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過了幾日,仍舊冇有得到有關蘇紹西的任何訊息。

這人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無影無蹤的。

範清遙這幾日的心情總是忽起忽落的,臉色也是格外的沉,伺候在身邊的幾個人都是察覺到了的,整日小心翼翼著。

在明月院吃過了早飯,範清遙照舊來到了青囊齋查賬。

大堂裡站著兩個穿戴花哨的婦人,正在月落的介紹下挑選東西,口中一個勁兒說著不在乎銀子,隻管介紹最好的。

月落就喜歡這種財大氣粗的,笑臉忙碌得歡。

範清遙隻是掃了一眼便是進了裡屋。

凝涵跟進去自然而然就找起了記錄本,想著幫月落記上那兩位夫人買了什麼。

在她們青囊齋,每一個夫人小姐在買完了東西之後,小姐都是叮囑她們一定是要記錄在案的,雖然她不知道原因,但小姐交代的就一定要照做。

範清遙卻對凝涵擺了擺手,“不用記了。”

凝涵一愣。

範清遙就道,“隻需記住城內夫人和小姐們的喜好。”

記錄這種東西,是方便以後鋪路的時候用。

但無論是要討好城中的哪家,都是輪不到妾侍和姨孃的。

就算妾侍和姨娘再得寵,麵上也是不能逾越了大夫人。

凝涵好奇得不行,“小姐如何知道外麵的不是夫人?”

範清遙無語地搖了搖頭,懶得解釋。

無論是再有權勢的夫人,其穿戴多少都是要顧忌的,越是高門便講究越多。

如那種高不成低不就的穿戴,隻會是有錢人家的妾侍抑或是姨娘。

大堂裡,並不知道自己被嫌棄的兩個婦人,還在指使著落月團團轉。

月落看得出她們是故意使喚自己從而抬高二人的身份,不過她也不生氣,更是從那兩個婦人的口中套出了她們的名字。

一個叫蘇氏紫萍,另一個叫蘇氏依絲。

裡麵的凝涵都是聽得愣住了。

在西涼,隻有正妻才能前冠夫姓後加本姓氏,妾侍則直接隨夫姓,姨娘是去掉姓氏,隻留其名。

如今兩個都姓蘇,很明顯是自家小姐猜對了。

大堂裡的兩個婦人倒是並不在意,一臉驕傲地以妾為榮,更是毫不避諱地就談論起了府中正夫人的是非。

蘇紫萍道,“聽說那三少爺還冇動靜呢,隻怕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蘇依絲不屑地哼了哼,“我也是聽說三少爺好像是聯絡了個大買家,所以才親自參與了這次的海運。”

“能看上三少爺的會是什麼正經人,要我說就是臭魚找爛蝦而已,不過那個人倒是咱們的福星。”

“這話倒是不錯,若是三少爺真的死了,大夫人就徹底無依無靠了,這樣她也就可以給咱們姐妹騰正妻的位子了。”

“如此我便要恭喜姐姐了。”

“是我應該恭喜妹妹猜對。”

大堂裡,兩個妾侍笑成一團。

裡側的賬房,算著帳的鵬鯨都是聽噁心了。

這是妾侍麼?

這根本就是兩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妖怪啊!

正挑選草藥的天諭和暮煙無不是暗暗慶幸著。

好在她們的爹冇納妾……

範清遙也是生氣的,不過卻是氣笑了。

最近碰巧的事情真是多,冇成想那兩個妾侍竟是蘇家的妾侍。

而她們口中巴不得退位讓賢的,正是蘇紹西的母親。

大戶人家多有醃臢之事,但如此趾高氣昂評頭論足正夫人的妾她還是第一次見。

誰給她們的臉?

她們把蘇夫人貶成這般,把蘇紹西的臉置於何地,把與蘇紹西合作的她的臉麵又是置於何地!

範清遙抬頭看向天諭,“去把月落叫進來。”

天諭點了點頭,趕緊走了出去。

不多時,落月就是跟了進來。

“把外麵那兩個女人看上的東西都給我收起來,若是她們問就說被旁人高價預定了,然後再當著她們的麵,把鋪子同一批的貨都下下來。”

“小姐,她們可是買了三百兩的東西啊。”月落有些遲疑,這種肥羊可不是天天都能宰到的。

範清遙卻不遲疑,“羊可以慢慢宰,但妖必須儘快降。”

月落,“……”

這大白天的,哪裡來的妖?

不過瞧著範清遙那冷下去的臉,落月也不敢多做遲疑,惶惶的走了出去。

很快,大堂裡就是傳來了蘇家那兩個妾侍不樂意的抱怨聲,說出口的話之難聽,天諭都是要擼袖子往外衝了。

鵬鯨一把拉住天諭,“四小姐您又不會武功。”

天諭氣得不行,“我可以薅她們頭髮。”

鵬鯨,“……”

明顯的二對一,你就是禿了人家可還有一顆腦袋呢。

還是算了吧……

賬房裡鬨騰這功夫,大堂裡蘇家的兩個妾侍也是被月落送出了門。

一直坐在凳子上的範清遙忽然起身,作勢就要往外走。

天諭愣了愣,“三姐你乾啥去?”

範清遙聲音淡淡,“降妖,順便……薅頭髮。”

所有人,“……”

一向沉默寡言的人竟主動開起開玩笑了?

她們怕不是集體出現了幻聽吧。

大堂裡,所有的貨已經被月落給下了下來,此刻正放在櫃檯上呢。

範清遙讓凝涵將馬車叫了過來,然後便是命人將所有的貨一股腦地全都裝進了馬車裡,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上了馬車。

凝涵疑惑地問,“小姐,咱們去哪?”

範清遙冷冷地道,“蘇家。”

天諭一聽真要去薅頭髮,手腳並用就開始往馬車上爬,“三姐,帶我一個。”

鵬鯨趕緊伸手把人拽下來。

結果就看見暮煙摸索索的也要上馬車,“我,我有點害怕,但,但我不能讓三姐姐吃虧,也算上我一個吧。”

鵬鯨,“……”

徹底崩潰。

月落隻得喊凝涵,“趕緊走啊。”

冇看見這場麵就快要控製不住了麼……

凝涵一激靈,趕緊抖了一下手中的馬繩。

這段時間,凝涵對主城所有的地段人家全都記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所以根本無需問路,她閉著眼睛都是知道蘇家在哪條街的哪個衚衕的哪個巷子裡。

範清遙靠著車窗而坐,眼裡的光比外麵吹進的冷風還涼。

蘇紹西現在的失蹤,蘇夫人在蘇家唯一的依靠也就是冇了。

若是任由那兩個妾侍欺壓,隻怕蘇紹西還冇等回來,蘇夫人就是要先去了。

她既當初決定與蘇紹西合作,便就不能放任此事不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