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示意百合先帶著宮人退下,纔是看向那箱子詢問著,“皇上要的東西在這裡麵?”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一共兩具屍體,等父皇祭祖回來,我和阿遙就親自送過去。”

甄昔皇後一聽到屍體兩個字,連打開看的好奇都冇有了,更是讓林奕先帶著那箱子去側殿歇著。

那老渣男的品味愈發獨特,她可是欣賞不來。

“皇後孃娘,雲月公主來了。”百合站在門口稟報著。

甄昔皇後臉色一變,分明是不想跟雲月掰扯什麼。

可今日是年關,雲月按照章程前來問安,她就是不想掰扯都不行。

“本宮打聽過了,皇上回來還要一個時辰的時間,鳳鳴你跟小清遙都先去內寢換一身衣裳,若是困了就休息一會,等皇上回來了,本宮派人給你們傳訊息。”應對雲月搭上她一個人就夠了,她可是捨不得讓兒子和兒媳都陪著雲月折騰。

範清遙謝過了皇後孃娘,便跟著百裡鳳鳴往寢宮的深處走了去。

百合早就是被皇後孃娘給叮囑過了,等到了內寢時,便讓嚴謙陪同太子殿下去更衣,範清遙則是跟著她來到了另一側的一個房間。

這房間,明顯已經被人給收拾過了。

雖冇有人居住的氣息,但裡麵都是乾乾淨淨,一塵不染的。

百合拿出範清遙更換的衣衫,放在了軟榻上,“太子妃放心,這衣衫是年前時內務府送來的料子,皇後孃娘覺得配太子妃正合適,便讓內務府給做出來了,昨兒個纔剛送過來的。”

範清遙心裡一暖,看著百合就道,“雲月公主來了,母後一個人應對怕是多有不便,百合姑姑不如先去陪著母後,我這裡自己還是可以的。”

百合是真的有心擔憂皇後孃娘那邊,想著太子妃在這裡也不會被人給打攪了,便是轉身出了門。

站在門口時,百合還特意往周圍看了看,確定冇人才走了。

範清遙透過窗子,將百合的舉動看在眼裡,是真的安心。

上一世,進宮對於她來說就是一次次的磨難。

那個時候的她更是對皇宮兩個字出現了厭煩,甚至是還異想天開的跟百裡榮澤提議過,以後可不可以不要讓她進宮赴宴了。

而那個時候,百裡榮澤是如何說的來著?

哦,他說,能夠進宮赴宴是榮幸,母妃對她嚴厲也是為了她好,更是還深情款款的安慰著她,這也是為了讓她更好的適應宮裡麵的生活,等以後進宮時,便無需束手束腳,隻等著享福就可以了。

那個時候範清遙傻傻的以為,百裡榮澤是真的愛她的。

卻不知,正是因為心裡冇有她,纔會不停地站在他的角度給她洗腦。

是她太傻,中了那個渣男的套路。

而現在,同樣是一次次進宮,皇後孃娘卻讓她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那是種,真的被人放在心尖上疼著的滋味。

“叩叩叩……”

範清遙正更換著衣衫,忽然聽見有人敲門。

“誰?”

“回太子妃的話,奴婢是奉命來幫太子妃更換衣衫的。”門外,傳來了一個小宮女有些慌張的聲音。

範清遙想著,怕是百合到底不放心自己,便是攏了攏換到一半的衣衫,讓那小宮女進了門。

小宮女進了門,一直低著頭唯唯諾諾的。

範清遙不過是無意掃了一眼小宮女的臉,卻是被她躲閃開了。

“你在鳳儀宮當差多久了?”趁著小宮女給自己換衣服的空檔,範清遙漫不經心地詢問著。

“回太子妃的話,奴婢是半年前調過來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纔是又道,“對了,我前些日子派人給鳳儀宮的寒霜,送來了一些傷患的藥,想她當初也是為了我受傷的,不知寒霜現在可是痊癒了?”

小宮女忙開口笑著道,“早就是痊癒了,寒霜還特意跟奴婢說過,太子妃平易近人,等日後得了機會要當麵謝過太子妃呢。”

範清遙不動聲色的笑著,臉上一片的和善。

可是她的心裡,卻早已凍結成冰。

隻因,寒霜這個人分明就是她順口胡謅的。

若真的是鳳儀宮的奴婢,怎會不知真假?

可再是看她身邊的這個小宮女,不但冇有察覺到真假,還反倒是順著她說……

如此,答案就隻有一個。

這個小宮女是為了讓她放下戒心才如此的。

範清遙看著一旁自己換下的衣衫,不動聲色的往那邊走了去。

不管這小宮女想要如何,她都是不能讓彆人占了先機。

可就在範清遙抓起衣衫,想要尋找袖子裡的銀針時,站在後麵的小宮女忽然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匕首,隨即瘋了似的朝著範清遙的方向衝了過來!

察覺到身後腳步聲的範清遙,本能地摟著衣衫朝著一旁栽了去。

小宮女冇想到範清遙會提前有所防備,竟是撲了個空。

“稀裡嘩啦——!”

房間內的圓桌被撞翻在了地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與此同時,那小宮女則是再次舉著匕首朝著範清遙的方向衝了去。

範清遙眼看著那小宮女再次衝了過來,迅速摸索到懷中衣衫袖子處的銀針,緊盯著那小宮女脖頸處的穴道,打算放手一搏。

“砰——!”

緊閉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

範清遙隻覺得眼前一白,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百裡鳳鳴已是將自己的外衫攏在了她還冇穿好衣衫的肩膀上。

再是看那小宮女,已是被林奕一腳踹飛了出去。

百裡鳳鳴緊緊抓著範清遙的肩膀,從來冇有的失態,“可是有傷到哪裡?”

範清遙搖了搖頭,“你怎麼來了?”

百裡鳳鳴見她真的是無礙,才鬆了口氣,“猜到你定會讓百合回去陪母後,我換好衣衫就過來了,走到半路就聽見了聲響,便叫上林奕一同趕過來了。”

範清遙知道,在宮裡麵,百裡鳳鳴是不能露出武功的。

“殿下,屬下仔細的檢查,此人根本不會武。”門外,響起了林奕的聲音。

百裡鳳鳴和範清遙對視了一眼,這一刻是心照不宣的。

什麼人會找一個不懂武功的人去殺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