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雖發生的突然,但大殿內的人倒並不感覺到驚訝。

雲月小時候就是很聯絡太子的,更是幾個孩子裡麵跟皇後孃娘關係最好的。

如今不過是妹妹擔心哥哥,誰看了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雲月那隻手,卻逃不過範清遙的眼睛。

百裡鳳鳴就算表麵裝得再像,脈象也是騙不得人的。

若一旦雲月發現百裡鳳鳴是裝病,不但救五皇子的事情要敗露,以皇上的多疑,隻怕連百裡鳳鳴究竟是否真的在行宮生死未卜,都是要一併懷疑起來的。

可是雲月給眾人的印象太好了,範清遙根本冇有理由阻止雲月。

心思念轉之間,範清遙手腕翻轉,一根銀針夾在了指縫之中。

趁著雲月正悄悄試探百裡鳳鳴脈象時,範清遙佯裝觀察著百裡鳳鳴的狀況,以自己的身體擋住眾人的視線,將銀針悄悄插向了百裡鳳鳴的胸口處。

前一步按在百裡鳳鳴手腕上的雲月,是能夠察覺到百裡鳳鳴脈象的平穩的,可就在她想著要如何將事情揭露出去,就感覺指下的脈象一陣詭異的攢動。

緊接著,纔剛還平穩的脈象便出現瞭如按琴絃的觸感。

且端直以長,弦細弦澀。

若單看這脈象,確實是心肺出了問題。

可雲月想不通,剛剛明明脈象是冇問題的,難道是她感覺錯了?

剛巧這個時候,少煊就是在太監的帶領下進了門。

雲月見此,隻能訕訕地收回手,叮囑著,“太子這脈象確實不祥,可是要好生休養著纔是。”

百裡鳳鳴虛弱的笑了笑,“勞煩雲月皇妹掛心了。”

雲月點了點頭,轉身回到了席位上。

範清遙趁著眾人的目光都看向少煊時,快速取出銀針收回袖中。

少煊跪在地上給百裡鳳鳴請安,“屬下給太子殿下……”

“這個時候救人要緊,少煊太傅還是趕緊將藥拿出來給太子殿下服下纔是。”範清遙狀似拉著少煊起身,實則將懷裡隨身攜帶著的養參丸塞進了少煊的手中。

陶家醫女的習慣,很多救命藥都是要隨身攜帶著的,為的就是能夠遇到緊急事情的時候,能夠先行保住人的性命。

少煊也不知太子妃給的是啥藥,不過太子妃絕對不會害太子的想法早已焊在了他的腦袋裡,所以眼下冇有任何的顧忌,打開藥瓶取出藥丸就是塞進了百裡鳳鳴的口裡。

百裡鳳鳴同樣是相信範清遙的,但這藥……

是真的苦。

範清遙又是佯裝觀察了一下百裡鳳鳴的臉色,纔是對皇上道,“太子已無礙。”

聽聞這句話,眾人都是鬆了口氣。

尤其是提著一口氣的二皇子,差點冇把自己給憋死。

誰知道這太子說倒就倒,都是嚇死他了好麼!

太子平安,少煊自也是要離去的。

不過在少煊臨行前,百裡鳳鳴則是叫住他叮囑著,“這藥看似是冇有多少了,等過幾日你便是去太子妃那邊取些過來纔是。”

少煊麵上迷迷糊糊地點著頭,心裡則打起十二分精神感受太子在手心寫下的字。

少煊跟在百裡鳳鳴的身邊,遠比林奕的時間還要長,以前兩個人不方便說話的時候,便是用這種方法交流。

如今,就算百裡鳳鳴寫的潦草,少煊的心裡卻已是有了數。

愉貴妃始終盯緊著百裡鳳鳴這邊,一直等少煊出了門,她才收回了目光,詢問著身邊的雲月,“你確定太子真的有病?”

雲月點了點頭,“確實是弦脈冇錯。”

愉貴妃聽女兒說得如此肯定,纔算是放了心。

如今五皇子怕是已經上鉤了,隻要太子和範清遙不出去搗亂,這事兒就是成了。

愉貴妃心裡算計的明白,隻要事情發生,就算皇後再是不願,也要看著她的外甥女兒嫁給五皇子當妃。

這宮裡麵的人,誰不知道五皇子跟太子是焦不離孟。

所以隻要控製了五皇子,就是掌握了太子所有的動向。

等到那個時候,不但太子儘在掌握,還能把皇後狠狠地膈應一番。

那個畫麵,愉貴妃真是想想都能笑出來。

範清遙看著愉貴妃眼中的笑意,心裡仍舊是跳動得厲害著。

該做的都是已經做了,如今就看少煊那邊是否來得及了。

永昌帝今日是真的有些高興,接連將雲月送來的酒都是給喝光了。

甄昔皇後表麵上樂嗬嗬的,實則心裡卻一直想的都是剛剛的事情。

鳳鳴的身體,小清遙是親口跟她說的,有驚無險,絕冇有任何的後遺症。

難道剛剛鳳鳴是故意在做戲?

可這麼做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甄昔皇後正想著呢,就看見一個小太監匆匆進了門,神色很是慌張。

甄昔皇後一看見那小太監的樣子,心裡就是一沉。

隻怕是出事了!

白荼瞧著大殿內的人多,本想著先行將那小太監給攔下來,結果就在他匆匆朝著那小太監走去的時候,就聽見那小太監道,“不,不好了!尤家小姐落水了!”

此話一出,大殿內的人都是一愣。

眾人都是在狐疑著,尤家小姐是哪位?

而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隻見原本坐在席位上的愉貴妃忽然站了起來,拽著身邊的雲月公主就道,“是,是你表妹出事了!”

眾人這纔是想起來,原來是愉貴妃的外甥女。

愉貴妃似是真的害怕了,根本不顧大殿內的眾人,直接就是朝著門外趔趄跑了出去,甚至是連給皇上跪安的禮儀都忘在了腦後。

百裡榮澤見母妃那般的焦急,也是跟著站起了身,隻是估計著皇上還坐在席位上,而不敢輕舉妄動。

雲月則是直接轉身跪在了皇上和皇後孃孃的麵前,“懇請皇後孃娘派人前去救助表妹,若表妹真的在宮裡麵出了什麼事情,母妃怕是要自責一生的啊!”

明明跪的是兩個人,結果卻一聲聲的懇求著皇後孃娘。

彷彿隻要甄昔皇後猶豫一下,那都是罔顧他人性命,十惡不赦。

甄昔皇後可不傻,就算事發突然也不能僭越了,忙看向身邊的皇上,“瞧著剛剛愉貴妃衝出去的樣子,怕是真的著急了,皇上您看……”

永昌帝還能說什麼,隻能在皇後的攙扶下起身往外走。

在場的皇子和皇子妃們見此,自是緊緊跟隨在後麵的。

至於其他的大臣和女眷們,則識趣的紛紛起身跪安告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