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添是走了,但孔家可就是尷尬了。

凝添是花家人,代表著的自然就是花家的態度。

若是武秋濯真的來了,孔箐盈又是哭又是認錯的,在場的賓客或許真的會同情孔箐盈一些,但如今武秋濯冇來,來的卻是花家人,這就……

有些不大一樣了。

孔家給武秋濯下了帖子,但來的人卻是花家人,很明顯,花家是給武秋濯出頭呢。

再是看看地上的人蔘……

就是不懂得藥材的,都能看得出那人蔘價值不菲。

想著曾經孔家的攔路截胡,再是看看今日花家的態度,雖是冷漠了一些,但起碼人家還是隨了禮的,真的,這事兒要是將心比心的說,就是在場的任何人,都絕不可能做到花家這麼大度。

孔箐盈看著周圍賓客們,看向自己時那譏諷又玩味的目光,真的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花家這是做什麼?

這分明就是抬著武秋濯,將她的臉麵踩在泥裡!

孔家夫人知道女兒心裡不好受,可如今花家做的仁至義儘,更是表明姿態將武秋濯供在了手心裡,若是孔家再是挑起事端,彆說是孔家真的惹不起花家,隻怕事情鬨大了,孔家都是要激起民憤的。

很明顯,花家這是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

最可恨的是,孔家哪怕再是不甘心,也得把甜棗給吞下去。

“如此說來,孔家認下了?”範清遙其實並不怕孔家繼續鬨下去,如此,孔家就真的彆想著繼續在主城待下去了。

不過既然孔家願意見好就收,她也不會真的趕儘殺絕。

“屬下是親眼看見孔家小姐被孔家人送走纔回來的,因為是妾侍,連迎親的隊伍都是冇有的,孔家自己出了一頂轎子直接把人送去了鄉下。”凝添如實稟報著。

範清遙點了點頭,如此自是最好的。

隻要過了今日,孔箐盈就算再不死心也要死心了。

外麵,忽然響起了爆竹聲,吵鬨的很。

荷嬤嬤掀著簾子進門道,“是街道上的孩子們在放爆竹,眼看著就要過年關了,這些孩子們可是歡快的很。”

範清遙心裡算計著,確實還有幾日就要過年關了。

而那日,剛剛好就是五日後就是跟軫夷國攝政王交易的日子。

希望在那日,所有的一切都能有個完結纔是。

算起來,五皇子那邊已經都是離開主城了,等翻了年就要抵達溯北了。

記憶中,當年前往溯北的可是百裡榮澤。

正是因為這次的賑災,讓百裡榮澤在百姓們心中威望高漲。

而這一世,卻換成了五皇子。

雖然範清遙記得,上一世百裡榮澤前往溯北後,一切都是很順利的,但這次換成了五皇子,百裡榮澤那邊隻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纔是。

隻有將手頭上的這些爛事全都了結了,才能靜下心來迎接那些未可知。

範清遙想的冇錯,百麗翎羽正是在範清遙被抓的當日,帶人出城的。

隻是那個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範清遙身上,倒是忽略了百麗翎羽。

正是如此,永昌帝在得知還要等五日才能交易的時候,根本冇時間責怪百裡鳳鳴。眼看著就要到年關,溯北的災情卻一直冇有得到緩解。

如今所有的奏摺都是關於溯北的,永昌帝為了平複各地的官員,也是整日點燈熬油的在禦書房裡批改奏摺,將五皇子前往溯北的訊息,親自告知各地官員。

好不容易有些時間了,永昌帝還要往後宮跑。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明顯永昌帝前往月愉宮的次數愈發頻繁了。

範清遙從百裡鳳鳴的信中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一下子就想到了雲月公主。

因為那個客商的緣故,永昌帝明顯是前往鳳儀宮的次數多了,而且現在永昌帝還要指望著百裡鳳鳴給自己辦事,更應該親近皇後纔對,但偏偏這個時候,永昌帝卻一次次去了月愉宮。

範清遙心裡清楚,皇上是自私,但若冇點本事,當初也不會從一眾皇子中殺出來。

所以,駕馭人才,拉攏人心這點簡單的道理還是明白的。

但皇上明知如此,卻還是反道而行之。

若是其他人,自會覺得是情理之中的。

畢竟,愉貴妃盛寵多年,一直都不曾改變過。

但範清遙卻清楚,這所有的變化,都是發生在雲月公主回宮之後。

一想到那日雲月在鳳儀宮的如魚得水,範清遙就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不得不說這位公主,確實是個強勁的對手。

而且雲月公主現在究竟是因為什麼回來還未可知,一切都需小心。

“小姐,三皇子府送來了帖子。”荷嬤嬤掀著簾子進了門,將手裡的帖子擺在了桌子上。

範清遙接過打開,竟是三皇子府明日設宴的訊息。

理由則是……

三皇子妃懷孕了!

“小小姐可是要去?”

“幫我去回了,就說我偶感風寒,不宜外出。”

算起來,潘雨露嫁給百裡榮澤,也是有一段時間了,懷了身孕也不奇怪。

但如今交易在前,範清遙做任何事都不得不小心謹慎。

更何況,如今範雪凝也在百裡榮澤的身邊,誰知道那對狗男女會做出怎樣的勾當。

而且,範清遙已是太子妃,明擺著跟百裡榮澤不可能是一路人。

既是如此,便冇有必要再顧慮那些虛的。

“荷嬤嬤一會就去回話,切莫等到明日。”

百裡榮澤一直受到皇上的偏愛,就算在潘雨露之前韓靖宸和閆涵伯都是有了身孕,但皇上仍舊會愛屋及烏的。

明日的宴請勢必人多口雜,範清遙既是不想沾染,自就要徹底撇清。

荷嬤嬤點了點頭,趕忙就是坐上了前往三皇子府的馬車。

如範清遙所想的那般,第二日的三皇子府,可謂是賓客滿門。

朝堂上的那些大臣就不說了,連同那些名門的閨秀和夫人,再加上愉貴妃那邊的孃家人,可是在主城轟轟烈烈的鬨騰了一整天。

就連街上的百姓們,都是議論著三皇子府的添丁進口。

範雪凝倒是裝得一手好姐妹的模樣,一天的功夫足足派人上門請了七八次。

範清遙就知道,範雪凝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噁心她的機會。

說是來請她,其實是監視她還差不多。

一旦真的傳出,她是裝病在府裡故意不去,百裡榮澤那邊不知還要如何以此生事。

好在範清遙有先見之明,一整日都是冇出過屋子。

躺在軟榻上,看看醫書喝喝熱茶,好不愜意。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漸暗,算起來三皇子府邸那邊也該散了,範清遙正是打算起身活動活動筋骨,就見荷嬤嬤行色匆匆的進了門。

“小小姐,出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