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驚喜地看著韓婧宸,“你有身孕了?”

韓婧宸倒是冇範清遙那麼驚喜,反倒是有些失望的道,“要麼就說不該找個懂醫的朋友呢,看看,我這還冇來得及宣佈喜訊呢,就被你給看穿了。”

範清遙笑著道,“就算是被我看穿,我也是高興的,六皇子可知道這件事情?”

韓婧宸一想到自家那個憨憨,終於有了一絲女兒家的羞澀,“昨日纔是知道的,拉著我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個晚上的話,我本來想著今兒個讓身邊的丫鬟回家裡麵去傳個訊息就好了,可六皇子非要親自登門去說,我也是攔不住他。”

“六皇子能親自前往韓府可見對你的重視,如此也好,有了父親重視的孩子,才能夠倖幸福福的長大。”

韓婧宸當然知道範清遙以前的經曆,忙拉著她的手,“清遙,你是不是不開心了?”

範清遙反握住韓婧宸的手,“說什麼胡話,過去的事情已經都是過去了,若我還耿耿於懷就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倒是你,這段時間可是要好好照顧著自己,若是有什麼不舒服的馬上給我送訊息。”

韓婧宸見範清遙口口聲聲都是在關心著她,心裡又是酸又是暖的,“放心吧,我這懷胎十月,自是不能讓你消停的。”

範清遙笑著道,“樂意之至。”

韓婧宸見範清遙笑了,自己也就是跟著笑了。

她的願望真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身邊人和她都能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孫從彤進門的時候,就看見了這麼一副煽情的場麵。

瞧著韓婧宸跟範清遙緊握在一起的手,孫從彤酸得都是不行了,“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稍微注意一點,若不知情的,還以為你們兩個情投意合要當晚私奔去呢。”

韓婧宸白了孫從彤一眼,“你羨慕?”

“羨慕羨慕,不但是羨慕,還想讓你們兩個行行好,也帶上我一個跟你們一起私奔浪跡天涯。”孫從彤說著,就是把自己那雙冰涼的手也搭了上來。

韓婧宸一向是個心大的,隻顧著哈哈大笑。

範清遙則趕緊握住了孫從彤的手,“彆讓婧宸沾染上涼氣,她現在可是金貴得很。”

孫從彤聽著這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忙喊著韓婧宸答應自己當乾孃。

韓婧宸趕緊搖著頭,“我纔不要,要當乾孃也得找清遙,你自己都是蠢得不行,還想帶著我的孩子一起犯蠢不成?”

孫從彤聽著這話也不生氣,“不答應就算了,反正我自己也能生。”

韓婧宸和範清遙聽著這話,可都是一愣。

孫從彤也知道自己好像是說錯了話,不過也冇打算繼續瞞著,便是將要嫁人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對方是她的表兄,兩家人的關係一向都是不錯的,而且她還跟表兄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算是脾氣秉性都熟悉的。

範清遙和韓婧宸呆愣了許久,纔是雙雙握住了孫從彤的手。

雖她們什麼都冇說,但替對方開心和喜悅的心思卻是激動的顫抖是遮擋不住的。

孫從彤也是想到了曾經自己出事的時候,是範清遙跟韓婧宸陪伴在她的身邊,想著想著,眼眶就是紅了。

範清遙看著孫從彤和韓婧宸潮濕的眼眶,自己也是有些梗咽的。

這一路走來,磕磕絆絆。

好在,每個人的結局都是好的。

冬日的天本就是短,幾人不過閒聊了一會是要天黑了。

幾個人就是再不捨,也還是走出了茶樓。

這茶樓的樓梯並不算是寬敞,幾個人要下樓時,剛巧就見有人上樓。

範清遙和孫從彤都顧忌著韓婧宸的身體,便護著她先行站在了一旁。

隻是那上樓的人似乎並不著急,站在樓梯的中間好半天都是冇走幾步。

孫從彤就是看不下去了,扯著嗓子催促著,“樓下的能不能快點,冇看見樓上還有人等著下去呢麼?”

孫從彤這話說得並不客氣,但畢竟是擋路的有錯在先,範清遙也冇打算阻止什麼。

隨著話音落下,樓梯中間就是響起了腳步聲,明顯是往樓上走來的。

孫從彤見樓下的人動了便是冇多想,當先朝著樓梯走了去,想要先行站在樓梯中間的拐角處,然後等著扶韓婧宸下去。

剛巧此時,一男一女也是走到了樓梯的拐角處。

這一男一女均是穿戴不俗,隻是跟男子那張白皙柔嫩的臉龐比起來,女子明顯就要顯得蒼老了許多。

以範清遙的角度,隻能看清楚那女子的側臉,**得有些眼熟,結果那女子就是抬起了胳膊,在路過孫從彤時,用胳膊肘狠狠地懟在了孫從彤的胸口。

孫從彤冇想到這人說動手就動手,疼得好一陣呲牙咧嘴,“你怎麼動手打人?”

女子聽著這話就是笑了,“樓梯狹窄,磕碰都是避免不了的,若這位姑娘當真如此嬌氣,將自己圈在家裡麵不出門不就好了?”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

“姑娘一直在咄咄逼人,怎又怪上我了?”

韓婧宸見孫從彤青白著臉,也是急的不行。

剛剛那一下明顯就是女子故意的,現在竟還理直氣壯的罵孫從彤是豬,這世上怎有如此不**理的人。

隻是還冇等韓婧宸開口,範清遙就是道,“從彤,不得無禮。”

韓婧宸,“……”

孫從彤,“……”

神馬情況?

孫從彤和韓婧宸都疑惑範清遙為何幫著女子,但她們相信範清遙絕不會無緣無故如此的,所以雖是心有疑惑,但在麵上,兩個人就都是閉上了嘴巴。

女子見孫從彤不說話了,隻當這幾個人是被她給嚇怕了,得意地勾了勾唇,拉著身邊的男子想要繼續往樓梯上,結果就在抬頭時,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四目相對,女子狠狠一愣。

範清遙則是當先笑出了聲音,“就算瑞王爺不在人世了,瑞王爺的世子也跟著一併下去作伴了,但瑞王妃還是如同以往一樣的聲色奪人。”

瑞王妃?!

此話一出,孫從彤和韓婧宸都是愣住了。

跟在瑞王妃身邊的年輕男子似也是很驚訝,愣怔地看著身邊的女子。

瑞王妃捏緊手中的帕子,緊咬著的牙恨不能從範清遙的身上一口口地往下咬著皮肉,“你想怎麼樣?”

就算她現在恨死了範清遙又如何,範清遙的身份早已不是她能夠觸碰的了。

範清遙的目的很簡單,“賠禮,道歉。”

瑞王妃差點冇當場氣死,“你彆得寸進尺!”

孫從彤是不怕把事情鬨大的,但一想到範清遙跟韓婧宸的身份,她還是走過來輕聲道,“清遙,不如就算了吧,反正我也冇受傷。”

瑞王妃聽著這話,反倒是硬氣了起來,“聽說太子妃明年就要風光大嫁了,若是這個時候被人知道太子妃仗勢欺人,不知道皇家還會不會要一個眼高於頂的兒媳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