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聽著這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矇騙皇上的局。

那個所謂的客商,雖是她讓義父找人假扮的,但若細追,確實是出自花家。

畢竟,那場局,是她一手策劃的。

隻是此事極其嚴密,就連那個假扮客商的人到現在還未曾回到主城。

至於牽扯其中的義父和義母,範清遙當然相信他們出賣她。

或者說,就算是真的有人出賣她,也不應該把訊息賣給軫夷國攝政王纔是。

可偏偏,現在最不應該知道此事的人,反而卻知道了。

難道軫夷國攝政王也對長生不老感興趣,所以才查到了她的身上?

可以軫夷國攝政王的身份,若一旦查清楚那客商隻是個局的話,應當是將此事第一時間告訴給皇上,讓皇上定罪她的同時,還能賣給西涼一個人情。

但這位攝政王,完全就不按照常理出牌。

再是一想到軫夷國太子說,攝政王的寢殿裡有跟她相似的畫像……

“給三皇子請安!”

忽然的問安聲,打斷了範清遙的思緒。

抬起頭,就看見她已經不知不覺走到了宮門口。

剛巧,百裡榮澤也是行色匆匆的往外走著,臉色陰沉得厲害。

範清遙先行將軫夷國那位攝政王的邀約壓在心裡,同樣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等回到了府裡,她便是將凝添叫了過來,“你去三皇子府邸周圍轉轉,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什麼訊息。”

如今百裡榮澤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百裡鳳鳴的身上,所以他的一舉一動,範清遙不得不加倍重視著。

此時的三皇子府,正是人人自危著。

而哭聲的來源,正是範雪凝所住的院子。

範雪凝正躺在床榻上,小臉白中透著青,整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大夫正是坐在一旁仔細診著脈,丫鬟翠雲哭得眼睛都是要睜不開了。

潘雨露坐在太師椅上,臉色也冇比躺在床榻上的範雪凝好多少。

這人昨日嫁進來還好好的,今日說倒下就倒下了。

最主要的是,今兒個府邸裡麵就她們兩個人,若是當真出事,她如何說得清楚。

潘雨露正想著,就見三皇子進了門。

百裡榮澤一經進門,就是忙走到了床榻邊打量著範雪凝,“這是怎麼了?”

潘雨露起身時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等到眼睛微微泛紅,纔是走過來梗嚥著道,“殿下您可算是回來了,真的是嚇死臣妾了,臣妾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隻是聽聞後院的丫鬟來報說是範姨娘昏死過去,就是忙叫了大夫一併趕來了。”

潘雨露特意咬死了她是跟大夫一起過來的,就是害怕後院往她的頭上扣鍋。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就是看向了一旁的翠雲。

翠雲嚇得連忙跪在了地上,“昨兒個晚上範姨娘就嘔吐不止,本來奴婢是想要去主院稟明三殿下的,可範姨娘生怕打擾了三殿下休息,便是極力阻攔著奴婢,範姨娘一直折騰到了天亮纔是睡下,奴婢以為是好了,可剛剛怎麼叫都是叫不醒……”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就是瞪向了一旁的潘雨露。

若非昨日不是她拉著自己喝酒,他又怎能對府裡的事情毫不知情。

潘雨露連委屈的胸悶,氣的眼前陣陣發黑。

昨日抱著她的時候處處都是她的好,今兒個出事就都是她的錯了?

一直診脈的大夫忽然起身走了幾步,跪在了百裡榮澤的麵前,“啟稟三殿下,範姨娘脈象虛浮,呼吸微弱,眼底又呈發黑之兆,若草民冇診斷錯的話,範姨娘怕是中毒了……”

中毒兩個字,差點冇把潘雨露給嚇得跳起來。

如今各個皇子未曾封王,府內開銷都很拮據。

三皇子府裡隻有一個大廚房,供應著各個院子的膳食。

昨兒個晚上潘雨露陪三皇子吃酒的那些菜也是同樣出自大廚房的,怎麼她吃了都是冇事,範姨娘就是有事了?

百裡榮澤陰沉著臉色看著跪在地上的大夫,“可知道是什麼毒?”

大夫搖了搖頭,“除了特有的毒外,還有很多毒都是可以自己調配的,毒的種類千千萬,就算是毒症相似也未必會是一種毒。”

如此說來,這毒還是旁人故意調配的了?

百裡榮澤臉色愈發陰沉,但又怕節外生枝,忙讓人先將大夫送走。

剛巧此時,一直昏迷著的範雪凝忽然喃喃自語了起來。

百裡榮澤以為她是醒了,忙走到床榻邊坐下,可仔細看了許久,才發現人還在昏迷著,隻是在不停地說著胡話。

“三殿下,三殿下……”

聲音雖輕咬字卻很清晰,就算不用仔細聽,也能知道範雪凝在喚著百裡榮澤。

潘雨露氣得咬牙。

該死的賤人,就算是昏死過去都不消停。

這一聲聲叫魂兒似的,又是在勾-引誰?!

百裡榮澤看著範雪凝那慘白的小臉,恍惚之間就又是跟範清遙的那張臉重合了,尤其是此時範雪凝那微蹙眉頭的模樣,更是像極了範清遙思考事情的樣子。

冇由來的,百裡榮澤的心就是軟了幾分,不覺握住了範雪凝那滿是虛汗的手心,“我在這裡,我一直都在。”

範雪凝似是聽見了百裡榮澤的聲音,朦朦朧朧睜開眼睛,當看見百裡榮澤那張俊臉時,眼淚一下子就是落了下來,“我是不是又闖禍了?三殿下不要怪罪我,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我昨日跟著眾人吃了飯後,便一直覺得不舒服,可又不敢跟三殿下說……”

說話的時候,眼含淚光,隨著話音落下,那顆顆晶瑩的淚珠就跟有了靈性一般,爭先恐後地往下落著。

一顆接著一顆,滑下範雪凝的麵頰,也打濕在了百裡榮澤的手背上。

範雪凝特意咬死了眾人,如此明白的意思,百裡榮澤如此能聽不出來?

百裡榮澤定定地看著範雪凝那張嬌柔的眉眼,從決定娶她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是再也冇有在意過她,可是冇想到到了現在,她仍舊在幫著他謀劃著。

到底是他虧欠了她。

“你好好養病就是,其他的我自會給你一個交代。”百裡榮澤有些僵硬的抬起手,最終還是輕輕摩挲在了範雪凝那滿是淚痕的麵頰上。

潘雨露看著這一幕,心都是要碎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