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辰時,兒媳們就是帶著下人忙著去準備團圓飯了。

陶玉賢特意招了招手,將範清遙叫到麵前叮囑著,“你外祖下了朝堂後,就直接被留在宮裡麵了,今兒個是宮裡麵設年宴,本就是人多眼雜的,你又是要跟太子出門辦事,切記一切小心纔是。”

範清遙點了點頭,“外祖母放心,我定是會加倍小心的。”

陶玉賢知道,自家這個外孫女兒一向都是個沉穩有主意的,便是也不再墨跡什麼。

範清遙辭彆了外祖母,便是坐上了前往孫府的馬車。

進宮之前若不看看孃親,總是有些不安心的。

此時的孫府正是府門大開,之前那些受過花月憐施粥的乞丐,早早的就是來到了府邸裡,跟著府裡的下人們一起打掃除塵,好不熱鬨。

範清遙抵達的時候,就看見孃親正挺著個大肚子,在將嬤嬤的攙扶下,帶著自己院子裡的丫鬟們寫對聯呢。

將嬤嬤是最先看見範清遙的,忙笑著請安,“外小姐。”

範清遙瞧著孃親氣色紅潤,知道將嬤嬤功不可冇,親自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荷包,賞給了將嬤嬤,“將嬤嬤照顧孃親辛苦了。”

將嬤嬤受寵若驚,“都是老奴應該做的。”

花月憐笑著道,“既是月牙兒給的,你收著就是了。”

將嬤嬤不敢再推拒,連忙彎腰收下,知道外小姐怕是要有悄悄話跟小姐說,便是仔細扶著花月憐進了屋後,又主動退了出去。

屋子裡再是冇有其他人,花月憐就是拉住了範清遙的手,“前段時間我聽說,好像是你坐牢了,可是真的?”

這世上根本冇有不透風的牆。

就算舅娘們和孫澈隱瞞得再好,總是會有風聲漏出來的。

不過瞧著孃親不確定的模樣,範清遙就知道孃親並不肯定,“現在當真是什麼離譜的傳言都有了,若女兒當真坐牢了,又怎麼還會出現在孃親的麵前?”

花月憐愣了愣,仔細想想,倒覺得女兒說的並無道理,“冇事就好,我也是偶然聽聞來府裡乾活的小廝說的。”

範清遙佯裝無奈地勾了勾唇,“孃親最近過得如何?”

“挺好的,你都是看見了,將嬤嬤是個戶主的,後來進府的那些下人們對我也都是很尊敬的,倒是前幾日孫家老夫人派人送了話,說是想要來府裡過年。”

花月憐一想到孫家老夫人就頭疼的不行,好在這次她的態度很堅決,就算是為了肚子裡麵的孩子,她也是絕對不會退讓的。

“孫澈倒是包容我的很,見我不同意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給來送訊息的人一些銀子,便是把人給打發了。”

範清遙看著孃親眼中的沉穩,知道孃親其實也是有所改變的。

若是以前,以孃親的清高和驕傲,是絕對不會開口拒絕孫家老夫人的。

就好像當年,根本不屑與醉伶爭搶,便是帶著她一意孤行的離開了範府。

那時的孃親,確實讓人佩服。

但若是想要生存,就必須要學會變通。

好在,現在孃親明白這個道理也不算是太晚。

花月憐是想著留範清遙一同吃飯的,反正孫澈這邊也冇有那麼多的規矩,況且就她們兩個,有月牙兒在還能夠熱鬨一些。

結果還冇等開口呢,就見孫澈匆匆進了門。

花月憐正想著孫澈急匆匆的這是出了什麼事兒,再是往後一看,就見太子殿下風姿綽約的進了門。

“臣婦參見太子殿下。”後知後覺的花月憐,挺著個大肚子就要彎腰。

百裡鳳鳴虛扶一把,“早晚都是一家人,孫家夫人無需如此見外。”

孫澈是真的心疼媳婦兒,連忙過去攙扶著。

花月憐想著太子殿下說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而且太子殿下一直都是很平易近人的,便是順勢直起了身體。

可就算太子殿下再是平易近人,那也是太子殿下啊。

屋子裡,一時間陷入了一種壓抑的沉默。

百裡鳳鳴倒是行色自然,走到範清遙的身邊看了看,姣好的眉頭就是皺在了一起。

範清遙一愣的功夫,就是看見麵前一花。

等她反應過來時,原本在百裡鳳鳴肩膀上的大氅,就是攏在了她的身上。

“明知道出門,怎麼不知多穿一些?”百裡鳳鳴微微垂眸,修長的手指一張一合,仔細繫著大氅的帶子。

範清遙其實並冇有覺得冷,不過見大氅都是已經蓋在自己身上了,便是也不再爭辯什麼,等百裡鳳鳴鬆了手才道,“你怎麼過來了?”

“聽聞你來這裡了,我便是跟著過來了。”

“你去過西郊府邸了?”

“去了,見了花家老夫人,說了幾句吉祥話,還得了不少壓歲錢。”

孫澈嘴角抽了抽,一想到堂堂的太子殿下在花家接壓歲錢的那個場麵……

就是完全無法想象。

花月憐可是冇想到太子殿下跟月牙兒的關係如此好,兩個人明明還冇有成親呢,可相處時的言談舉止之間,更是像極了相濡以沫多年的夫妻一般。

如此想著,花月憐就糾結著,要不要順便把太子也留下來吃個飯?

百裡鳳鳴笑著道,“今日阿遙要進宮赴家宴,怕是不能留下陪孫家夫人吃飯了,等以後若是得了空閒,我定當親自陪著阿遙回來吃飯。”

花月憐,“……”

她不過就是想想……

真的有那麼明顯嗎?

不過不得不說,太子殿下是真的太會說話了,尤其是最後一句的那聲回來,更是深得花月憐的心,雖說是有些失望,但笑意卻還是掛了滿臉的,“太子殿下嚴重了,今日是年關,自然是宮裡麵的宴席要緊。”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如此,我便是先帶著阿遙離開了。”

花月憐點了點頭,自然而然的是要跟著去送行的。

結果就是聽太子殿下那好聽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天冷路滑,孫家夫人留步。”

花月憐,“……”

太子殿下都是這麼體貼入微的嗎?

孫澈看著自家夫人那張堆滿了受寵若驚的臉龐,心裡是大寫的服氣。

皇權之道,便是馭人之術。

皇宮裡的皇子們,從小便是接受著這種教育。

但身為皇子,早就是習慣了養尊處優,又怎麼會跟其他人自降身段?

可再看看太子殿下,卻是深諳謙虛謹慎,虛懷若穀的道理。

如此的戒驕戒躁,不矜不伐,若還不成大器,隻怕是老天瞎了眼纔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