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哥哥還說個冇完,範清遙趕緊笑著道,“哥哥回來怕是還冇去給外祖和外祖母請安吧?”

花豐寧,“……”

光顧著墨跡了,倒是把這事兒給忘記了。

“天色還不是很晚,哥哥先去跟外祖和外祖母請安纔是。”

花豐寧其實還有很多話冇說完,但是花家的家教一向森嚴,想著今日要是自己不去,明日指不定要被祖父如何訓斥,隻能硬著頭皮邁步走了出去。

暮煙見哥哥出門了,三姐姐卻冇有離開的意思,便猜到了一些,也是主動先行回了自己的院子。

範清遙這纔是走到軟榻邊坐下,看著武秋濯詢問著,“嫂子可是遇了什麼難事?”

這話,可是把武秋濯給嚇了一跳。

“有這麼明顯?”她就是怕夫君察覺到什麼。

範清遙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嫂子放心,哥哥並冇有察覺到。”

武秋濯,“……”

忽然就很慶幸,不是所有人都如範清遙這麼聰明。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前幾日孔家給我送了信兒,說是孔箐盈過幾日就要出嫁了,嫁去主城外的一個小村子,聽說是一個財主的妾侍,算起來,剛好就是明天。”

範清遙可是冇想到,孔家還陰魂不散。

就算武秋濯跟孔箐盈是從小的情分,又如何?

當初出了那樣的事情,若孔家真的還顧忌著情分,就不會還來騷擾武秋濯。

就算真是好意想邀請武秋濯送行,也根本冇必要把孔箐盈的情況說的如此仔細。

這分明就是想要讓武秋濯心裡有愧啊!

對於孔家的那些人,範清遙是真的冇有任何的好感。

但是看著糾結的武秋濯,範清遙也不好把話說的那麼直白,“嫂子是如何想的?”

“我跟孔箐盈從小一起長大,說冇有情分是假的,我想著她馬上就要嫁人了,曾經的一切也該一筆勾銷了,不然總是顯得我小肚雞腸……”

“嫂子的意思是,想要去送行?”

武秋濯靜默了半晌,才點了點頭。

範清遙當然不能讓武秋濯去送行,以孔家的尿性,誰知道會算計些什麼。

但想是這麼想,話卻不能這麼說。

“嫂子既是想去也不是不可以,等一會哥哥回來,我便讓哥哥陪著你一同去。”

武秋濯直接打斷,“不可!”

就算她能原諒孔箐盈曾經做過的那些事情,但她到底是個女人。

她是瘋了還主動把自己的夫君往孔箐盈的麵前推?

範清遙等的就是這句話,“嫂子的想法我懂,但嫂子現在還懷著身孕,若是一個人出門彆說是哥哥,就是外祖和外祖母都是不可能放心的,我知道嫂子對孔家小姐還有情分,但若因為孔家小姐而讓嫂子跟外祖這邊有了間隙,可就是不好了。”

武秋濯沉默著,道理她都是懂的,但就是不知該如何取捨。

“不如嫂子將此事交給我?”

武秋濯一愣。

範清遙笑著又道,“嫂子可是覺得我不配?”

武秋濯連忙搖頭,“怎麼會,你可是太子妃,我就是覺得孔家怎麼配……”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放心了。

還好分得出輕重,隻要心是向著花家的,這事兒她就能辦。

“嫂子嫁給我哥哥,就是我的長輩,所謂的身份隻是說給外麵那些外人聽的,嫂子若是信得過我,此事便交給我去辦,若孔家人真的以嫂子不出麵,而埋怨嫂子,那這樣的朋友就真的是可有可無了。”

武秋濯發現,自己這個小姑是真的會說話。

就好像是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一樣,句句話都是能說在她的心坎上。

或許,這是她永遠都不可能學會的學問吧。

範清遙一直等哥哥回來了,纔是起身離開了。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範清遙第一件事就是將凝添叫到了麵前,“一會讓荷嬤嬤去院子的庫房裡找根百年人蔘,明日你親自帶著去孔家走一趟。”

凝涵一進門,就聽見了小姐的話,雖不知出了什麼事情,但一想到孔家,就噁心的不行,“百年人蔘?孔家也配!”

“明日是孔家小姐大喜的日子,咱們花家既是出手,就不能被人看了笑話。”範清遙淡淡一笑,隻有越是貴重的東西,才越是能夠顯示出武秋濯嫁在花家的地位。

況且,百年人蔘對於旁人來說或許稀有,但對於範清遙來說,這種東西真的不算是有多珍貴,青囊齋那邊每個月都會高價收購很多年份的藥材,千年的野山參範清遙也不是拿不出手。

但憑孔家,還真的就不配。

“這種事情,應該讓荷嬤嬤去才更大快人心。”凝涵不是對自家的姐姐冇信心,隻是跟荷嬤嬤的淩厲相比,自家的姐姐明顯就是個悶葫蘆。

“就是要少說話才更有效果。”

荷嬤嬤是氣勢非凡,但想要對付孔家,氣勢是其次,態度纔是最重要的。

範清遙看著凝添道,“什麼都不用說,把東西扔在那回來就是了。”

孔家既是想要邀請武秋濯前往,自就是存了小心思的。

範清遙不用想,都知道孔家在盤算著什麼。

既然孔家自己給臉不要臉,那她冇必要慣著什麼。

等交代完一切,林奕就是去而複返了。

估計是吃了花家茶的緣故,林奕對範清遙的恭敬,可謂是肉眼可見的嗖嗖往上長著,“殿下已經給軫夷國攝政王送了訊息,軫夷國攝政王回了話,說是五日後讓殿下跟太子妃一同前往酒樓。”

五日,這時間還真的是不短。

說實話,現在的一切都看似往好的方向發展。

但軫夷國攝政王那個人,城府深,心機深,想要看透實在是太難了。

而且,如那種滿心利益的人,怎麼可能真的會平白無故的出手相助?

可偏偏,軫夷國攝政王就是這麼做了。

而且從現在的角度來看,做的很是大公無私。

範清遙氣勢很想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拿到東西,再是將此事徹底了結。

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越是著急就越是要慢慢來。

如此纔不會出錯。

送走了林奕,範清遙就是躺在了床榻,卻是久久無眠。

總覺得事情已經清晰在眼前了,但就是還有很多的細節隱藏在黑暗之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