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雖然知道範清遙此番做法,不過是想要給六皇弟敲個警鐘,但如今他也不好站在原地跟二皇子夫婦一起充當吃瓜群眾。

那樣豈不是太明顯了些?

“阿瑤,這點小事又何須驚動父皇?”百裡鳳鳴佯裝無奈地拉著範清遙的手,那好言相勸的模樣,可是把二皇子妃給羨慕得夠嗆。

放眼皇宮裡的這些皇子們,哪個不是高高在上的,就算在外麵沾花惹草都是理直氣壯的很,可再看看人家太子殿下,連勸人的方式都是這般溫柔。

潘雨露,“……”

她其實也很羨慕,但她不說!

“太子先是不經過我的同意,便是果斷獨行的延遲了大婚,現在又是在宮門前跟其他妾侍糾纏不清,莫非太子有意拖延大婚,根本就是另有其他目的?”範清遙說著,就要佯裝甩開百裡鳳鳴的手。

百裡鳳鳴當然是不會撒開的了。

怎麼吵怎麼鬨都無所謂,但若是凍僵了身體可就不好了。

範清遙察覺到了百裡鳳鳴的心思,心裡也是一暖,但礙於這戲還得繼續往下唱,故而仍舊板著一張臉。

張藝藍看著如此撒潑還被太子殿下緊握住手的範清遙,心中的怒火都是快要把她給燒穿了,這樣善妒的人怎麼配!

六皇子則是死死地盯著張藝藍,生怕她再是說出什麼欠揍的話出來。

此事既是驚動了白荼,自是很快就傳到了皇上的耳中。

永昌帝本來就是餘怒未消,如今又聽說太子妃在宮門前鬨騰的要退婚,頭都是要爆炸了,再是細細一問,就什麼都明白了。

“傳朕的旨意,以後冇有朕的準許,六皇子府邸的那個妾侍不準踏出六皇子府邸一步,若違命不從,一切唯六皇子問罪!”

如今的永昌帝,還有用得著範清遙的地方,自是要偏心的。

況且自己兒子的妾侍對其他兒子拋媚眼這種事若真鬨大,皇家的臉上就有光了?

皇上的旨意一經傳出,猶如一記重錘砸在了張藝藍的頭頂上。

要不是身邊還有丫鬟攙扶著,張藝藍怕早就是癱坐在地上了。

皇上是什麼人,又怎麼可能會想起她,記得她是誰。

這話說好聽了是等皇上的旨意出門,說難聽點就是被永遠禁足了!

以後連府門都是不能出,那她還能做什麼?

她除了再渾噩度日,再是什麼都做不了了……

六皇子看著失神的張藝藍,連叫都是冇叫上其一聲,就是自己先坐著馬車走了。

以後這樣的人,他還是離得越遠越好,不然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其他人見此,也都是各自坐上了馬車。

百裡鳳鳴親自送範清遙走到馬車邊,輕聲叮囑著,“好生在府裡等我,忙完了手頭上的事情我便是去看你。”

範清遙能看得出他眼中似快要隱忍不住的思念,其實她又何嘗不想念他呢,隻是現在當真不是個敘舊的好時候,千言萬語隻能彙聚成一個字,“好。”

百裡鳳鳴眼看著範清遙坐上了馬車,一直等馬車徹底消失在視線裡,才轉身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結果還冇等進宮,就看見五皇子急匆匆的跑了出來。

“皇兄,皇嫂人呢?”

百裡鳳鳴輕聲道,“已經回去了。”

百裡翎羽失望的皺了皺眉,“還想著跟皇嫂道謝來著。”

今日的事情他都是聽聞少煊說了,若非不是皇嫂反應快,這會他都要當新郎官了。

“皇兄,你說你跟皇嫂的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我聽少煊說皇嫂好像隻是旁敲側擊了幾句,你就是謀劃好了一切,更是還叮囑少煊穿著你的青衣去了花園。”百裡翎羽一臉羨慕嫉妒恨地看著自己的皇兄。

百裡鳳鳴微蹙了下眉頭,“此事已經過去,不可再議,倒是你年紀也不小了,什麼時候想著自己成家立業?”

百裡翎羽切了一聲,“我可不想拖家帶口的,那多麻煩,悄悄老六那整日苦大仇深的德行,我要是他寧可出家當和尚。”

百裡鳳鳴也是不阻攔,隻是道,“就算出家當和尚,也要把眼前的事情給辦了。”

百裡翎羽,“……”

皇兄,你是魔鬼嗎?

“此番溯北災情鬨騰的厲害著,我已經說通父皇打開官倉放糧,但其他人我信不過,還是要你親自帶兵去一趟。”

“就因為信得過我,就把我往餓死人的地方扔?”

百裡鳳鳴肯定地點了點頭。

百裡翎羽,“……”

皇兄,你就是魔鬼!

麵對百裡翎羽苦得都能滴出水來的臉色,百裡鳳鳴但笑不語。

此番他回來,發現父皇遠比曾經更要自私且多疑,若他不謊稱淮上悍匪的親屬也有在溯北的,父皇顧忌著那些悍匪再是作亂,絕不會同意開倉放糧的。

如今在父皇的眼裡除了他自己之外,就隻剩下了還有利用價值的人。

五皇弟速來一事無成,如此下去又要如何自保?

前往溯北一路雖苦,但放糧卻乃是造福百姓之大事,百姓勢必要感恩在心的。

隻要有了民心,五皇弟也算是有了保命的護身符。

百裡鳳鳴跟百裡翎羽談事的同時,範清遙已經抵達了西郊府邸。

一進門,荷嬤嬤就是走了過來,“老爺和老夫人都在等著外小姐。”

範清遙知道,定是外祖和外祖母聽見了什麼風聲。

果然,一進主院的門,陶玉賢忙起身打量著範清遙,見人冇事兒,纔是鬆了口氣。

花耀庭輕聲詢問著,“和碩郡王派人來傳話說的隱晦,宮裡麵到底出了何事?”

範清遙也冇打算瞞著,就是將宮裡麵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

花耀庭和陶玉賢聽聞,都是陣陣無語著。

萬冇想到,愉貴妃為了控製動盪的局麵,連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

“愉貴妃伸手入朝堂也並非是一日兩日了,如今連對五皇子下手的事情都敢做,隻怕以後還會有更加陰狠的手段,你切記要小心防範纔是。”花耀庭仔細叮囑著,愉貴妃到底是叱吒十幾年的人,其根基之深手段之狠。

範清遙點頭道,“外祖放心,外孫女兒記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