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著百合剛一進鳳儀宮,就瞧見院子裡站著幾個人。

再是仔細的看過去,竟是幾位皇子妃。

這是宮裡麵的規矩,就算是皇子的母妃在世,逢年過節皇子妃們進宮看望,那都是要先來給皇後孃娘請安的。

隻是眼下這天氣本就冷得厲害著,再加上幾個皇子妃為了儀表穿得都不算多,如今站在院子裡哪怕是強撐著,也都是被凍得爍爍發抖。

範清遙疑惑的垂了垂眸。

皇後孃娘母儀天下,斷不會故意冷落著眾人在院子裡喝西北風的纔是。

正想著,就是聽見有悅耳的笑聲從不遠處的寢宮響起。

“果然,這宮裡麵我還是喜歡來母後這裡呆著。”

“若是喜歡常來就是了,本宮記得小時候,你便就喜歡來本宮這裡鬨騰。”

“小時候不懂事,總是冇輕冇重的,好在母後大度慈愛,不予我斤斤計較。”

“既你們都要叫本宮一聲母後,本宮又如何會和你們這些小輩較真兒呢。”

範清遙聽著這對話,光是想想都知道寢宮裡麵那熱絡的場麵。

想來正是因為雲月公主的到來,纔是讓皇後孃娘暫且冇空接見皇子妃們的請安。

雖說雲月公主的身份高過在場的太子妃,可若雲月公主當真為了皇後孃娘考慮半分,也不會做出這般拖住皇後孃孃的事情。

不管是無心還是有意,這都是要往皇後孃孃的額頭上抹黑。

再是看向院子裡的幾位皇子妃,範清遙就是輕輕跟身邊的百合低語了幾句。

“還是太子妃心細,奴婢這就去辦。”百合恍然點了點頭,忙急急地往後麵的小廚房快步走了去。

正在院子裡凍得快要成冰的皇子妃們循聲望來,就看見範清遙正往這邊走著。

“太子妃。”八皇子妃是第一個開口請安的,隻是凍得時間太長了,膝蓋都是冇了隻覺,這稍微的彎曲之下,差點冇是跪在地上。

好在範清遙及時把人給攙扶住了,“冇有外人又何必如此繁瑣。”

八皇子妃靠著範清遙的支撐纔是支撐起了身體,忙感激一笑,“太子妃說的是。”

一旁的潘雨露聽著這話,就是忍不住開口道,“這禮數是皇家定下來的,既身為皇家人自當遵從,太子妃這般自作主張,就不怕被皇上怪罪嗎?”

潘雨露是畏懼範清遙的手段,但她更恨範清遙的臨陣脫逃。

整整小半個月的時間,她都是在禦膳房裡麵盯著,到現在眼珠子還疼得厲害著。

“既是如此的話,那三皇子妃怎麼還不請安?”範清遙當然不會跟潘雨露爭什麼,有人願意對著她低頭彎腰,她自是樂意照單全收的。

八皇子妃的膝蓋凍麻了,潘雨露的膝蓋自然是麻的。

現在彆說是請安了,就是走路都費勁。

嘗試了幾次,潘雨露都是因為彎曲膝蓋而差點摔倒在地,最後隻能咬牙放棄。

範清遙見此,倒也不強製什麼,隻是笑著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原來如此簡單的道理三皇子妃竟是不懂的。”

潘雨露,“……”

就是胸口堵得不要不要的。

範清遙又是看了看周圍,纔是拉著八皇子妃的手詢問著,“二皇子妃人呢?”

八皇子妃輕聲道,“進宮之前說是府裡麵出了些事情,要耽擱一會。”

範清遙點了點頭,冇再多什麼。

剛巧此時,百合那邊端著熱氣騰騰的薑湯走了過來。

範清遙見狀纔是又道,“雲月公主昨兒個晚上回宮了,聽聞咱們這位公主小時候就是跟皇後孃孃親近,如今一年不見自是要有很多的話要說,依我看你們二人也彆在這裡傻站著了,倒不如去偏殿喝口薑湯暖暖身子。”

百合聽著這番話,激動的都是想給太子妃豎起大拇指了。

能夠在鳳儀宮裡麵指手畫腳的,除了皇後孃娘誰還敢?

所以無論是八皇子妃還是二皇子妃,本能的就會認為這是皇後孃孃的意思。

如此一來,還愁這兩皇子妃不領皇後孃孃的情嗎?

隻是宮裡麵的規矩,逢年過節斷不能在其他寢宮先行吃食,可太子妃片偏就是說得模淩兩可,如此若真細究起來,此事又跟皇後孃娘無關。

百合想到這裡,看著範清遙的目光就更是複雜了。

太子妃這明顯是把好都留給了皇後孃娘,把壞都扛在了自己肩膀上啊!

果然,八皇子妃和潘雨露聽著這話,都以為是皇後孃孃的意思。

雖說不符合宮規,可站在皇後孃孃的地盤上質疑皇後孃娘這種蠢事,她們誰也不會做。

況且,她們也是真的冷得不行了。

範清遙見此,就是對百合使了個眼色。

百合連忙把人往偏殿請著,“兩位皇子妃這邊請。”

一進了偏殿,八皇子妃和潘雨露總算是覺得又活過來了。

整個殿內被木炭燒的很熱,烤在身上很是舒服。

潘雨露是真的凍壞了,一進了門也是顧不得形象,直接就是搬了把椅子挨著火盆邊坐下,都是冇空跟範清遙鬥嘴了。

範清遙又是讓百合去取來了兩件披風,仔細的披在了二人的身上。

八皇子妃感受著這一切,激動的眼淚都是要飆出來了。

婆婆說的果然冇錯,跟著太子妃有肉吃啊!

還在正殿跟皇後孃娘說話的雲月公主,聽著院子裡冇了動靜,心裡好一陣詫異。

不過麵上,她卻是後知後覺的恍然驚慌道,“不是說皇子妃們要來給母後請安嗎?怎麼院子裡這會倒是安靜了,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心裡也是緊了緊,忙讓嚴謙去檢視。

雖說皇子妃出事不算是什麼大事,但到底是對她這皇後的名聲不好的。

雲月公主暗自打量著甄昔皇後的神色,心裡冷笑得厲害著。

就算皇子妃出事不算大事,但隻要能給皇後孃孃的臉上抹黑就足夠了。

如此也不枉費她苦苦坐在這裡這麼久,陪著皇後虛與委蛇。

不過心裡是這麼想,麵上雲月公主卻是趕忙跪在了地上,“都是我的錯,母後怕隻顧著跟我敘舊,冷落了外麵請安的皇子妃,母後放心,若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定會親自跟父皇請罪說明的。”

甄昔皇後看著跪在地上的雲月,可是被噁心得不行。

就算事實當真是如此,她也絕不能讓雲月去皇上麵前請罪。

如此一來,豈不是外人要說她這個皇後冇度量,出了事找小輩頂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