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成婚,大皇子知道閻涵柏嫌棄他。

其實,大皇子也是看不上閻涵柏的。

所以成親後,大皇子對於閻涵柏更多的指使和利用。

哪怕就是現在落魄了,大皇子也隻拿閻涵柏當個工具人。

但冇想到,偏偏就是他看不上的人,為他做了那麼多。

甚至是,留下了他的血脈。

而更讓大皇子想不到的是,唯一對他雪中送炭的,會是範清遙。

其實,大皇子並冇有想回來,是被人堵住了不得不回來。

抬眼看向身後那個長袍賽雪白,麵目如璞玉的男子,大皇子咬牙道,“太子殿下這場戲未免做的太虛偽了一些。”

若非不是做戲,為何偏偏讓他親眼所見?

真當他是傻子不成!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虛偽隻會用在有利可圖之人的身上,大皇兄以為,現在的你又有什麼值得我虛偽的地方?”

大皇子,“……”

不是,你這嘴巴怎麼比你媳婦兒的還有毒?

百裡鳳鳴對視上大皇子抱怨的目光,泰然自若得很。

阿遙對大皇子妃的好意,並非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他既是得到了訊息,自是要好好利用的。

“太子殿下到底是什麼意思?”大皇子可冇空在這裡看著百裡鳳鳴耀武揚威。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似三月春風拂柳,“我家夫人既是付出了,我自是希望大皇兄能夠看在眼裡的,如此一來,纔不枉費我家夫人如此儘心儘力的保全著大皇兄的血脈。”

“你以為我會領情?”

“大皇兄領不領情我未可知,但若讓我家夫人白白付出,我定是要心疼的。”

大皇子,“……”

我都這樣了,你還往我嘴裡塞狗糧?

我求你做個人吧!

自從經曆過上次的交手,大皇子很清楚,太子並非眾人心中那柔弱的模樣。

就如同現在,明明讓他看到的都是感動的一幕,但他卻隻有深深的恐懼。

如果太子真的是跟範清遙商量好的,足以可見太子心思之深。

而若今日的事情,當真不是範清遙跟太子商量好的,太子又從何得來的訊息?

大皇子也不是冇有做過爭權夢,所以他很清楚,如今這主城遍佈著每個皇子的眼線和暗中的勢力。

據他所知,三皇子一直都是部署最為嚴密的人。

可這麼多年,三皇子的人一直都冇有發現太子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也正是如此,無論是他還是三皇子,都低估了太子的實力。

如此相比之下,高低立見。

但想要讓大皇子就這麼認輸,他心裡還是不服的。

他總想著,要再賭一次。

範清遙是真的不知道百裡鳳鳴也來了,出了門就是坐上了自己的馬車。

遠處駕駛著馬車的林奕詢問著,“殿下,可是要追上去?”

馬車裡,百裡鳳鳴握著本書不曾抬頭,“無需,直接回宮。”

最近三皇兄那邊太過安靜了,安靜的甚至有些詭異了,如此他纔會不得不多慮。

剛巧得知了阿遙來看望大皇子妃,他便是就尾隨在了後麵。

畢竟,任何的不確定因素,都會變成一個轉機。

當然,現在一切風平浪靜,他便冇有必要擾了阿遙的清淨。

他不在主城的這段時間辛苦她了,讓她放鬆一陣子也是好的。

哪怕,是暫時的。

抓緊馬繩的林奕,現在真的是萬分同情大皇子。

說到底,狗糧的滋味可不咋好吃。

忽然,少煊從遠處飛身而來,極其平穩地落在了車窗外,“殿下,太子妃出事了!”

驀地,百裡鳳鳴捏緊了手中的書卷。

正是平穩坐在馬車裡的範清遙,先是讓凝涵拐去了附近的藥房,親自開了藥方又叮囑藥房的夥計,以後每個月按時給閆涵伯送安胎藥,纔是又坐回到了馬車上。

凝涵就是不懂了,“小姐若是當真在意大皇子妃,每月親自派人過來就是了,何必如此的麻煩。”

“大皇子雖被貶為庶民,但不代表他背後就冇有眼睛盯著,大皇子妃肚子裡的孩子若是平安,自是無關緊要的,可一旦出事,就是滅門的利刃,畢竟,大皇子體內流淌著的是皇家血脈,這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愉貴妃慣會無孔不入,所以範清遙絕對不會落下如此明顯的把柄。

趕車的凝涵聽得一愣一愣的,本就是寒風刺骨,這會兒更覺得冷了。

半個時辰後,好不容易看見了西郊府邸的大門,可凝涵卻是愣住了。

是她眼花了,還是怎麼了?

不然怎麼就是看見府門口聚集了那麼多的人?

此時的西郊府邸門口,確實聚集了很多人。

看著穿戴都是路過的百姓,正不知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

範清遙挑起簾子,微微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著百姓們的表情。

是驚訝,是好奇,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的驚恐。

再是仔細看去,忽然,一抹熟悉的身影就是映入了眼簾。

範清遙的眼力,曾經是外祖母用上千種的藥材訓練出來的,哪怕是再遠的距離,隻要能夠讓她看見,便能夠清楚的分辨和認定。

“凝涵。”

“小姐。”

“你速速從後門回府,讓舅娘們前往孫府,無論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瞞住孃親。”

其實範清遙現在也不敢確定,府門口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但看著那抹熟悉的身影,明擺著就是來者不善。

範清遙的理智更告訴她,不管此事是衝著誰來的,一定要將損失降到最低。

孃親現在的月份已經很大了,斷經不起任何的波動。

目送著凝涵匆匆跑進了西郊府邸的後門,範清遙這才下了馬車。

愈發的靠近府邸門口,百姓們的竊竊私語聲便是愈發的清晰起來。

“好端端的怎麼會出這種事情?”

“誰知道呢,怕不是暈過去了?”

“都一刻鐘了,還是一動不動……”

範清遙一邊走過人群,一邊將周圍的議論聲記在了耳中,等她走出人群,站在西郊府邸門口的那一刻,果然就見剛剛那抹模糊的身影,清晰在了眼前。

還真的就是……

瑞!王!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