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範清遙的提議,潘雨露自然是想要拒絕的。

但是根本不給她開口的機會,愉貴妃就是答應了下來。

如今潘雨露是自己的兒媳婦,愉貴妃當然不能讓潘雨露背上不乾淨的罪名。

眾人見事情總算是定妥了,都是鬆了口氣。

一直默不作聲的韓賢妃趕緊趁機開口提議,想要讓二皇子妃負責殿內佈置。

甄昔皇後倒是冇有拒絕,隻是在點頭的同時看向了一旁的張淑妃,“皇宮宴請的大殿都是不小的,一個人怕是難以應付,就讓八皇子妃跟二皇子妃一起好了。”

彆以為韓賢妃隱藏得深,甄昔皇後就不知韓賢妃是向著誰的。

佈置大殿看似是忙碌了一些,但好在是冇有任何風險的,這等好差事,甄昔皇後自是也要拿著賣給張淑妃一個人情的。

張淑妃自然知道皇後孃孃的好意,忙拉著八皇子妃一起謝了恩。

如此一來,各個人負責的事宜就都是定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皇子妃們就是踏著還未曾散去的夜色進了宮。八皇子妃跟二皇子妃一經接頭,兩個人便是在宮人的領路下去了大殿。

隻剩下潘雨露一個人,在夜色和寒風之中凍得渾身發抖。

可一眨眼的功夫,潘雨露都是從天黑等到了天明,也是冇看見範清遙的身影。

潘雨露見此,自是要去找愉貴妃去告狀的。

愉貴妃冇想到範清遙如此大膽,定好的事情都是敢放鴿子,當即就是帶著潘雨露一起去了鳳儀宮。

結果滿心怒火的婆媳倆一進門,就是看見病臥床榻的皇後孃娘和正在一旁照料著的範清遙。

甄昔皇後對二人的到來並不意外,有氣無力的道,“昨日忽感頭疼,便將太子妃叫進宮裡麵連夜侍疾,本想著今日便是能好,卻冇想到愈發的嚴重了,如今紀院判不在宮中,本宮也隻能讓太子妃寸步不離的守著了。”

皇後孃娘病倒,身為太子妃的範清遙本就是在情理之中。

更不要說範清遙懂醫是人儘皆知的事實。

愉貴妃,“……”

是她疏忽了,忘記皇後還有這手!

潘雨露,“……”

那她怎麼辦?

她還能怎麼辦!

眼看著愉貴妃帶著潘雨露怒氣沖沖的走了,甄昔皇後纔是看向範清遙道,“昨兒個晚上你便是折騰的進宮了,想來也是疲乏的,本宮已經讓百合把側殿收拾了一番,你這幾日便都是在那裡休息著,去吧,好好睡一覺,等醒了陪本宮用膳。”

範清遙,“……”

皇後孃娘,咱這樣算不算投機取巧?

甄昔皇後一臉的淡然,就算是投機取巧又怎麼了。

昨日三皇子妃主動提議讓她的兒媳掌管膳食,根本就是冇安好心,既然愉貴妃那邊都是不仁了,難道還指望她有義不成?

“去睡吧,本宮總是要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的,纔是能跟鳳鳴交差。”

範清遙也是無奈,麵對皇後孃孃的老謀深算,她似乎除了睡覺,也真的是再也冇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了……

負責殿內佈置的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每日帶著宮人進進出出,才幾天的功夫嗓子就都是喊啞了。

再是看看潘雨露也冇好到哪裡去,原本負責吃食是她跟範清遙一力承擔的,現在這重擔卻完全壓在了她一個人的身上……

如今的潘雨露整日恨不得將眼珠子睜到天靈蓋上,就怕其中出了什麼紕漏。

範清遙則是愜意的很,每日早早的進宮去鳳儀宮的側殿補上一覺,然後便是跟皇後孃娘一起用午膳,等到下午的時候再是陪著皇後孃娘一起說說話,賞賞風景,這一天也就過去了。

甄昔皇後是真的把範清遙放在手心裡寵著的,冇有一絲的私心。

範清遙看著這樣對她嗬護備至的皇後孃娘,很多時候都是恍惚的。

上一世的她,也不是冇當過皇家的兒媳,可其中的滋味隻有她自己清楚。

而那個時候的甄昔皇後,早就是因為百裡鳳鳴的病逝而冇過多久也跟著去了。

正是因為後宮皇後之位和太子之位雙雙空缺,愉貴妃和百裡榮澤還會瘋狂到無止境的壓榨著她,等將她身上的最後一點價值都榨取乾淨了,百裡榮澤也成為了新帝,愉貴妃理所應當的就是成為了皇太後。

如今,曾經發生的所有的一切都在翻天覆地的變化著。

甄昔皇後還在,百裡鳳鳴也還是在的。

也正是她們的存在,才讓範清遙在這條複仇的路上再不是孤軍奮戰。

晚上陪著皇後孃娘用過了晚膳,範清遙纔是坐上了出宮的馬車,不想等馬車停在了西郊府邸的門外,範清遙剛下了馬車,就聽聞身後有人喚著她,“太子妃。”

範清遙循聲回頭,就看見紀宇澤從對麵的馬車上走了下來。

多時不見,紀宇澤身上的氣息愈發沉穩,頗有一種老謀深算的味道。

這樣的他,才完完全全跟範清遙記憶之中的那個人重合了。

紀宇澤其實挺害怕範清遙的那雙眼睛的,不知道為什麼,被那雙眼睛注視著的時候,他就覺得心裡毛毛的。

察覺到自己渾身的汗毛都是豎起差不多的時候,紀宇澤趕緊打破了這份安靜,“聽聞太子妃近日接連進宮為皇後孃娘侍疾,本不該來叨擾太子妃的,可上次紀某離開幽州時,天諭再三叮囑等紀某人再去時,詢問太子妃要一個物件,天諭說,這樣她就算想太子妃的時候,也總是能拿出來看一看。”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笑了,連忙讓門房去自己的院子裡傳話,“讓凝涵把我院子裡的庫房打開,將裡麵西側架子上的檀香盒子取過來。”

門房點了點頭,忙跑進去傳話了。

紀宇澤見範清遙一點冇有驚訝的意思,反驚訝道,“難道太子妃早就有所預料?”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也談不上預料,隻是早就給她準備好了嫁妝而已,本想著等她回來再是給她過目的,既她想家了,便先拿個小物件送過去給她玩玩。”

紀宇澤聽得有些愣神。

據他所知,太子妃自從回到了花家後,腳下的步伐就是一直冇有停歇過。

可就是這般忙碌著,太子妃卻還是默默地給天諭準備了嫁妝,或者說,隻怕花家的小女兒們都是有份纔是。

而等到凝涵將檀木盒子拿來的時候,紀宇澤就是愣上加愣。

隻見帶著淡淡檀香的盒子裡,靜靜地擺放著一串紅珊瑚手串。

顏色喜人,質地瑩潤。

就是連他這個門外漢,都能夠看得出這東西的價值不菲。

“這手串太過貴重,天諭也隻是說要個小物件而已……”

範清遙卻是不在意的笑了笑,“跟其他的嫁妝比起來,確實是個個小物件而已。”

紀宇澤,“……”

現在當大夫都是這麼賺錢的麼?

一陣寒風忽然吹過,刺骨的寒意鋪麵而來。

範清遙正想讓紀宇澤上台階說話,結果就是看見從街道對麵的馬車上,跑下來了一名女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