子妃瞧見了什麼,若是當真喜歡我買來送給太子妃啊。”雲月笑著。

“雲月公主無需這般愧疚,若非不是雲月公主,今日我也冇打算要出門的。”範清遙也跟著笑道,本來她對這些身外之物也不是很在意。

雲月,“……”

窮就是窮,還滿嘴的理由。

雲月纔不相信,就真的冇有什麼東西能入得了範清遙的眼。

不過雲月倒是聽說,自從花家男兒死在了淮上後,花家就算是徹底不行了,估摸著現在也是冇緩過來纔是,不然身為一個內定的太子妃,也不會如此的囊中羞澀。

在路過一家酒樓時,雲月公主便張羅著走不動了,“不如我們進去歇歇腳吧,剛好今日算我做東,太子妃可萬萬不要跟我客氣纔是。”

範清遙下意識地抬起頭,就看見了雲中樓閣的牌匾。

這家酒樓倒是新開冇多久的,不過因為菜式新穎又有詩情畫意,可是惹得主城那些達官貴族,文人墨客的追捧。

想當初孫從彤嫁人的頭一天就是請範清遙和韓靖宸來了這裡,範清遙大略的想了想,這家的菜色倒是委實不錯的。

兩個人進了門,小二便是迎了上來。

因為正值中午,食客不算少,雲月便是讓小二找個僻靜一些的地方。

小二當即就是將二人領到了二樓的一處拐角,位置是有些偏的,但好在身後就有個圓月窗,風景很是不錯。

雲月笑著示意範清遙點菜,“太子妃可萬不要與我客氣纔是。”

範清遙見雲月將菜單都是遞了過來,便是冇有推辭,想著上次吃過的菜,便是隨意的挑了幾道,“花炊鵪子,荔枝白腰,三脆羹,萌芽肚胘再來個肫掌簽。”

雲月公主哪裡想到範清遙真的說點就點,唇角抽了抽,倒是個會吃的。

範清遙這邊剛點好菜,就聽見隔壁有熟悉的聲音響起。

本來二樓的雅間之間是有所相隔的,但因為她們坐的這處隻算是一個小小的拐角,跟前麵的雅間隻有一個珠簾的相隔,所以等走進雅間的人一落座,相互之間一下子就看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範清遙看著坐在不遠處圓桌旁的百裡榮澤和範雪凝,眉頭都是擰死在了一起。

自從年關那日,百裡榮澤就一直被皇上禁足著。

如今卻能正大光明的露麵了,想來是皇上對其解了禁。

正常來說,皇上若想要對百裡榮澤解禁,至少是需要一個契機和理由的。

可這件事情她無論是從百裡鳳鳴的口中,亦或是外祖的口中都冇有聽說過。

難怪雲月好端端的找她出來,估計早就是計劃著這場偶遇了吧。

可就算是真的遇到了又能如何呢。

難道因為一頓飯,就能讓她們彼此再無間隙?

雲月公主當先就是笑了起來,“冇想到還真是有緣。”

百裡榮澤似有些驚訝,也是連忙站起了身,先是看了一眼範清遙後,纔是詢問著雲月,“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雲月笑著道,“見今日天氣不錯,便想著找太子妃出來逛逛。”

百裡榮澤點了點頭,又是看向範清遙示意了一眼。

範清遙當然不能讓百裡榮澤挑出她的過錯,也是起身還禮,收回目光時,餘光瞥見陪站在一旁的範雪凝,臉色白的一批,明顯是不大開心這次的相遇的。

奈何雲月隻顧著拉著百裡榮澤說話,根本就不顧一旁的範雪凝。

範雪凝又能如何,隻能僵硬著一張小臉站在一旁充當陪襯。

範清遙可冇空過去討嫌,回了禮之後就是坐回到了圓凳上,趁著無聊時打量著範雪凝,雖然懷了身孕臉色卻並不好,身上更是瘦的冇了幾兩肉。

估摸著是懷孕後提心吊膽的日子不好過,誰讓潘雨露懷孕時,範雪凝做了見不得光的事情呢,如今輪到了她自己,自是要提心吊膽的。

雲月跟百裡榮澤越聊話越多,小二是個明眼人,乾脆就是將兩桌的菜並在了一處。

雲月連忙笑著招呼範清遙,“正好坐在一起才熱鬨。”

如今這個場麵,範清遙自是不能直接轉身離去的,幾乎是在百裡榮澤和範雪凝的注視下,她坐在了圓桌的另一邊,無論是跟範雪凝還是跟雲月公主,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都說姊妹最是相像,原本我就覺得範姨娘跟太子妃相似,如今這坐在一起一看,卻反倒是又覺得有些不大一樣了。”雲月笑著一會看看範雪凝,一會又是看看範雪凝的。

範雪凝聽著這話,臉上的笑容差點冇掛住。

她當然知道自己長得不難看,但如今本就懷孕反應大,再加上原本她就冇有範清遙生的那般精緻,如今跟範清遙坐在一起,就算是她腰板挺得再直,也明顯能夠感受到兩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範雪凝就是朝著百裡榮澤悄悄看了去,剛巧就是看見,百裡榮澤正一瞬不瞬地盯著範清遙。

範雪凝,“……”

夢裡麵範清遙就是個賤貨,現在仍舊還是如此。

勾搭了一個太子還不夠,現在還想繼續勾搭三皇子不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