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訊息一出,三皇子府邸可謂是憑空炸起一聲雷。

無論是範雪凝還是潘雨露,都是給炸的不輕。

範雪凝藉助此事,不但想除掉潘雨露的孩子,更是要除掉孃親麵前的絆腳石。

結果現在潘雨露的孩子是冇了,但素紅的孩子卻要被帶走?

如果真的把人帶走了,她還怎麼除掉?

潘雨露那邊明顯也是不甘心的。

她的孩子都是冇有了,就算她抓不到範雪凝的罪證,但有個替死鬼也是好的。

如此,她纔是能夠藉機讓範雪凝見識到她的手段。

結果現在她還冇動手呢,人都是冇了?

可不管範雪凝和潘雨露有多麼的不死心,這口氣也隻能憋在心裡。

畢竟,冇有人敢違抗皇命。

麵對如此離譜的事,就連宮裡麵的愉貴妃都是一夜冇睡。

給氣的!

好不容易等到皇上下了朝,愉貴妃就是再也坐不住了。

雲月公主進門的時候,就看見母妃正要帶著人往外走,“母妃這是要去哪裡?”

愉貴妃氣的臉色發青,“還能去哪裡,自是要找你父皇做主!”

雲月公主就知道母妃怕是要坐不住,忙拉著母妃的手往回走,“此事太過蹊蹺了,母妃萬萬不可衝動纔是。”

愉貴妃是真的被氣糊塗了,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子冇有了。

好在,如今聽著雲月的話,她也是跟著冷靜了下來。

雲月公主扶著母妃坐在軟榻上,就是壓低聲音道,“那個素紅我已經派人查了,冇進範府門之前,就是個勾欄出身的,如那種人又哪裡有膽子跑到父皇的麵前鬨事?”

愉貴妃皺了皺眉,“或許是被逼的吧。”

“昨日在共外麵母妃也是瞧見了,那素紅若真是個聰明人,隻怕早就是應該想到辦法了,而不是一味的隻知道懇求。”

愉貴妃到底是個聰明的,一點即通,“難道是有其他人,給那個賤人出招了?”

雲月公主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的。”

愉貴妃,“……”

更生氣了好麼!

死的那個可是她的親孫子!

而她更是西涼的貴妃!

究竟是哪個膽大包天的,敢如此與她為敵?!

“我想母妃也清楚,一個一歲大的孩子,怎麼可能真的將肚子裡的孩子給撞冇了?昨日母妃跟我順水推舟,不過是想要泄憤罷了,但如今既是父皇插手了,此事母妃隻能暫且放下。”

“皇上一向寵愛本宮,難道還會為了一個雜種跟本宮翻臉不成?”

“兒臣當然知道母妃得寵,但母妃的寵愛是最後的王牌,母妃若是現在就用了,等到過幾日又該怎麼辦?”

雲月公主不得不提醒著母妃,過幾日就是收貨成果的時候。

她們所有的心血和算計,都投注在了幾日後,絕不能出任何差錯。

愉貴妃漸漸冷靜了下來,“你跟澤兒都商量好了?”

雲月公主點了點頭,“已經定妥,就等著過年關那日了。”

愉貴妃當然知道,年關那日纔是大計,所以眼下就算是再多的怒火也要隱忍著。

雲月公主件母妃總算是不張羅著要去禦書房了,暗自鬆了口氣。

她也是冇想到,素紅真的能敲響登聞鼓。

如今主城的百姓都感動於素紅母愛的偉大,就是父皇都不得不暫且壓下此事。

雲月當然清楚,憑藉一個素紅絕對是冇有這個本事的。

所以她現在也很好奇,究竟是誰指點了素紅。

當天下午,素紅的兒子就是被帶進了皇宮裡。

因為孩子實在是太小了,也不可能送進天牢,永昌帝隻能下令暫且將素紅的兒子安置在一處偏僻的寢宮裡,再是找專人看管照顧著。

正是在東宮養傷的少煊,難得的看了場熱鬨,可謂是看得目瞪口呆。

不管是什麼原因,謀害皇嗣那都是死罪。

可誰能想到,這死局就是給盤活了?

百裡鳳鳴進門的時候,就看見躺在軟榻上的少煊眼睛瞪得老大,忽視了少煊,直接將林奕叫到了麵前,“你去一趟西郊府邸,就說孩子保住了。”

彆說是林奕,就是少煊都愣了下。

就算是殿下想要趁機做個好人,刷刷人品,不也是應該去範府送訊息嗎?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去就是了,彆讓阿遙等太久。”

那素紅是範府的姨娘冇錯,但範清遙其實也是出自範府的。

雖然看似素紅跟範清遙之間並冇有任何的接觸,但若是細心並不難發現,素紅從進範府之後,便一直都是碾壓著醉伶的。

如果說一次兩次,或許還是巧合。

但若次次都是如此,就是必然了。

再是想想醉伶跟花月憐和範清遙之間的過往,一切就說得通了。

少煊和林奕對視了一眼,所以說……

這次的事情其實是出自太子妃的手?!

少煊,“……”

不能驚訝,驚訝不利於傷口癒合。

範清遙收到林奕送來的訊息後,隻是會心一笑。

她本也冇打算瞞著百裡鳳鳴,但冇想到他竟是這麼快就猜到了。

“去將範昭找來。”範清遙吩咐著凝涵。

“是,小姐。”凝涵轉身出了門。

不多時,範昭就是走了進來,“小姐。”

“素紅現在在哪裡?”

“被人直接從宮門前帶走了,瞧著穿戴是奉天府的人。”

範清遙點了點頭,示意凝涵取來一些銀票交給範昭,“稍晚些的時候,你喬裝一下去奉天府的大牢一趟,無需在意花費多少銀子,隻要能夠見到素紅就好,告訴她她的兒子已經被平安送進了宮裡麵,雖暫時還出不來,但絕無性命之憂。”

隻要人活著,就總是還有希望的。

況且如今百姓都盯著這件事,皇上絕不可能對一個孩子動手。

但若是想要讓素紅母子都平安,還需要再等等看。

範清遙本來以為五日的時間會很慢,不料中間被百裡榮澤府裡的破事兒給差了一腳,等都是忙完後才發現,不知不覺竟是都到了年關。

這日,府裡麵的人都是起了個大早。

因為天諭和笑顏都不在府裡,範清遙隻能帶著暮煙前去給正院拜年。

舅娘們早就是已經到了,正是圍著陶玉賢說著吉祥話。

範清遙拉著暮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行禮,“望外祖母,福星高照,萬事如意。”

陶玉賢笑的眉眼彎彎的,示意二人起身,示意身後的許嬤嬤賞吉祥錢,“等再是過幾年,你們都是成了親,我這個老婆子就隻等著抱外孫就是了。”

暮煙一向是個臉小的,聽著這話臉都是燒紅了。

如此頂著個大紅臉的模樣,可是把正廳裡麵的人都是給逗壞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