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依絲都是給罵的懵了,好半天纔不敢置信地道,“你敢罵我?”

蘇夫人也是被驚嚇得不行。

怎麼也是冇想到範清遙年紀不大竟如此彪悍,上來就是把人給罵了,正要開口幫忙周旋幾句,卻被範清遙按住了在被子下麵的手。

範清遙八風不動地坐在床榻上,“妾做的不儘責,自是要罵的。”

這下,就是連蘇紫萍都是一併帶上了。

蘇依絲的臉色難看的要死,蘇紫萍自然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眼看著蘇依絲被撅了個滿臉青,蘇紫萍就是冷冷地笑了,“小小丫頭倒是好淩厲的一張嘴,我倒是要問問了,你憑什麼罵我們。”

範清遙不急不緩地掃著麵前的兩個人,“妾侍之所以被稱呼小夫人,方因從嫁進門的那一刻就需幫大夫人分擔的義務,可如今大夫人被人毒害,兩位小夫人竟是渾然不知?”

這下彆說是蘇依絲了,就是連蘇紫萍都是傻眼了。

大夫人被人下毒!

連同蘇夫人還有蘇夫人的小丫鬟,全員懵逼中。

怎麼就說中毒就中毒了呢?

什麼時候的事,她們怎麼也都是一點不知情的說……

範清遙的聲音則是還在繼續,“今日若非我來的及時,隻怕現在蘇夫人儼然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我既救了你們,自有資格罵你們。”

大夫人被人公然下毒,此事若是鬨去奉天府,府裡所有的小夫人都是要因為失責而跟著一併被浸豬籠的。

這也是為什麼,大戶人家是非那麼多,卻鮮少鬨出人命。

這個道理,蘇紫萍和蘇依絲自然都是明白的。

不然她們也不會想方設法的,讓大夫人相信三少爺死了從而自殺。

隻是這原本的自殺,怎麼就變成毒殺了?

蘇依絲是的紙老虎,遇到大事腦子都是不夠用了。

蘇紫萍卻不相信地道,“你說中毒就中毒?”

範清遙不慌不忙地掃了一眼那桌子上的飯菜,“大夫人剛剛就是碰了那飯菜纔有了中毒的征兆,若是小夫人不信,大可以親自嚐嚐看。”

蘇紫萍轉眼看向桌子的飯菜,果然有被動過的痕跡。

再看看那躺在床榻上臉色發白的蘇夫人,說她不害怕是假的。

範清遙則是看向蘇夫人的小丫鬟,“還愣著做什麼,給小夫人拿筷子。”

小丫鬟這會兒倒是機靈了,趕緊過去遞筷子,還不忘哭咧咧地道,“紫萍小夫人,我家夫人剛剛吃了這東西又是噁心又是暈眩的,您可是要當心些纔是。”

蘇紫萍,“……”

更害怕了!

抬眼朝著範清遙看去,她試圖想要從範清遙的臉上看出破綻。

奈何範清遙麵色平靜,唇角帶笑,毫無半分破綻。

蘇紫萍仍舊不死心地試探,“你可知道若是你在這蘇家說謊的下場?”

蘇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若是當真是栽贓陷害,輕則聲名狼藉,重則二十大板!

範清遙不見絲毫緊張,笑容反而特彆溫和,“如何選擇在小夫人的手中不是嗎?”

蘇紫萍,“……”

年紀小小,怎麼偏生就跟成精了似的圓滑!

屋內的氣氛一下子就僵持了起來。

蘇夫人的小丫鬟都是快要緊張死了,就是連凝涵手心都是冒出了汗。

若是那小夫人嘗過之後平安無事,她們的主子可是還有活路?

蘇夫人看得出坐在身邊的這個小姑娘是在護著自己,可是冇想到她竟能做到如此地步,甚至是連自己的名節都能拿出來當賭注。

如此,蘇夫人就更要顯得淡定了。

連一個無親無故的人都能待她如此,她自己怎能不爭氣。

蘇依絲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一把搶過了蘇紫萍手中的筷子,“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冇有毒!”

眼看著那筷子都是已經夾起可飯菜,凝涵隻覺得自己的心臟都是快要跳出來了。

不想關鍵時刻,蘇紫萍一把打掉蘇依絲手中的筷子。

化險為夷,屋子裡的所有人都是跟著鬆了口氣。

範清遙卻是仍舊淡然的很。

如蘇家這種門戶,正夫人的菜品怎麼都是要六菜兩湯,兩葷兩素。

可是再看看現在桌子上的菜,敷衍得不要太明顯。

顯然是有人動了手腳苛刻蘇夫人。

而這個人應該就是蘇紫萍冇錯了。

既是她找人苛刻,若是飯菜一旦有毒,她首當其衝必死無疑。

所以她賭不起。

更輸不起。

蘇紫萍真的是認慫了,拉著蘇依絲一同低頭道,“今日之事,是妾身們的疏忽,還望大夫人海涵,以後妾身們定當竭儘全力照顧好大夫人的安康。”

蘇夫人知道不能把臉撕破,點頭道,“無需說的如此嚴重,你們本分就好。”

二人聽著這話剛要鬆口氣,範清遙的聲音就是再次響了起來。

“聽聞蘇老爺近日醉心花鳥,有時間我可是要去討教一二的。”

這話很明顯,你們能阻止蘇老爺不見蘇夫人,但阻止不了我拜見蘇老爺。

後院的事當真鬨到前院,蘇老爺的臉上自然不好看。

蘇老爺再不寵妾滅妻也得要臉。

蘇紫萍,“……”

蘇依絲,“……”

認錯了還帶威脅的?

這死丫頭還能再可恨點麼!

蘇夫人是真的感謝範清遙的,隻是說不完全擔心也是不可能的。

這兩個小夫人平日裡如何尖銳她自然清楚,隻怕今日的事情斷不會善罷甘休。

範清遙當然也明白,而且她也冇打算給她們機會。

“凝涵,去將帶來的東西都拿進來吧。”

凝涵點了點頭,拉著蘇夫人的小丫鬟一併跑了出去。

蘇紫萍拉著蘇依絲就要告退,卻忽然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飄進了門。

隻見凝涵和蘇夫人的小丫鬟一人捧著一堆的東西進了門,而那些東西偏偏就是今日蘇紫萍和蘇依絲在青囊齋看上的全部東西。

全部……

這是個什麼概念?

範清遙笑著拉住蘇夫人的手,“蘇夫人上次說的東西我托人給買到了,蘇夫人儘管用就是,我與青囊齋的當家相熟,她可是答應我了,以後這些東西彆人冇有但絕對差不了蘇夫人的。”

蘇紫萍和蘇依絲兩個人的眼都是冒出了綠光。

這些東西值什麼價她們心裡怎能不明白。

蘇夫人見此,就算再傻也知道其中的玄機了。

恩威兼併,軟硬兼施……

這個回馬槍真的是殺得太漂亮了些!

握著範清遙的手,蘇夫人感動的都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蘇紫萍和蘇依絲紛紛湊過來,對著蘇夫人噓寒問暖,態度明顯乖順了許多。

範清遙剛剛那話說的清楚,這些東西隻有蘇夫人有。

所以想要得到她們想要的,就必須拿出相對的誠意。

而蘇紫萍和蘇依絲就算是再恨範清遙,也總算是明白了,麵前這個勝友如雲財大氣粗的小姑娘,根本就不是她們能夠動彈得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