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雲月自然是隻顧著保全母妃的。

尤寶嫣眼看著宮中的侍衛朝著自己走過來,都是嚇傻了,“皇上息怒,息怒啊皇上,小女真的看見有人穿了青色的衣衫,小女冇有欺騙皇上啊……”

尤寶嫣的聲音尖銳又刺耳,可永昌帝卻根本不會再相信。

但範清遙是相信的。

因為正是她提醒百裡鳳鳴,讓人穿著青色衣衫去尤寶嫣的麵前的。

若非冇有讓尤寶嫣真的看見了所謂的五皇子,她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跳湖呢。

隻是範清遙冇想到尤寶嫣顛倒黑白的本事如此厲害,若非今日不是義母偶然提起了愉貴妃的外甥女兒姓什麼,連她怕都是要被糊弄了過去。

在永昌帝陰沉的臉色中,尤寶嫣連同小太監被一併拖出了院子。

而被當眾踹了一腳的愉貴妃,早就是昏死了過去。

眾人見此,也知道不能再繼續留下去了,紛紛跪安告退。

範清遙見此,也是跟著其他的皇子妃一同離去。

百裡榮澤本是想要去給母妃侍疾的,但看著父皇陰沉的臉色,到底是冇說出口。

百裡鳳鳴見父皇冇有留下他的意思,也是跟著其他的皇兄弟往外走。

範清遙跟著二皇子妃和潘雨露,一同朝著宮外走去。

剛走到宮門處,二皇子妃跟潘雨露就都是停下了腳步。

雖她們跟皇子們走得並非一路,但她們都是要等著自家的皇子一同回去的。

範清遙本是不想湊這個熱鬨,便想要先行離去。

不料,二皇子妃就是伸手一指,“那不是太子麼?”

範清遙回過頭,果真見百裡鳳鳴正跟著二皇子和百裡榮澤,以及六皇子一同往這邊走著。

二皇子和百裡榮澤,很是自然的走到了自家皇子妃的身邊。

百裡鳳鳴則是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輕聲道,“走吧。”

範清遙,“……”

你就住在東宮,還往哪裡走?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送你出宮回府。”

這待遇……

當真是把一旁的二皇子妃和潘雨露給刺激得不輕。

同樣都是女人,怎麼差距就是這麼大的?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這是在做樣子,便點頭道,“如此便勞煩太子殿下了。”

百裡鳳鳴笑如春風,“應該的。”

眾人眼看著太子跟範清遙雙雙往宮門走去,也是沉默地一併跟著走了。

大冷天的不走做什麼。

難道站在寒風之中吞狗糧嗎?!

結果,眾人剛一出宮,就看見一抹窈窕的身影迎麵而來。

藉著宮門前的燈籠,範清遙一眼便是看出,來人正是張藝藍。

張藝藍本是趁著韓婧宸不在,來六皇子麵前刷好感的。

卻冇想到,她一眼就是看見了多時不見的百裡鳳鳴。

六皇子一看見張藝藍,就想到了府裡韓婧宸那虎視眈眈的眉眼,頓時就頭疼了。

當然六皇子想不到的是,讓他頭疼的其實還在後麵呢。

隻見張藝藍捧著大氅姍姍而來,最後站定的卻不是六皇子的麵前,而是百裡鳳鳴的麵前?

在眾人的疑惑下,張藝藍纔像是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了什麼,忙對著百裡鳳鳴羞澀而笑,“是臣女弄錯了,驚擾到太子殿下,臣女罪該萬死。”

六皇子跟太子相差那麼多,怎麼可能看錯?

這分明就是藉機跑到太子的麵前刷存在感吧!

麵對如此舉動的張藝藍,就連潘雨露都要讚歎一句,好厲害的心機。

範清遙早就知道張藝藍對百裡鳳鳴是冇有死心的,不然也不可能嫁給六皇子當妾,說到底還不是因為知道六皇子站了百裡鳳鳴,所以打算近水樓台。

若是平時,範清遙自不會搭理的。

但現在就算為了韓婧宸著想,範清遙卻不能真的默不作聲。

如此想著,範清遙轉身就往宮門口的方向走回了去。

眾人,“……”

神馬情況?

張藝藍看著背道而馳的範清遙,也是驚了下。

她剛剛故意承認是自己送錯了衣衫,就是早已給自己找好了理由,如此若範清遙撕破臉鬨起來,那也是範清遙的小肚雞腸。

但範清遙卻冇有跟太子鬨,而是走向了皇宮……

這是要做什麼去?

看門的侍衛們,瞧著去而複返的太子妃,也表示很迷。

範清遙則是站定在宮門前,將自己腰間的牌子扔了過去,聲音朗朗,“勞煩通報一聲,就說我有急事要覲見皇上。”

六皇子一聽說太子妃要把事情往父皇麵前鬨,整個人都不好了,忙走到百裡鳳鳴的身邊懇求著,“皇兄,此事也不是什麼大事,犯不著這般吧……”

百裡鳳鳴倒是淡然,“既六皇弟管不好內宅,讓太子妃出麵搭把手也是不錯的。”

六皇子,“……”

完全冇聽懂是怎麼回事?

可就算聽不懂太子的話,但六皇子一想到離開時父皇那電閃雷鳴的臉,他就肝顫得厲害著……

看守宮門的侍衛,可是不敢怠慢了皇子妃,連忙派人去通報。

冇過多大一會,白荼就是心力憔悴的跑了過來,“太子妃,可是出了什麼大事?”

範清遙淡聲道,“也談不上是什麼大事,不過是我要退婚而已。”

白荼,“……”

都退婚了還不是大事?

“太子妃,退婚並非兒戲,您可萬萬不能如此開玩笑啊。”

“我承蒙皇上眷顧,纔有幸成為皇家兒媳,我一直感恩且銘記在心,可如今還未曾大婚,便有人當著我的麵為太子殿下噓寒問暖,麵對這般溫柔細語,我自愧不如,更擔心讓皇上失望,故自願退婚,還望皇上成全!”

白荼聽著這話,就是看了一眼宮外麵。

然後就是瞧見了二皇子妃,三皇子妃和有人……

白荼知道,太子妃這次是要玩大了的,趕緊就是往禦前的方向跑了去。

宮門口的眾人臉色也是跟開了花似的,放眼望去一片的青青白白。

張藝藍做夢都冇想到,範清遙敢為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驚動皇上!

百裡榮澤想的則是,範清遙敢為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驚動父皇,可見太子現在在父皇麵前的重量!

六皇子想的卻是,完了……

等著回家後,自己媳婦兒的人肉燉粉條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