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在宮裡麵,範清遙跟百裡鳳鳴並不能表現的太過親密。

一路沉默的往禦前走著,還冇到禦書房呢,就能夠看見來來回回巡視的宮中侍衛,人數足足是以往的三四倍。

範清遙看著這數量,說不心驚是假的。

麵上都是如此的戒備森嚴,背後誰又知道還藏著多少人?

隻怕雲月早就是知道因為今日的家宴,宮中人多眼雜,禦前侍衛的變化,所以剛剛纔在鳳儀宮做出那般姿態。

如今少煊有傷在身,林奕的武功雖好卻終不及少煊,一旦真的秘密潛入禦前將箱子給拿回來被人發現……

那可真的滿身是嘴都說不清楚了!

白荼早就是等在了院子裡,瞧見太子妃和太子走了過來,連忙笑著迎接,“皇上剛剛到禦書房,太子和太子妃這個時候進去剛剛好。”

範清遙見白荼笑的很是自然,便微微頷首,跟著百裡鳳鳴一同進了禦書房。

雞翅木雕刻的龍椅上,永昌帝正看著擺在麵前的箱子雙眼放光,那戴著金磚方戒的手,似撫摸珍寶似的,輕輕摩挲著箱子的外表。

如此的專注而癡迷,連範清遙和百裡鳳鳴走進來都不知曉。筆趣庫

一直到範清遙跟百裡鳳鳴雙雙跪在地上請安,永昌帝才愕然回神。

“起來吧,你們二人也是辛苦了。”永昌帝虛扶一把,難得的和顏悅色。

“能為父皇奔波,是兒臣,兒媳的榮光。”

當著皇上的麵,無論是百裡鳳鳴還是範清遙,都是要做足樣子的。

永昌帝很是滿意這個回答,笑著點了點頭,終是伸手朝著那箱子打開了去。

“啪嗒!”

伴隨著一聲脆響,箱子應聲而開。

在永昌帝驚喜且期盼的注視下,裡麵的一雙動物屍體,徹底顯露了出來。

跟範清遙和百裡鳳鳴相同,從來冇有見過如此龐大動物屍體的永昌帝,很是驚訝,藉著禦書房裡的燈火,仔仔細細地打量著。

好像在此刻永昌帝的眼中,已是看見了自己長生不老的模樣。

“此番

你們二人有功了,朕自會重賞你們。”看得出來,永昌帝很是滿意。

範清遙跟百裡鳳鳴再次跪下,雙雙磕頭謝恩,“兒臣,兒媳,謝父皇!”筆趣庫

永昌帝嗯了一聲,眼睛始終在那兩隻屍體上流連忘返,抬了抬手,示意兩個人可以出去了,不要在這裡打攪他的欣賞。

不料,範清遙跟百裡鳳鳴剛站起身,門外響起了白荼的傳話聲,“皇上,三皇子到了,說是有要事稟報。”

永昌帝微微皺著眉,明顯是有些不悅的。

但靜默了半晌後,他還是扣上了麵前的箱子,喊了一聲,“宣!”

範清遙看著永昌帝那明明糾結卻還縱容的樣子,心裡冷笑一聲。

愉貴妃是真的好手段,不但自己得寵,還能讓自己的兒子同樣被皇上偏心著。

禦書房的門被人推開,百裡榮澤似是有些趔趄的走了進來,神色顯得有些慌張,就連看見皇上時都是忘記了請安。

“看看你慌慌張張的成什麼樣子?”永昌帝訓斥的話,毫無半分威懾。

百裡榮澤這纔是後知後覺地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兒,兒臣拜見父皇。”

永昌帝點了點頭,示意他起身說話,“如此急匆匆的,可是有什麼要緊事?”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並冇有起身,而是不覺朝著百裡鳳鳴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後又像是被髮現一般,快速收回了目光。

永昌帝最是多疑,這點小動作如何能夠瞞得住他,“好端端的,你看太子做什麼?”

百裡榮澤低著頭,有些侷促的道,“懇,懇請父皇先讓太子和太子妃離去,兒臣有話想要跟父皇單獨啟稟。”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皺了皺眉,“有什麼話,不能當著太子的麵?”

百裡榮澤忽然就是重重磕頭在了地上,“兒臣懇請父皇!”

永昌帝見此,自是愈發疑惑。

待再次看向百裡鳳鳴時,他揮了揮手道,“你先去外麵等著。”

百裡鳳鳴自知父皇定是要縱容三皇兄的,冇有任何異議,轉身離去。

範清遙既是跟著百裡鳳鳴一起來的,自也是要一同離開。

剛剛三皇子風風火火的進了禦書房,可是禦前所有人都看見了的。

結果三皇子剛進去,太子就是出來了。

想想在裡麵的三皇子,再是看看靜默站在外麵的太子……

就算禦前冇人敢說什麼,但那投射在百裡鳳鳴身上的目光,都是蒙上了一層輕蔑。

果然,跟被皇上偏愛的三皇子相比,太子卑微的簡直是如同塵埃。

無數打量的目光,落在百裡鳳鳴的身上,就連範清遙都開始不舒服了。

可百裡鳳鳴,卻像是毫無所懼覺一般,靜靜地站在門前。

如同一個無辜的孩子,被偏心的父母莫名懲罰一般。

有著上一世的記憶,範清遙早就對百裡榮澤的陰險瞭如指掌,更知道百裡榮澤一向都是露出無辜的模樣,狠狠踩踏著身邊人。

範清遙以為,她早就是習以為常了。

但如今看著站在身邊的百裡鳳鳴,她的心還是酸得厲害著。

就跟吃了酸李子似的。

又苦又澀。

百裡鳳鳴似是察覺到了範清遙的目光,微微側眸,露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

他都是這樣了,卻還在意著她的感受……

範清遙袖子下的一雙手,就是不覺攥緊了。

“太子,太子妃,皇上讓您二人進去。”白荼從門口走了過來,原本滿是笑容的臉上早已看不見任何的笑意。

幾乎是同時,範清遙跟百裡鳳鳴都是看出了白荼的有口難言。

所以從再次踏進禦書房的那一刻開始,範清遙就已經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禦書房內,永昌帝仍坐在龍椅上。

隻是跟剛剛的笑容滿麵比起來,此時的臉上早已掛滿了陰冷之色。

“太子,你可確定,這就是你從那客商手中交易得到的東西?”永昌帝看著百裡鳳鳴,眼瞼下的肌肉因隱忍而一抽一抽的。

百裡鳳鳴低頭道,“回父皇的話,正是。”

永昌帝冷哼了一聲,“可為什麼,有人卻跟朕說,這東西是假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