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媳認為,雲月公主說得對!”

範清遙的聲音一經響起,寢宮裡的人都是一愣。

最為吃驚的就要屬雲月了,她做夢都冇想到範清遙會幫著她說話。

範清遙自然要幫的。

或者說,不但要幫,更要添磚加瓦。

“兒媳覺得,二皇子妃不管有怎樣的理由,都不該如此怠慢了母後,雲月公主說的對,母後乃是後宮之主,若今日原諒了二皇子妃,他日自有人要效仿,依兒媳之間,母後根本不用派人細查此事,應當直接將二皇子妃綁起來按罪處罰,再是將二皇子妃母家眾人全部押去宮門前杖責三十,以儆效尤!”

雲月,“……”

這範清遙莫不是瘋子?

二皇子妃聽著這話,嚇都是快要嚇死了。

若非不是她瞭解太子妃絕非是那種跋扈狠辣的人,隻怕早就昏死過去了。

甄昔皇後當然相信自家的兒媳做不出那樣的事情,可偏偏這番話就是從她的口中說出來的……

而就在甄昔皇後琢磨的時候,就見範清遙對著她眨了眨眼睛。

甄昔皇後,“……”

她似乎是明白了。

範清遙的小動作很隱秘,雲月自是發現不了的。

甄昔皇後當然不會讓雲月發現什麼,當即就是舉起一旁的茶盞,砸了下去。

“哢嚓!”一聲,碎瓷亂濺。

這下子,雲月都是不得不趕緊起身跪在了地上,“母後息怒。”

“本宮如何息怒?聽聽太子妃剛剛說的那都是什麼,還要把二皇子妃的母家捆到宮門前受刑!本宮的六宮之主乃是皇上的恩典,本宮這些年也本著感恩的心情善待所遇所知的一切!可現在竟是有人要慫恿本宮仗勢欺人!若當真如此,本宮與那些外麵為非作歹的賊人又有何區彆!”

這話,明明是對著範清遙說的,但跪在一旁的雲月卻明顯麵紅耳赤的很。

可就算雲月心裡再是不舒服,也不能開口質疑。

人家皇後孃娘從始至終罵的都是太子妃,難道雲月把要把臉主動湊過去捱打麼?最主要的是就算捱打也是她心眼小,畢竟皇後孃娘可是提都冇提她。

範清遙似害怕了,忙磕頭認錯,“母後息怒,都是兒媳的錯。”

甄昔皇後似是餘怒未消,“你既是皇家人,就該有皇家人的風度和度量,如此斤斤計較睚眥必報,說得好聽些是你秉公廉明,若是說的不好聽些,就是缺教養欠家教,本宮知道你不在宮中居住,很多規矩也是不熟,但在其位謀其職,若連這點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你還怎配為皇家人!”

雲月,“……”

這話怎麼聽都是在罵她!

範清遙則是跪在地上低著頭,一副良好認錯的姿態。

甄昔皇後重重地歎了口氣,纔是對二皇子妃擺了擺手,“給本宮問安這種事情,斷冇有家裡麪人的安康來得重要,你且去看看你的母妃吧。”

二皇子妃連忙磕頭謝恩,“兒媳謝母後寬容。”

甄昔皇後又是看向一旁的百合,“去從本宮的庫房裡那些補品讓二皇子妃帶走,這歲數大的人現在可是經不得病的,還是要好生修養著纔是。”

百合領命,忙帶著二皇子妃往外走。

二皇子妃在起身時,朝著不遠處的太子妃望了去,滿眼的感激。

若是剛剛她不明白太子妃的心思,那麼現在的她就不得不明白太子妃的心思。

太子妃這分明就是在變相救她啊!

此情此景,雲月若是再看不出個所以然,就是智商有問題了。

原來,範清遙如此的煽風點火,就是為了讓皇後孃娘有個發泄的對象。

如此一來,皇後孃娘不但回絕了她的提議,更還冇有損傷了她的顏麵。

到了這個時候,雲月不禁再是朝著身邊的範清遙看了去,心中緊得都要窒息了。

原本母妃給她寫信,告知她範雪凝計劃失敗的時候,她還是詫異的,更是不相信單憑一個範清遙就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夠讓母妃屢屢暴怒。

但是現在看來……

明顯是她低估了範清遙。

嚴謙再是從門外走了進來,臉上的喜色擋也擋不住,“啟稟皇後孃娘,宮門前傳來了訊息,說是太子殿下一行人馬剛剛進宮,這會太子殿下正去禦書房給皇上請安呢。”

甄昔皇後聽聞此,臉上也終是有了些許的喜色,“給皇上請安是應該的,如此算起來,皇上那邊很快就要傳人去赴宴了,本宮去換套衣服,今日的宴席怕是要鬨騰到很晚纔是,雲月啊,你也應該提前去陪你母妃坐坐了。”

接連吃癟的雲月若是還不走,那就是傻了,“母後說的是,女兒告退。”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為了顯示對範清遙的餘怒未消,直接繞過屏風更衣了。

範清遙一直等雲月公主離去,才緩緩站起了身子。

這才發現,她的一雙膝蓋都是麻得冇了知覺。

剛剛事發緊急,她若不假戲真做,很難瞞得過雲月。

好在一切都是有驚無險的。

院子裡,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範清遙悄悄走到門口順著簾子的縫隙朝外望去,就見百合正送二皇子妃往外走。

不過百合惦記著給皇後孃娘更衣,隻送了幾步就回來了。

剛巧這個時候,雲月公主就是攔住了二皇子妃。

範清遙離得遠,聽不清楚雲月公主說了什麼。

但是看二皇子妃那連忙搖頭失笑,又是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範清遙也不難想到雲月公主會跟二皇子妃說些什麼。

隻怕雲月公主是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了皇後孃娘和她的身上,再是跟二皇子妃解釋自己有多麼的無奈和無辜。

不然的話,二皇子妃那受寵若驚的樣子又是從何而來的?

範清遙一直目視著雲月公主跟二皇子妃一同出了院子,才收回了目光。

好在她剛剛的舉動,二皇子妃也是明白的。

如此就算是雲月公主再是調撥,二皇子妃也是要好好想想的。

想著雲月公主剛剛的一出又一出,範清遙就知道,以後這宮裡麵怕是要熱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