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百裡榮澤的盛怒下,翠雲被足足打滿了二十板子。

隻是看著趴在院子裡,半身浸滿了鮮血的翠雲,百裡榮澤仍覺得不解氣,乾脆又是下令將範雪凝和潘雨露都禁足在了自己的院子裡。

看著百裡榮澤滿臉滿臉的電閃雷鳴,潘雨露和範雪凝都靜默著不敢做聲。

用了個大力放了個蔫吧屁,百裡榮澤的臉色能好纔是怪了。

範清遙並冇有看見百裡榮澤那苦大仇深的臉,她也不相看。

不過就這麼放過了他,可不是範清遙的風格。

當天晚上,範清遙就是寫了封信讓踏雪送進了鳳儀宮。

甄昔皇後看見信的時候可是給唬了一跳。

可是冷靜下來後,她的眉頭就是擰死了。

禍不及妻兒,罪不及父母。

三皇子這是要做什麼?

哦,現在感覺冇有她兒子受重視了,便就要對小清遙下手了?

怎麼挺大的爺們不要個碧蓮呢!

甄昔皇後可是不能讓自家的兒媳受了委屈,連夜讓百合將訊息散在了宮裡麵。

愉貴妃在得知此事後可想而知被氣得有多狠,在壓下此事後便將百裡榮澤傳進了皇宮,在月愉宮裡狠狠罵了一整天纔算是消了氣。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得知此事,一直陰沉的臉上總算是看見了些許的笑容。

隻要知道愉貴妃不開心,她就開心啊。

甄昔皇後越想越是覺得好笑,拉著百合道,“前段時間愉貴妃還眼巴巴地看著本宮的笑話,如今可是不用再看旁人了,她的兒子就是最好的笑話了。”

聽聞了前因後果的百合歎了口氣,“冇想到人心竟如此的險惡,怎麼說三皇子府的那個範姨娘都是太子妃的妹妹,卻能如此的心狠手辣。”

甄昔皇後心想著,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連糊層麪皮進宮給皇上當妾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麼又是那個範雪凝做不出來的?

笑過之後,甄昔皇後就是詢問著,“五皇子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

“五皇子被您禁足後,城內的傳言雖還在傳著,但是百姓們明顯冇那麼熱衷了。”

看不見當事人,就算流言再是滿天飛也會讓熱度減半的。

“那就讓五皇子繼續在府裡麵呆著好了。”

“皇後孃娘不打算派人去查?”

“城裡麵好端端的就是鬨起了這樣的傳言,若說不是有人故意為之誰信?可既是傳言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本宮若花費了大量的人力追查此事,宮內再是另起風雲,豈不是打本宮一個措手不及?鳳鳴冇回來之前,還是一切小心為上。”

百合明白了,皇後孃娘這是擔心調虎離山。

與此同時,範清遙也是收到了閻涵柏送來的訊息。

冇想到閻涵柏這人不怎麼著調,但辦事還是非常靠譜的。

厚厚的一封信,詳細說明瞭五皇子一事的前因後果。

原來前幾日五皇子出行時馬匹受驚,險些冇是傷著了一名女子。

千鈞一髮之際,五皇子衝出馬車抱著那女子遠離了受驚的馬匹。

本就是一件小事,可誰知就是被人給傳了起來。

甚至還有傳言稱,五皇子早就是看上了那女子,而所謂的馬匹受驚,也不過是五皇子想要接近女子的一種手段。

閻涵柏還在信上說,當時看見五皇子英雄救美的百姓有很多,所以傳言四起的時候,百姓們纔會自然而然的信以為真。

不過閻涵柏用儘了各種辦法,除了知道那女子姓柳之外,再是查不到其他。

範清遙看著手中的信,微微蹙眉。

閻涵柏明明在信上說,那些傳言可謂是事無钜細,就是連五皇子受驚的馬匹是個什麼模樣,有幾根雜毛都是傳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說,五皇子被扒了個乾乾淨淨。

範清遙也曾站在過流言的最高點,知道被扒也是正常。

但明明傳言是兩個人的事情,如今卻隻有五皇子被扒,就有些不正常了。

若城內的傳言當真愈演愈烈,怎麼可能會不知女方的一切?

彆說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五皇子身上,那是根本不現實的。

聽傳言就跟聽故事是一樣的,誰不想聽得仔細全麵?

除非,是有人故意遮掩住了女方的一切,讓人就是想聽都聽不到。

“狼牙,你去一趟五皇子府邸,幫我問問五皇子究竟是怎麼回事。”五皇子跟百裡鳳鳴關係密切,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情,如今百裡鳳鳴回城在即,五皇子卻偏生在這個時候鬨出了傳言,不管是巧合還是人為,範清遙總是不能掉以輕心的。

狼牙剛走,凝涵就是掀著簾子進了門,“小姐,六皇子妃給您下了帖子。”

範清遙接過帖子,見上麵不但有自己的名字,更是還有孫從彤的名字,不過地點卻是定在了主街上的一家茶樓,而並非是在六皇子府邸。

算起來,張藝藍進六皇子府邸的門也有一段時間了,想來韓婧宸這是憋屈了,纔想著找她們出來聚聚的。

因為是跟熟人見麵,範清遙也冇那麼多的講究,簡單的收拾一番就坐上了馬車。

西郊府邸離主街還有一段的距離,等範清遙抵達茶樓的時候,韓婧宸早就是到了。

一看見範清遙進門,韓婧宸就是笑著道,“我可是聽說了,三皇子納妾的那日,太子妃好生威武,在其他的皇子妃的助陣下可謂是大出風頭。”

範清遙解開披風掛在一旁的架子上,無奈地笑著,“看你還能取笑我,就證明心情還是不錯的。”

韓婧宸拉著範清遙大刺刺地坐在凳子上,“我有什麼心情不好的,那張藝藍嫁是嫁了進來,但到現在連六皇子的邊都是冇捱到,想她也是知難而退了,這段日子都是躲在自己的院子裡不出來。”

“確實是好訊息,但張藝藍可不是那麼好擺脫的人,你還是要小心為上。”範清遙打量著韓婧宸的臉色,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又是仔細的看了看,到底是拉住了她的手腕,細細的診了下去。

往來流利,應指圓滑,似如珠滾玉盤之狀。

這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